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这是好亲事
    姜玥此时如被万蚁啃噬,十分煎熬,一面放不下秦平、一面又害怕被秦氏抓住。白天尚且找的到说辞推脱,夜里却是百口莫辩了。

    兰草见姜玥有些松动,忙道,“姑娘若是怕辜负了秦二爷的一番心意,日后好好与他解释便是了。他也是大家公子,如何不懂女孩家清誉的要紧。”

    芳桔打了一盆热水进来,自投了帕子来递给姜玥。“兰草姐姐说的是,姑娘早些洗漱安置吧。今日也累了一天,这些日子秦家姑娘和二爷留在府上,以老太太好客的性子,少不了要开诗社茶会的,且有的忙呢。您早些安置,精神头养足了,人才瞧着漂亮。”一面说着,一面将帕子递给姜玥。见她没有伸手接过,少不得又劝道,“好姑娘,您听我一句劝,那秦二爷远没有瞧着好。您是国公府的小姐,又有做太子妃的姐姐,什么样的好夫婿挑不到呢。”

    姜玥听了这话反而冷哼,“说起太子妃,那是二姐的正经姐姐,几时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外头说的好听,可到底我不过是个庶女。姨娘指靠不上,父亲不疼我,嫡母又是那样一副喝人血吃人肉的样子。我若不提早为自己打算,怕会送去给别人做小也未可知。”

    芳桔嘴快,迅速接道,“那庶女给人做小的,不是父亲昏聩就是嫡母刻薄,再不然就是那庶女为攀高枝甘愿给人做小。老爷虽未见得如何宠爱姑娘们,可也不是那不爱惜子女的父亲。夫人虽然刻薄,却最爱惜名誉。姑娘的担心怕是多虑。”

    这番话说的又快又急,姜玥听的十分恼怒。见她要发火,兰草瞪了芳桔一眼,将她挡在自己身后,温言道,“姑娘,您今日且安心睡下吧。大不了奴婢打发人去告知了秦二爷,莫要等您便是了。”

    姜玥见芳桔知趣的躲了出去,屋内又没有旁人,压下去了心中怒火。细细思量一番芳桔的话却也没错,于是便道,“也不必去知会他,倘若他是真心,就叫他等一等又如何?如不是真心,也可自此放开手去。”

    兰草忙点头附和,伺候姜玥梳洗,又拿今日秦妙音送的珍珠养容膏按照她告诉的方法细细涂抹了,这才安心睡下。

    出了内阁,兰草便使劲儿拧了一下芳桔,低声喝道,“你方才浑说什么,若叫惹恼了姑娘,打发你出府去怎么办?”

    芳桔全不在意,“横竖她也不重用我的,又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子,打发我出去最好。免得她做出下做事儿给人做小,还连累我们。”

    想到姜玥的行事作为,兰草心里头也是一阵唏嘘。“她连累我们什么,我们都是家生子,父母兄弟都在的。趁她未嫁人时,便将我们配了人,安安稳稳留在府中就是了。咱们这府啊,老爷和老太太仁慈,夫人又不是刁难下人的,最好不过了。”

    芳桔哭丧着脸,“你爹娘大小都是管事,替你谋个亲自然轻便。可我爹娘兄长都还要仰人鼻息过活呢,我如何与你比的。”

    兰草叹气,“谁又不是仰人鼻息过活呢?不过大家仰视的人不一样罢了。就连姑娘们,出身高贵的大家小姐,日后嫁了人不也要仰仗夫婿,依靠父兄。何况我们呢。”

    芳桔本是哀怨自己出身低微,一直怨天尤人。也一直嫉妒兰草被重用,私心里以为她能有今日皆因父母兄弟助力。如今听了她这番话,却觉得自己委实狭隘了。钻进被子里,忧郁的睡着了。

    姜采累了一天,也着实没了精神,可就是怎么也睡不着。看着那白瓷底牡丹花纹小瓷瓶里装的养容膏,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踏实。

    碧丝整理完床铺回头,看见姜采顾自愣神的样子以为她是在考虑与安郡王的婚事问题。怕自己插嘴姑娘婚事逾矩,不说又觉得对不起姜采待自己那么好。于是思索再三后,终于开口道,“姑娘可是忧虑今日安太妃的事情?”

    姜采被打断思路,有些接不上趟,“忧虑什么?”

    碧柳最八卦,早就想要就说亲一事聊一聊。见碧丝开口,忙也凑上前来,“姑娘,您难道没瞧出来,安太妃和老太太可是达成共识了。要将您许给郡王爷呢!”

    碧丝没料到碧柳这么大喇喇的说了出来,脸上一红,忙瞪了她一眼,又小心翼翼去看姜采脸色。

    姜采到底是经历过一世风霜的人,有些拿捏不好少女娇羞的样子。于是坦然道,“你们也觉得祖母是看上安郡王府了?”

    碧柳、碧丝双双点头。姜采叹气,“祖母也忒急了,我才多大就忙着说亲,我还没享够做姑娘的清福呢。”

    要知道嫁人做了媳妇以后是很辛苦的,要在婆婆面前立规矩,要体贴照顾夫婿,要照顾小姑、叔伯,还要看妯娌脸色。一大家子乱七八糟的弯弯绕等着对付。

    碧丝从外面小丫头手里端进来一碗燕窝羹递给姜采,“老太太就是打量着姑娘没享够清福,才找了安郡王府。”

    “这怎么话说?”碧柳托着腮,有些好奇。

    姜采心里是知道的,可也做出一副费解的样子,等着碧丝说。

    碧丝脸红了红,说道,“郡王府人口简单,只有老王妃一个老人,她又素来脾气温和好相处。郡王下面,只有一个妹妹,也到了快出阁的年纪。姑娘若是嫁过去,只需在婆婆面前立立规矩,体贴照顾郡王爷。旁的一众都不用管呢。”

    “我还听说,”一说起八卦,碧柳最是高兴,兴奋的小脸红彤彤的,“老王妃年轻时吃过妾室的苦,管束王爷极严,如今王爷房里也不过只有两个贴身服侍的通房丫头。郡王也及其自律,从不招惹莺莺燕燕。为人最是本分老实呢。”

    “这委实是一门好亲事。”姜采做了最终总结,细细品起了燕窝。

    碧丝也道,“没有叔伯妯娌,人口单一的人家在京城中委实不好找的。太妃又是桃槐国人,娘家也不在京中。逢年过节,就少了多少打点事宜呢。”

    姜采觉得吧,以老太太的性子,也不见得就只看上了安郡王一家,买东西还货比三家呢,何况是嫁孙女。她倒是不急着自己的婚事,眼下可有个让她觉得诧异的事儿。“你们说,那秦姑娘作何要留在咱们府上这么些时日?”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