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撩妹高手
    姜淮拉着姜玥的手,两人亲亲热热进门。见秦平在屋,也不惊讶,只一一给两人见了礼。然后命婢女捧上一个朱漆雕花的小匣子递给姜采,“昨日姐姐送我的生辰礼物委实珍贵,妹妹很是喜欢。今日为了表达谢意,特地选了一对水头极好的钦州玉环送给姐姐。”

    姜采推辞,“你我是连着血脉的亲生姊妹,昨日又是你的生辰,做姐姐的略备薄礼祝贺本是应该,做什么这般客气?快快拿回去罢。”一面说,一面将那盒子往回推了推。

    素日里姜采很少登门到访,今日不仅来了,还拉着姜玥,且赶在了秦平在时。未免赶得太巧了。姜采心中略有疑虑,却也来不及多想,姐妹两人又客气寒暄一阵,以姜采收下礼物作为收场。

    一旁吃茶看戏的姜玥,一进门瞧见秦平似乎很是热络的在同姜采聊天,心里像是醋坛子被打翻一样酸涩难忍。绷着脸不去看秦平。秦平这情场老手,最是拿捏的准女孩子心事。如何不知姜玥此刻心里活动,趁着姜采和姜淮二人打太极时,偷偷在姜玥耳边道,“玥妹妹昨日怎没去赴约,害我好等。这天寒地冻的你也不心疼我冻出病来。”

    语调温软柔情,湿乎乎的气息扑到耳边,顿时便让姜玥心中小鹿乱撞,只觉的两颊发烫,身体酥软,双腿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她不好意思去看秦平,只低着头,攥着手中的锦帕。飞快的扫了一眼姜采和姜淮,见她二人聊得正酣热,并没瞧他们,于是声细若蚊道,“我不去见你,你就一大早巴巴来找我二姐吗?”

    声音中满是嗔怪和娇羞。吃醋了!秦平心中暗笑,果然很好把住脉。越发柔情道,“我客居于此,只是来给她送些礼物,礼尚往来,人之常情啊。早上我也送去给你了,你的婢女说,你在屋里正忙,我以为你是恼我,躲我。心里好一阵难受呢。”

    是哪个杀千刀的拦住了秦平,姜玥心里一阵恼怒。又兼被秦平撩拨的心绪烦乱,又怕姜采和姜玥发现其中猫腻,心里万般话想说,又不敢说。只得扭捏的低着头,不去看秦平。

    秦平见姜采和姜淮两人正拿着那玉环瞧水头,又拿耳坠又拽香囊的,无暇顾及他们,趁机摸了一把姜玥的手,“好妹妹,自见了你,我的一颗心便扑到你身上了。今日你可不好再爽我约了。”

    姜玥被他这大胆的举动虎了一跳,忙抬头去看姜采那边,见两人浑然不觉。抽出手来捂住胸口,瞪了秦平一眼。

    秦平见她这扭捏害羞的样子,便知事情必定成了。便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扭过头去吃茶。

    在内阁收拾东西的碧柳恰巧透过帘子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碎了一口。“真真是个下贱坯子!”

    同样看见全程的金钗恨声道,“哼,夫人的好亲戚。真真是下流!我看夫人叫他们姐弟俩来,断不是存了好心思的!”

    碧柳狠狠剜了那边一眼,说道,“比起那秦家人的下流,三姑娘才真是下贱。你瞧她那扭捏的样子,怕早就跟那秦少爷有什么了。左不过才一天,就这般样子,真真是丢尽了脸。”

    “你们小声些!”碧丝从外面进来,听了个满耳。“也不怕外面的姑娘们听见。”

    “听见正好,且要姑娘管束管束他们!”碧柳恨恨,正义感爆棚。

    碧丝要被她气死了,“你还嫌姑娘麻烦不多吗?前脚秦少爷刚到,后脚三姑娘和四姑娘就来了,这里面定有猫腻。素日里四姑娘惯害咱们姑娘的,如今扯进来三姑娘,怕是要挑事端呢。”

    听了碧丝的话,碧柳这才冷静下来。想来却是那姜淮试图挑起姜玥的嫉妒心,来对付姜采。

    嫉妒会使女人变得战斗力极强!碧柳委实后怕,心慌不已。

    “姑娘心里有数,我瞧着,她方才瞥了三姑娘他们好几眼呢。”进来送玉环的宝环也加入讨论,“这要是真在眼皮底下出了什么差错,当真是丢尽了国公府的脸。”

    宝环一脸嫌弃,恨不能现在就揍不知廉耻的姜玥一顿。碧柳更想揍一顿挑事精姜玥。碧丝觉得,还是谁都别揍,让姜采顺利脱身才是硬道理。

    外面的姜采早就发现了姜玥和秦平的猫腻,也是心中大惊。饶是她活了两世,那女之间勾勾搭搭的事见过不少,可这么明目张胆的还真是头一次。她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姜玥好似浑然不知,与姜采聊的正开心,又招呼姜玥,“三姐,咱们一年到头也鲜少如此热闹的。莫不如趁着表姐和表哥他们都在府上,我和三哥出资,请一些朋友来家里坐坐,咱们开个暖炉会吧!”

    广泛社交是好事儿,姜玥自然举双手赞同。

    姜采却是情绪恹恹,“到了年底,许多事情要忙呢。我便不陪妹妹们了,到时候有什么新鲜事儿来与我说说解闷。”

    本来也没想带你。姜淮心中暗道,面上亲亲热热的,“姐姐是这府上的大忙人,祖母和母亲都仰仗着你打理庶务呢,不像我们,被闲养着。”

    这话酸的倒牙,姜采懒得与她计较,笑笑不言语。众人又说了几句话,姜淮便提出告辞。三人一并同姜采告了别。

    姜淮最先离队,带着自己的婢女先行离开。留下两个情意绵绵的小青年。走到僻静处,秦平偷偷拉了姜玥的手,“玥妹妹,今日可不许再爽我约了。我昨日里可是冻坏了。”

    姜玥被他拉着手,委实害羞,挣扎着想将手抽出来,奈何秦平攥的很紧,又加上害羞慌张,挣了挣便不动了。只低着头,诺诺道,“我也是十分为难,昨日方才没有出去的。平郎要是真心,也该为我清誉着想。”

    一声平郎几乎冲破了她的第一道防线,如此好上手,反倒叫秦平有些觉得无趣了。可到嘴边的食物却没有不吃的道理,于是又耐着性子道,“我如何不为你想的,可这到底是你的家,便就是我们私下里见面被人知晓了,也不会声张出去的。待我回了府中,必定求父亲来提亲。”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