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遇刺
    英国公动作很快,邢阁老带着孙女刚一进京,他即刻便带着姜柏上门提亲。邢阁老素来严肃,又对大孙女及其珍爱。即便是英国公上门,也没给什么好脸色。邢大人倒是欢天喜地,女儿能嫁人英国府对他仕途也有进益。

    姜柏本来对续娶一事就兴趣缺缺,在邢阁老处碰了钉子也不以为然。

    邢大人恭恭敬敬将父子两个送至大门口,一脸歉然。“小女自幼跟在家父身边,老人家对孙女少不得溺爱了些。”

    英国公摆摆手,“谁家的女儿不是金玉般尊贵着,何况令爱又是这般出挑。”

    邢大人见英国公全然没有恼怒的意思,松了一口气。又说了几句客气话,便将人送了出去。回头便像邢阁老表达了不满,“父亲,那是权倾朝野的英国公,您即便是不相中这门亲事,好歹也要留些面子啊。”

    “留什么面子?”邢阁老将手中的汝窑茶盏置放在身侧的紫檀木雕花镂空小几上。眉毛一挑,“哪个说我没瞧上这门婚事?”

    邢大人扶额,您老一直板着脸,不冷不热的的确很不给人家面子啊!

    邢阁老想了想道,“你觉得我态度生硬了?他久居高位受不了?会恼了我?”

    邢大人点头如捣蒜。那还用说吗?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官这是大了多少级。

    邢阁老不以为意,哼了一声,“倘或他当真因为这点小小为难就不来求亲,却也不值得嫁了。若是以为自持身份凌驾于众人之上,我们孩子嫁过去只有吃苦的份儿。我好好的孙女做什么给人做填房,还要去受苦?”

    邢大人到底是亲爹,觉得邢阁老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是形式过于刚硬,缺少圆滑了。

    可邢阁老一辈子在朝堂上打滚,真就不会圆滑吗?并不是。

    回程的马车上,英国公和姜柏同乘一车,父子两个相对而坐。英国公理了理石青色滚边袍摆,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多年未见老阁老,仍旧是当年不为权贵折腰的风骨。不过聘礼既收了,自然也是同意这门亲事的。”

    姜柏点头,对邢阁老自也有一腔孺慕之情,点头道,“能与这样的清贵世家联姻,自也是极好的。”

    英国公最是倚重长子,语重心长,“如今你在巡防营领差,也历练了多年。我如今年岁渐长,许多事情上也照管不到。往后家中诸事还要仰赖你撑起。在朝堂上,也要谋到一个好的位子才是。我们姜家如今能有这般兴旺,多半得益于你的祖母。圣上信赖我,诸事多倚重于我,便连多半的兵权也在我的手上。朝中早已有人忌惮,甚至联手想要对付我。我为你挑了这门亲事,也是多有苦心。”

    姜柏任职几年,虽然不是核心职位,对于官场却不是一概不懂。自然知道父亲的苦心,邢阁老门生故旧遍布朝野,得到邢阁老的支持,就等于得到了满朝文官的支持。就算不支持,他们看在邢阁老的面子上也不会对英国公口诛笔伐。

    婚姻不过如此,利益交换罢了。姜柏心中明了,因是有过一段婚姻的人,倒并不觉如何。“父亲的苦心儿子都懂,是儿子不孝,长到这个年纪还要父亲操劳。”

    比起那些纨绔子弟,姜柏不知省了多少心。英国公摇头道,“为人父母的哪一个不为子孙操劳。就连你祖母这把年纪了,还日日担心我和你几个叔父。只要你们出息,为父的操心些也无可厚非。如今圣上身体日渐衰微,朝堂之中隐隐已有风波动荡。眼下仍未立储,成年皇子中只二皇子一枝独秀,可到底不是嫡出……”英国公叹气,渐渐收住话题。“且先不论如今朝局如何,咱们家倒也有许多事,需要你操办。”

    姜柏道,“盘点纳贡,开坛祭祖这些儿子都已经着手准备了。今日便有三个京郊附近的庄头到府。”

    “这是你每年必做,倒也不必再提醒你。我说的另有别的事情。前些日子我派了栋哥儿出去办差,今日他正好回来。后续的事情皆要由你们兄弟两个联手办理了。”英国公轻描淡写,“几处庄子上出了私卖违禁品的事情。”

    姜柏闻言心中大骇。官不经商,是大齐律例。但各家都有庄铺,无非经营一些小生意,都由仆人打理。有些甚至划拨仆人名下,主家只收些租金、薄利,并不算违反律例。可若是出现违禁品,按律当罚。轻则罚金、重则削官夺爵。英国府怎么会出这么严重的问题。

    “父亲的意思是要悄悄整顿?”姜柏询问。

    英国公点头,“年节过后,你以探望外祖母为由,南下一趟吧。”

    姜柏点头,回府后便去寻堂弟姜栋了解情况。

    这一日还算清闲,秦妙音在得知姜柏与邢氏女订了亲后,并没有听从姑母的建议留下和姜柏培养感情,而是非常体面的以要回家过年为由辞别了英国府,带着秦平回了家。姜玥一阵怅然,临别时还洒了热泪。姜瑜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日日看着姜玥和秦平了。

    姜采歪在榻上看账册,神情有些恹恹的。因到了年关,自己又领了差事委实忙乱。正有些昏昏欲睡,忽而见碧丝撩了帘子,匆匆忙忙走进来。一脸紧张,“姑娘,不好了。庆少爷受伤了。”

    “什么?”姜采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昨日信上不是说还一切安好吗?如何受伤了?”

    碧丝苦着脸,“说是进京的时候被刺客围堵了。”

    姜采心头一紧,姜庆虽然是将门之后,但也不过会些皮毛拳脚,如何能应对的了刺客。

    “现在人在哪里?可请了大夫?”

    “只传了口信回来,说请姑娘放心。庆少爷已经被祁王世子救下来,眼下正在祁王府养伤。”碧丝去扶起身的姜采。

    姜采眉心一跳,“为何会是祁王世子?”

    “奴婢不知,方才正是祁王府的人来传的话。因庆少爷昏迷前一直念叨着姑娘,世子爷才冒昧派人来给姑娘送了口信。”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