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玉官帮忙
    秦妙音是分高兴,越发殷勤的伺候起老太太。又是端茶,又是捶腿。比之嫡亲的孙女不知要孝顺多少。她又嘴甜,哄的老太太越发高兴。便就是一心偏袒的姜采,此时在老太太心里,也变成了木讷不懂事的样子。

    目的很容易就能达到,秦妙音忍不住心中嗤然,论起活过的年头,老太太在她眼中也不过是个孩子。心智自不能与她同日而语。

    姜采一直默默在旁观看,秦妙音那得逞后的微妙表情与包若兰如出一辙。再去瞧姜玥今日明显透亮的皮肤,更敢肯定那胭脂膏的配方绝对是包若兰独有。

    姜采虽然没有秦妙音活得久,论见识却有过之无不及。

    秦妙音看见姜采低头抿茶,贞静自若的样子也觉得分外熟悉。送走一个天上地下难得的顾昭,今生竟又碰见了一个如此貌美的姜采。秦妙音最是受不了别人强过自己,不管是哪个方面,好了一星半点都不行。旁人她看不上眼,懒得与之较量,姜采倒是引起了她的注意。见她的皮肤并没有明显变好,少不得上前去问,“采妹妹昨日可有用珍珠养容膏,可还用的惯?”

    姜采笑吟吟道,“还没来得及谢谢妙姐姐,甚是好用,今日便觉得皮肤光滑许多。”

    碧柳在一旁瞠目结舌,姑娘撒谎技术越来越一溜。

    秦妙音却心中纳罕,姜采的皮肤完全没有变化,难道是因为她本身肤质就好,所以那药膏便失灵了?

    一旁的姜玥听见讨论这话题,少不得上来恭维秦妙音。“妙姐姐真是了不得,那养容膏我用过之后,今日一早起来,红疹便少了许多,皮肤甚是光滑。”

    秦妙音心里最是瞧不上姜玥,面上却亲亲热热,“可不是,坚持用下去,也可像采妹妹这样,肤若凝脂呢。”

    姜玥心里头有些不自在,家里头姜采样样都好,不拿来比较已经让她心里很不舒服,这样公然被比较,更自惭形秽,心生不愤。

    姜采意味深长的看了秦妙音一眼,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重活几世都改不了包藏祸心,处处生惹是非的毛病。以为这样就能轻松的转移斗争矛头了?她可真好笑。上一世尚且斗不过年轻的顾昭,更不论当今的姜采了。

    姜瑜恐姜玥起了歪心思,忙上前打圆场,转移了话题。众人说笑一番,老太太明显露出了疲惫之色,便各自散去。

    刚一回到琉璃阁,宝环便匆忙忙上前来,一脸愁苦,“姑娘,那秦少爷今日又送来东西了,奴婢不敢收,都叫放在报厦了。”

    姜采皱眉,“他怎么如此随意出入内宅?二门上,今日当值的是谁?”

    碧柳最熟悉业务,忙接口,“是李婆子,也是在夫人院子里出去的。”

    不知到底是监管松散,李婆子见秦平是秦氏娘家人不好阻拦,还是秦氏有意为之。不管是哪一种,危害到了姜采的利益,便容他不得。

    本想放过秦平一码,却不料这厮如此纠缠不休。姜采命人将秦平送来的东西拿来,见是用枯草染了颜色编制的小蜻蜓,十分雅致。那装盛的盒子里,更放了提诗的锦帕,内容仍旧是首表白诗。不得不说,秦平此人才学了得,随意一手小诗,便写的十分有韵味。怪道他小小年纪就是两榜进士,被圣上亲自提名进了翰林院。可惜,此人放着康庄大道不走,偏攀阴暗小路。这就怪不得别人送他一程了。

    碧柳心直口快,见了那诗句忍不住啐道,“呸,下三滥的东西。把我们姑娘当什么了?竟然写这样的诗来哄姑娘?正经人家的公子便就是爱慕哪家姑娘,也只有聘媒,上门说亲,断没有这样私下里撩拨的道理!”

    “怕不是戏本子看多了,总想做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吧。”金钗嗤之以鼻,“也不悄悄咱们府上是什么地方。”

    姜采见自己的丫头三观奇正,均没有那少女怀春昏头昏脑的想法,甚觉欣慰。于是说道,“与他生什么气,他既做这般见不得人的事,便就让他吃吃苦果好了。”

    碧柳一听来了精神,“姑娘,您说怎么办,咱们几个必定都尽心竭力。”

    姜采见她小脸兴奋的嫣红,忍不住笑道,“凡是吵架斗狠的事情,你都这般积极。仔细这样莽撞的性子,日后嫁了人吃亏。”

    碧柳不妨姜采这么说,小脸更红了,“姑娘,您还未出阁呢,竟说这样的话,羞死人了。”

    关上门,小姐和自己的贴身婢女说写逾矩的话也是有的。姜采浑然在意,笑问道,“去妙伶院内,找到玉官,就说我有事烦他帮忙呢。”一面说着,一面又轻轻伏在碧柳耳边将要说给玉官的话说了一遍。

    碧柳的表情几经变换,最终忍不住捧腹,“姑娘这办法真真是绝了!”

    众人皆十分好奇,姜采和碧柳却默契的保持了沉默。只等事后才能知晓。

    因老太太爱看戏,英国公特意在府上劈出一个小院来专门养着一个戏班子。那玉官便是反串花旦的少年,生的眉清目秀十分好看。他在台上虽然万般妩媚,台下却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大家小姐虽不应与戏子多加往来,可这玉官原也是出身官家自幼读过书的好孩子,玉官原名赵祁钰,后来因为父亲卷入党争被罢官,累及家眷这才落入风尘。他性子磊落,颇有志向,姜柏十分欣赏他,这才有了姜采与他交好一说。

    玉官本正在屋内和师兄们对戏本子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寻他,忙将西本子放下,甩着戏服长袖,便出了门。

    碧柳见他着戏服,未上妆的样子,便知是正在练戏。忙将他拉到僻静处。

    因玉官素扮女孩子,又生的清秀,小丫鬟们只将他当做姐妹,全不设什么男女之防。碧柳不在意,玉官却红了脸,“碧柳姑娘,快快放手,有什么只管说便是。”一面说着,一面脱开碧柳的手,往后退了几步,保持距离。

    碧柳浑然不在意,只兴冲冲的将姜采的话转述给他。玉官听了脸上一红,“亏她想的出来,这也是大家小姐做派?”一面说着,一面笑笑摇头,“我痴长了她几年,却竟也没有她的坏心眼多,真真是米面白食了!你且回去告诉她,等我的好消息吧!”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