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听壁脚
    想到这,姜采顿时觉得遍体生寒。那人的战斗力旺盛到,她几乎拼尽全力才获得胜利。世人皆道是安庆郡主最后气死了顾昭,可真真熬干了她心血的却另有其人。安庆郡主不过是恰巧在她病重期间做了不该做的事儿,背了害死顾昭的锅罢了。

    顾昭一辈子霸道横行,所向披靡,唯一被敬为对手的只有她。虽然她先顾昭一步离开人世,但熬干心血的顾昭,心灰意冷也未能多坚持几年。

    看着秦妙音那张柔弱俊俏的脸,姜采有些恍惚。

    秦妙音人格魅力值满格,不过半晌功夫,屋内不论老少,都对她赞不绝口。连姜采也觉得她态度温和、举止有度,一副大家风范。

    老太太忍不住夸赞,“亲家老太太真有福气,有这般品貌的孙女。我瞧着倒也喜欢的紧。”

    秦妙音受了夸赞,颔首而笑,半羞半娇,谦虚道,“老祖宗谬赞了。姜家的女孩子们才真是各个品貌出众,令人羡慕呢。从前,常听祖母说,姜家大姐姐不仅有倾城之色,更是才华冠盖京都。是不世才出的妙人儿。如今见了这几位妹妹,才知姜家不只一个女儿出色。光论样貌,采妹妹若是谦居第二,便没人敢称第一美人了。”

    这番话说的让人十分熨帖,被夸赞的姜采都觉得脸上微微有些发热了。老太太心里自然高兴,面上却还是一副镇定。“这般没得夸坏了这丫头,样貌是天生的,品行好才是自己修来的。”

    每到比拼孩子的时候,没有子嗣的四太太便显得十分落寞。为了早些结束这话题,她忙扯开嗓子张罗,“外面戏台子都摆好了,都等着老太太点戏呢。”

    人上了年纪都爱热闹,老太太也不例外,忙招手呼唤大家一起去看戏。

    众人都跟在老太太后面往戏台子去,姜采落在后头,并不想要参与。姜玥和姜淮围着秦妙音,姜瑜不知为何见了秦妙音便觉不喜,留下来等姜采。

    “二姐,你要去看戏吗?”

    姜采摇摇头,“我觉得吵,五妹妹要去吗?”

    “我最烦咿咿呀呀的唱曲儿了,也不想去。”姜瑜摆手,“离开宴还有好一会呢,姐姐陪我院子里走一走呀?”

    “好。”姜采欣然答应。

    虽然与姜瑜相处时间不多,可素日里对她的品性却看在眼里。她是少有不存嫉妒之心的女孩子,又因为从不会不满于自己庶女的身份,反倒惜福感恩,日子过的踏实幸福。姜采很喜欢这个小妹妹,不会与她过分亲近,自然也不会刻意疏远。

    两人并肩走着,自太太的院子出来后,又穿过一个抄手游廊,过了一个拱门,便进了二院的小花园。因才下过一场雪,院子里银装素裹甚是好看。假山脚处,一枝红梅傲然绽放,于皑皑白雪之中更显严厉。

    “姐姐你瞧,那株红梅还是我和二哥三年前种的呢,如今开的真好。”姜瑜从白毛狐皮里外发烧的手拢里伸出一只手,指着远处的梅花,小脸上尽是骄傲。

    三房长子姜栋排行老二,因没有嫡亲姊妹,将长房女孩子们视为嫡亲一般,与生性纯善的姜瑜最是交好。提起姜栋,姜采才发现似乎很久没看见他了。于是问道,“说起来,有些日子没看见二哥了。”

    “听说是父亲交给了二哥一项什么差事,他出城去了。要节前才能回来。听说三婶的娘家人也要跟着二哥一起回来呢。”姜瑜因为和姜栋感情好,对他的一举一动甚为了解。

    “花家外放多年,如今终于回京了。”姜采附和一句。五年前,锦乡侯花氏一族,因牵连到太子故去一事中,而被降爵外放一事,姜采还是知道一些的。当时花氏的确无辜,想来如今圣上当真是日渐衰微了,花氏才能在英国公的运作下重新回到京中。

    “是呢,当年因是受了牵连外放,这些年三叔和二哥也不少因此奔波。想来终究是为其平反了吧。”姜瑜同姜采说话,倒也不避讳。幽幽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二哥本是和花家大表姐订了亲的,可谁知他们一家却遭受此难,表姐在外放的路上病故了。哎,造化弄人。”

    姜采也是一阵唏嘘,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假山附近。因是方才话题略有些沉重,所以一时无话。二人皆听得假山那边有人说话,接连听了几次墙角的姜采算得上经验丰富,本想做噤声手势提醒姜瑜不要说话,谁想到姜瑜比她更有经验,伸手便捂住姜采的嘴,拉着她躲到假山一旁。用肢体语言提醒姜采,收声细听。

    “我都说过了,不要再见你。不要你进我的屋子,你又拉拉扯扯把我叫到这里做什么?”是姜玥的声音,充满嫌弃和气恼。

    紧接着响起一阵意料摩挲的声音,大概是一人要走一人拉扯。“我的小祖宗,我就算是千万般的不好,可到底是你的亲娘,我难道会害你不成?”

    是甄姨娘的声音,姜瑜对姜采挑了挑眉毛,似乎在说有好戏。

    姜采不觉失笑,轻轻点了点头,手指戳了戳假山,示意姜瑜注意听。

    “我虽是庶女,可到底是英国公府正经的小姐,绝不去学你那些下流手段。便就是嫁不了高门大院的公子,父亲和祖母也自会给我说一门门第相当的亲事,自然不会委屈了我。”姜玥因极力压制这怨气和怒气,声音听起来有轻微的颤抖。

    “噗嗤……”甄姨娘一声嗤笑,“你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种,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倘若真似你自己说的这般,你就甘于嫁个所谓门第相当的,你日日踩着瑜姐儿做什么?打量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也想要攀上高枝,飞上去做凤凰。”

    “你……”姜玥被说中心思,一时羞愤难当。

    甄姨娘继续游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一心想要嫁的好一些有什么不对?嫁人是女人第二次投胎,头胎里生在了姨娘的肚子里,为的个庶女身份受累。二胎还不想着改变改变,做那好人家的正头太太去?你虽瞧不上我的手段,可我今儿也告诉你,古往今来女人们争抢男人最有效的便就是我这一手。”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