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讨女孩子欢心
    秦平心里不服,姜采再如何出身尊贵,也无非是个年轻的女孩子,以他多年游走情场的阅历和手段,拿下她且不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再者,那越是尊贵的女孩子因被家里父兄过分保护,越是天真不谙世事。他对姜采势在必得。就算得不到姜采,且还有个姜玥备着,他秦平是吃不了亏的。

    他一面暗自下了决心,一面阴奉阳违的附和姐姐,一副乖顺讨好的样子。

    碧柳一早便将秦妙音送的珍珠养容膏在手心中化开,要为姜采涂脸。

    姜采忙伸手挡住,“这东西香味太重,我用不习惯。”

    碧柳伸手放在鼻下嗅了嗅,只闻到了一股淡淡梅花香,很是清雅。有些疑虑,“比之旁的胭脂水粉,这味道淡雅清新不少呀。姑娘,您瞧那秦姑娘的皮肤多好呀,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您也用一用吧,肤质一定会更好的。”

    如果姜采没有认错人,那秦妙音这个脂粉膏子可是大有说头,眼下用了不要紧,时日长了,可有弊端。她吃过一次亏,断然不会再吃第二次。纵然是自己认错了人,小心些也没什么不好。

    碧柳并不知道姜采心中疑虑,只觉得这么好的东西扔这不用暴殄天物。一张俏脸皱在一起,看着手里的白瓷小盒,目露惋惜。

    碧丝上前,将那白瓷小盒收了。一戳碧柳额头,“你这贪心的,姑娘的皮肤已经够好了,哪里还需要用这些。快快收起来要紧。”

    碧柳嘟着嘴,“我还不是希望姑娘更好。”

    姜采失笑,说道,“我如何不知你的好心?只是咱们素日里用的胭脂水粉都是宫制,用料、工艺都有尚宫局严格把关。这才用的安全。”一面说着,一面在紫杉木雕花镂空的小妆盒里,取出一个上绘仕女图的白瓷袖珍小扁圆盒子,打开盖子,里面装着红艳艳的胭脂膏,淡淡玫瑰香味弥散开来。“就说这唇脂,这一盒里用的是玫瑰花汁掺了蜂蜡制成的,只那玫瑰便是取自皇家设在登州府庄园的平阴玫瑰。因是用料极佳,方才点唇便色泽朱润。坊间传卖的唇脂膏子,多为朱砂搀着牛脂制成,不论气味、颜色均不及此物。且不说用上好看与否,若是稍有不适岂不坏了容颜。京中最着名的要属谢氏胭脂了,可他家口脂也不及咱们府上这款。”

    想想朱砂和牛脂混在一起,碧柳便觉得胃里一阵不舒服。想那谢氏是胭脂大户,尚且只能用料低廉,更何况是秦妙音呢?

    “是奴婢思虑不周了,”碧柳沮丧,“姑娘原本就皮肤娇贵,若是不镇日里好好护养,便叫寒风吹了都会涨红一日,碰了香料太肿的东西都会起红疹,更何况这来路不明的脂粉膏子。都是奴婢不好,险些害了姑娘。”

    “这有什么的,你原就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姜采浑然不在意的,自行涂了唇。而后对碧丝道,“将秦姑娘送的那盒什么养颜膏的,拿去给大少爷吧。烦他请人验一验,这里面都是用的什么料。倘若安全,用用倒也无妨,免得浪费了人家一番好意。”

    碧丝领命,自拿了那瓷盒去了。

    老太太因昨日累了一天,遂免了众人的问安。姜采吃过早饭,本想睡个回笼觉,却被人扰了清闲。

    原是那不是趣儿的秦平摸上门来。

    宝环来报,“秦少爷和三爷今日凿了冰面,补上来好些鱼。说是再新鲜不过的,所以送来给姑娘尝尝。眼下正在廊下等着姑娘呢。”

    姜采皱了皱眉眉,“枫哥儿陪着呢?”

    宝环摇头,“只秦少爷自己一人,手里拎了两条又大又肥的鲤鱼。身后的小厮还捧着一个琉璃彩色大鱼缸,里头装着好几尾好看的锦鲤。”

    秦平真是好没规矩,一个外男,即便是有亲戚关系也不该随意踏进女子闺阁。碧柳听了也是恼怒,“他这般没有分寸,岂不是连累姑娘清誉。说的好听是亲戚往来,说的难听可就是私相授受了。”

    正是这个道理。秦平这样行事,要么是他当真胆大妄为,要么就是秦氏背后撑腰,可不论什么原因,都该给他些教训,让他老实一些。

    姜采沉吟片刻后说道,“请他去正厅坐坐吧,我这就来。”

    宝环领命去了,碧柳犹自愤愤不平。“姑娘,当真是得给他些颜色了,若因为他的不知轻重连累姑娘,可不晓得那院儿的怎么高兴呢。”

    “没错,”姜采点头,“咱们且先去会会他,看他什么猫腻。”

    一面说着,一面拢了拢妆发,带着碧柳出了暖阁。

    秦平今日穿了一件宝蓝色圆领直缀,外套了一件白色狐皮大衣,越发衬得他长身玉立,面若冠玉。真是好一个俊俏少年郎。

    听见珠翠相撞的清脆生,原本负手而立研究墙上诗画的秦平,赶忙转过身来,拱手对姜采行了一礼。“见过采妹妹。”

    姜采也客气的福了福身,“秦少爷有礼了。快请坐。”一面说着,一面将他让至上座,命丫头沏茶来招待。

    秦平辞了辞坐下,便表明来意,“……我瞧着妹妹这屋子虽然典雅却委实少了些生机,今日巧得几条锦鲤,便命人装在了小鱼缸里送来给妹妹观赏。妹妹莫要嫌弃才好。”

    丫还真会拿别人的东西送人情。那是凿了她姜家的湖,捞出来的锦鲤,叫他一说,倒好像是他费了什么力气得来的似的。

    姜采扯了扯嘴角,“真是客气了,我素来心粗,不善于伺弄这些,留在我这没得可惜了这些小生灵。”

    姜采瞥了一眼小厮捧着的鱼缸,是五色琉璃制成,阳光下五彩斑斓甚是好看。那鱼缸底下铺着一层细砂、小石头并水草点缀,几条红色锦鲤在其中畅游,煞是好看。

    不论秦平此人如何,审美眼光还是不错的。

    见姜采推脱,秦平笃定她不过是守着礼仪客气客气罢了。于是又道,“不只采妹妹这里,其他几个妹妹我也皆送了小玩意。毕竟在府上叨扰多日,心下有些不安。”

    意思是你别多想,我对你没什么特别,我谁都给了,你也别太自作多情。

    姜采心中失笑,又好面子又爱撩拨,这位爷您自己别扭吗?见他这样,若再推脱,反显得自己小气,姜采只得收下。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传到三姑娘和四姑娘来访。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