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求知欲旺盛的穿越女
    秦平这话,便是许下了婚约。姜玥私以为,这便是戏本子上所说的私定终身。心中情绪激荡,甜蜜难以言喻。甚至不知如何飘飘然走回的院子。

    一直跟着的兰草把所有事情都看在眼里,心下越发焦急。唯恐姜玥行差踏错,可眼下见她这幅样子,必定是什么劝也听不进去的。为了能保全住姜玥,又能维护住自己的利益。硬着头皮去求见了姜采。

    姜采心里清楚兰草为了什么,听了宝环的通报,道,“说我眼下正忙,抽不出身来。”

    宝环因是新跟在姜采身边,摸不透姜采脾气。思索半天后,才客气的将兰草送了出去,没给她任何陈述事情的机会。

    显然这种做法完全符合了姜采本意。她原本是想拉一把姜玥的,毕竟她出事,不仅仅毁的是她一个人的终身,更连累了英国府集体利益。人都是自私的,莫要说的太高尚,姜采无非是保护自己罢了。可白天见姜玥与秦平的举动,便知这姜玥已经糊涂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如果自己真的出手阻拦她,反倒会拉来仇恨,最终引火上身。

    弃卒保车,把利益损害降到最低才是硬道理。

    姜瑜因为年少,仍然怀有义气。兰草一去求救,她便没了主意。匆匆跑来找姜采救援。

    因之前有意与姜瑜联合保住姜玥,如今必不可扔下姜瑜一人不管。姜采将人请进屋子,看茶让座。开门见山,“此事已经超出了我们可管辖的范围,既已告知夫人,夫人为的自己的侄儿着想,也自会平息此事,更何况还有四妹妹呢。”

    秦氏就算自私不想管秦平,也不会对自己女儿的名誉弃之不顾。

    姜瑜自也知道此种干系,到底还是有些担心,“可万一夫人疏忽了,三姐真的去见了秦少爷怎么办!”

    “那能如何,这是我们英国府的地盘,闷下这件事密不外传,也不是不可做到的。”姜采说道。

    已秦氏的手段,她想让事情没发生,便可全然没有踪迹。眼下只要三太太和四太太不要异军突起便好。

    不论如何,姜玥的确是给秦氏女造成了极大困扰。

    姐妹两个各有心事,各怀担忧,到最后只有默然收场。

    姜采一夜未眠,第二日去给老太太请安,见姜玥春风满面,便知昨夜里幽会成了。心中十分抑郁。

    秦妙音本就贪图英国府的富贵,又见了姜柏那般品貌为人,更加卖力讨好老太太。老太太因见她外貌柔弱,性情柔和,也是十分喜欢。接连几日都将秦妙音留在自己屋子里用饭,摸牌,一老一小相处融洽。

    秦淮嫉妒心盛,便是知道表姐与自己是同盟,能够顺利嫁给姜柏于自己有利,还是忍不住酸溜溜道,“我瞧着祖母待表姐,却似亲孙女。自有了表姐,我们这些亲孙女倒显得无趣了。只表姐是天仙一样的妙人儿,我们都是泥土里的凡人,入不得祖母的眼了。”

    老太太神色有些不悦,正在给老太太斟茶的秦妙音笑道,“被淮妹妹这样的妙人儿夸赞是天仙,我心里头委实高兴呢。因老太太的孙女们各个出类拔萃,芙蓉玉貌,这才见了我这容貌、言行接不出挑的格外新鲜。”

    先是将姜淮火药味十足的挑衅曲解成夸赞,又一个不落的夸了一遍秦氏女,既解了自己的尴尬,又奉承了对方。妙音这名字不白起,处事极妙。

    秦淮被打的哑口无言,完全接不上话。

    姜采静静的看着她,这人活了两世仍然是一样的套路,委实好认。这人**不离十就是她的旧相识。上辈子恩怨本已了解,以为不会再见,却不料老天开了一次玩笑,又叫二人重逢。姜采这种有仇必报的性格,瞧着她活蹦乱跳的心里头的确不是滋味。可眼下倒也不能完全确定她就是前世的包若兰,还需慢慢观察。

    姜玥因为一心扑在秦平身上,如今又与秦平私定终身,以为自己秦氏媳妇的身份已经犒劳。对姜淮积怨已久,此事暗戳戳的爆发了。“四妹妹这话说的未免让老祖宗寒心,谁不知道老祖宗最疼孙女,对年纪小一些的疼爱更甚。”

    姜淮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素来只会隐忍的姜玥。心中愤恨,冷哼一声,“呦,一早我就觉得三姐姐气色极好,定是有了喜事儿。如今瞧瞧这说话的底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谁给撑腰呢。”

    姜玥心中有鬼,脸上一片涨红。

    看来姜玥与秦平的事儿,秦氏已然知晓,只是尚未插手阻拦。

    妹妹们遇事不要颜面,不知掩藏生撕,姜采早已习惯,只默默吃茶不言语。姜瑜想要出言调和,可奈何语言匮乏,打了半天腹稿一句话也未说出来。

    秦妙音心中暗叹,枉她活了三世,内宅女子撕的这么明显也是罕见。这是活久见。

    老太太脸上委实有些挂不住,喝道,“好端端的吵什么,每个大家小姐的样子,没的让人笑话。”

    三太太在一旁罔若未闻,四太太隐隐有些开心。秦氏赶快圆场,“都是因为最近府上太过忙乱,西席和教养嬷嬷先后告老,姑娘们大了各有院子,我这做嫡母的疏于管教,才松散了规矩。”

    老太太觉得今天在秦妙音面前实在是太丢人了,狠狠瞪了挑事者姜淮一眼,“我早与太后娘娘商议好了,要请宫中的高嬷嬷来做教习嬷嬷。她是宫中老人,教习过多少公主,规矩最严,如今若不是舍着我的老脸求了皇后娘娘,也轮不到我们家。”

    秦妙音在这大齐活了两世,也未被宫中的教习嬷嬷提点过。本着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说道,“有这般了不起的教习嬷嬷,真真是羡慕姜家的姐妹们。怪不得姑娘们都这般举止落拓,贤良淑德。”

    老太太瞧着她一副羡慕样子,又想到这样的好孩子父亲却请不起宫中的好嬷嬷教习,使得她多少有些小家子气。因是爱惜人才,于是便道,“妙姐儿若是不嫌弃,到时候也可一道来学习。”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