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一荣俱荣
    田妈妈不置可否,为的府上和睦,却不能迎合。只劝慰道,“哪家嫁姑娘都要多方打听的,况那曼姐儿本就是邢老夫人的心头肉,如何不加倍仔细的。老太太多虑了。自古姻缘天定,一切皆为定数。”

    老太太自然知道田妈妈的良苦用心,自己也不好多纠缠。只悻悻然的往身后锦绣引枕上靠了,“只柏哥儿这一门亲事就这般费神费力,到采姐儿时且又不知如何呢。眼瞧着就16了,仍相不中个人家。”

    还不是您老觉得孙女太珍贵,哪家的小子都瞧不上。田妈妈腹议,面上却和缓道,“缘分记不得,过了正月二姑娘的缘分就来了也未可知。老太太眼下只管照顾好自己的身子,才有精神替儿孙们操心。”

    老太太觉得这话委实有道理,精神一震,忙吩咐人来打水洗漱,安置休息。

    姜采此时正在姜柏的书房,兄妹两个相对而坐,一时寂静。这听得一旁宫灯内,烛火噼啪声响。

    “此事牵连甚广,妹妹从此便不要插手了。”姜柏打破沉默,神情有些不悦。“你自幼懂事乖巧,我素来放心。却不料这半年来,你行事多有偏颇,如今竟然牵连进是非之中。”

    姜采百口莫辩。若将自己原原本本还原成原主,做的事情的确有些逾矩。

    知道妹妹素来懂事乖巧,也不忍多加责骂。又思及她年幼丧母,这些年多有磕绊,更是心疼。便将语气缓和下来,“我知你一直受秦氏苛待,如今总想着能抓牢些什么与之抗衡。你在娘家还能呆多少日子,何必败坏了自己清誉与她一较高下?若是闹个不好,恐要惹了父亲不快。”

    不争不抢是好事儿,可决不能以为忍让被欺负。姜采觉得姜柏交给她的道理是为她好,但是可能适合他的亲妹妹,不适合现在的她。

    一旁伺候的碧柳,虽然素来畏惧姜柏威严。可听到这话中责备之意,忍不住为姜采鸣不平,“大少爷真是冤枉姑娘,夫人对姑娘下了死手,倘或不反抗,如今只怕少爷早见不到我们姑娘了!您是个外面主事儿的爷们儿,如何知道内宅凶险!”

    姜采横了碧柳一眼,似有责备之意。姜柏却是大惊失色,“夫人对姑娘做了什么?”他眉头紧蹙,隐隐可见额头青筋。

    碧柳吓的缩了缩脖子,姜采忙上来打圆场,“没什么了不得,我反而却因祸得福,自小心悸的毛病好了。日后哥哥出门在外,自可不必担心我因劳累或是节气变化而病倒了。”

    若非遭受巨大变故,这种自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不会突然自愈。姜柏最牵挂无非是这个自幼丧母的可怜虫妹妹,听得此处,已是怒火中烧。想到方才自己言语中多有责备,更是心中自责不已。一时间脸色变了几变,最终憋出一句,“妹妹做的好,只是余下的事都交由我来做吧!”

    姜采嘴角一抽。顾昭与姜柏也算自幼相识,竟不知是他是这样的妹妹奴。“庆哥儿与祁王世子恐非偶然相遇,还有许多东西尚在世子手中。余下诸事都交由哥哥处理吧。妹妹到底是思虑不周,给府父兄添麻烦了。”

    走私禁物,按律当诛。英国府这次,摊大事儿了。秦氏虽然是典型猪队友,可将此事掀开来的姜采是更大的猪队友。姜采心中十分自责。

    事情走到今天这步,是变数太多。姜采能将姜庆培养出来,并悄无声息派出去寻访已实属不易。姜柏宽言安慰道,“你不过寻常闺阁女子,如何会想到其中有这么多诡秘之事。日后行事多加小心便是了。”

    姜采一副受教模样,乖顺的点了点头。姜柏见妹妹如今气色的确见好,人看着也精神爽利,心下少不得高兴,便又殷殷嘱咐几句。

    姜柏和姜栋兄弟两个因秦氏案,一直忙碌,便是正月里也未曾停歇。姜柏拉着荣演喝了不下十顿酒,终于妥善解决了后顾之忧。

    “瞧那祁王世子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原也不过是个自持身份拿捏旁人的。”更九托着不胜酒力的姜柏,忍不住唠叨。

    姜柏头晕的厉害,意识却还算清醒。“莫要胡说,他与他的难处。”

    总得做做样子不是,不知多少人盯着这件事,倘或轻而易举就放了手,岂不叫人心生疑虑?荣演做事,素来稳妥。

    只是这厮未免演戏太过认真了,是要喝死老子吗!姜柏心中怒吼。远远瞧见荣演步伐稳健的上了自家马车,并不失风度的像姜柏招了招手,示意老兄一路走好。

    姜栋一介书生,早已喝的不省人事。被扛着送回屋子,三夫人险些一口老血喷他一脸。想要训斥儿子,可显然儿子已经连眼前人是亲娘都认不出了。少不得将一腔怒火发泄到一旁优哉游哉看书的三老爷身上。

    “素日里栋哥儿从不听我言语,还不是你这做爹的,日日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叫女人掣肘了拳脚。如今可好,为的旁人的事,喝成这般模样。谁心疼我的儿!”三太太抹着眼睛,见姜栋烂醉如泥的样子,委实心疼。

    三老爷悠哉哉品了一口茶,“什么旁人的事?还不都是一家人的事儿。”

    三太太气节,“到底是长房的事儿,栋哥儿何必如此批命。”诚然三太太的确不是过分自私的人,可人都趋利避害,做娘的更是疼爱儿子。

    三老爷听了这话,神色一肃,“父亲虽然不在了,可我们兄弟没还分家。”

    三太太自知失言,梗了梗脖子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犹自抹了抹眼睛。

    三老爷自然知道夫人是因心疼儿子,又和缓了语气,“栋哥儿能与柏哥儿一道办事,于他也是历练。这是大哥有意栽培他。”

    三太太不是不明就里的人,只是一时心急。做母亲的都希望儿女顺遂,她却也不是个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人。觉得眼下的日子过的顺风顺水好的很,“如今栋哥儿在朝中领着差事,背后又靠着国公府,一辈子顺顺当当总是有的。”

    三老爷摇摇头,“若都是这般心思,英国府子孙里便再没有出挑的了,几代下去岂不衰微?你的心眼也别放的太小了,孩子们总是要磕磕绊绊才能长大。”一面说着,一面将手中书册放了,正色道,“松哥儿如今还小,切莫教他这般事不关己的做派。须知这一府之内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骨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