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查办
    荣演是巧合救下的姜庆吗?姜采有些疑惑。“差人去看看,伤情如何?有没有大碍。准备些谢礼送去,谢谢世子。”

    碧丝领命,便开了小库房去准备谢礼。

    ……

    紫檀木盘龙雕花案几上,兽头五彩铜质香炉缓缓吐着烟圈,屋内被淡淡龙脑香萦绕。姜柏和姜栋两人相对而坐,一人手中端着一个豆绿色绘白鸟花虫茶碗,相似的眉目间,都浮着一层阴郁。

    “大哥,那些账目我都一一看过。却有问题,因怕打草惊蛇,只命人抄录了一部分。余下的扔在那些铺子上。五处铺子……”说到这,姜栋顿了顿。看了看姜柏的脸色,显然很是犹豫。

    姜柏将屋内伺候的丫鬟、随从统统清了出去,只叫两个贴身婢女屋内伺候。然后说道,“二弟,有什么但说无妨。”

    姜栋倒不是因为屋里人多嘴杂不开口,而是因为将要开口的事情委实影响对方家庭和睦。可若不说,整个英国府的利益将会受到损害。思来想去,只好转了个弯弯,说道,“出事的五处铺子,一处在淮安、一处在平城、还有三处皆设在晋州。”

    姜柏心下一惊,这些地方的铺子,都是秦氏在经营。难怪姜栋欲言又止。

    英国公事先必定对此有所察觉,才会派人去暗查。既知道是秦氏,为何不等自己回来查办,反倒要让三房插手。姜柏剑眉微蹙,“是有人贪墨银子吗?现下抄录下来的账册在哪里?”

    “账册我今日都带来了,”姜栋一面说着,一面招手。身后的小厮恭敬的递上叠放整齐的五本账册。“这是五家近一个月的账目。因往年、往月实在太多,时间也来不及抄录,便只捡了近一个月的。”

    姜柏接过账册,随意翻阅,顿时眉心直跳。只一个月的便能看出如此多的漏洞,更不要提历年往月。

    秦氏真是好大的贪念。夫人管理铺子,除了应该充公的,余下大部分都装进自己的荷包。这五处都是好地段的铺子,每年进项极好。便是不算那些克扣下来的,也足够她给儿女攒下来丰厚的家底了。这是何必?

    姜栋自知此时是大房的屋内事,自己不好再参与。便同姜柏告别。

    三太太知道儿子出门是办差查证秦氏铺子的问题,当即便恼了,“你这傻孩子,你大伯父为何不让你大哥去查?偏叫你去?”

    “大哥当时尚在军营无法脱身,这一来一去也要数月,大伯父自然是为了不耽搁差事啊。”姜栋坐在母亲对面,见她这般着急少不得宽慰一番,“母亲何必焦急,眼下儿子只是帮忙跑了一趟,现下账册等物都交给了大哥。余下诸事借由长房处置,与我们三房无关。”

    “你查出什么了?”三太太满脸关切。她对秦氏十分了解,她那样的出身,如今能这般富裕自然是在装铺经营上做了手脚。

    照道理高门贵妇,没有一个不借由管家之便为自己谋利的。这无可厚非,但是若男主人一旦追查,那便绝不可能只是贪墨银两这么简单了。

    三太太十分忧心。姜栋因不理俗务,是以并未发觉。“有违禁生意,还有大笔银钱流失。”

    “唉……”三太太叹了一口气,“我的傻儿子,这是多严重的罪责。一旦查证,是要下大狱的。你现下可知你大伯父为何不要柏哥儿去查,反倒差遣了你去吗?你怎么回来也不知同我说道、说道,为娘的也好给你出出主意。如今,你大伯父若真是发狠追究下去,长房的那一窝,恨谁?”

    姜栋即便愚钝,话到此处已经明朗了,更何况他本是心思灵敏之人。“娘的意思,若是大哥去,总会顾及大伯母的颜面,按下不提。可大伯父又明显是想要好好整顿。所以大哥又不能按下不提。此是若是大哥查出来,定会有人说继子趁机报复继母。若是我查出来的,倒可洗脱长房两系素有嫌隙。大伯父也好秉公处理。只不过这得罪人的罪名,由我担待了?”

    三太太点头,“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你大伯父真真是老奸巨猾。此时将自己的儿女保护的极好。便是查处了你大伯母,他们一房的兄弟姊妹仍然可以亲亲热热的。枫哥儿、淮姐儿反而会去恨你。”

    姜栋皱了皱眉头,“母亲,您思虑太多了。大伯父何必害我们一房?两家人齐心协力,岂不才会家族和睦昌盛?你若说他当真有什么别的图谋,也不过是不想大哥顾及情面放过真相罢。”

    三太太看着儿子清朗明澈的双目,微微叹了一口气。“你日后是要在官场上摸爬滚打的,心思这般单纯耿直,还不叫人吃的骨头也不剩。你爹爹年轻时候也似你这般,可这些年下来,你瞧瞧他如何行事的?我的儿呀,这世上最阴暗的便是人心,你可心存善念,却不可毫无心机啊。”

    姜栋摇摇头,“娘说的儿子都懂。可那心机到底有什么用处呢?你用了手段,旁人会不知晓吗?凡是耍过的心机,使过的手段,终究有一天会回馈到自己身上。朗朗乾坤之下,浩然正气长存。何必去在意那些龌龊之事。所谓大道无痕,不正是这个道理。”

    三太太和儿子的观点完全不一致,想要继续探讨一番,可见儿子倔头倔脑的样子,便知说了他也不会听。年轻人嘛,总是碰几次壁,才能懂些道理。一味的教他,护着他也不是办法。

    母子二人便按下此事,不在探讨。又絮絮说了些生活琐事。

    秦氏耳闻英国公派遣姜栋出去查账,原本以为只是常规查访。眼下才知道是专门查看了她名下铺子。当即便慌了神,拉着贾蟠家的道,“栋哥儿自幼于账目之上就颇有所得,寻常账册只要瞧上一瞧,便能知道哪里有漏洞。平城铺子的账目我都能瞧出错来,何况是他!秋纹,你说该怎么办呀!”

    秦氏心中有鬼,又逢英国公亲自查访,自然是慌的六神无主。如果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被牵连出来,她这些年苦心经营的一切就都没了啊!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