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大哥回府
    姜采已经对姜淮漠然到一定程度了,方才连给她选什么生辰礼物都懒得动脑筋,只扔给丫鬟、仆妇们打理。

    姑娘虽然不上心,可为了面子好看,碧丝等人一定要上心的。是以大家集思广益,各提建议,最后姜采敲定。

    “就送二舅舅从大理带回来的那尊汉白玉天女散花玉像。”

    碧柳瞪大了眼睛,心疼不已,“姑娘,那个太贵重了。”一面说着,一面去瞪提出这个意见的宝环。

    宝环缩了脖子躲在紫苏身后,不敢说话。

    姜采全不在意,“横竖我也不摆放的,没得在库里落了灰,反叫明珠蒙尘。送去给四妹妹吧,她最喜这些贵重摆件。必定珍爱,好好摆放。这才能叫宝物彰显出自己的风采来。”

    碧柳还想再劝,却见碧丝已将那天女散花玉雕放在一个紫黑色四周雕花的长方形托盘上捧了出来。“奴婢去寻一个好看些的盒子,给四姑娘装起来罢。”

    姜采点点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衣服,大概是碧丝和碧柳按着原主的喜好替她挑选的,委实太素净了一些。于是便道,“今日到底是四妹妹的生辰,是个喜庆日子,没得穿这么素净,反叫人觉得不合时宜。去挑两件颜色亮些的衣服来吧。”

    宝环和金钗两个领命去了,碧丝再一次感觉到了姜采细微不同之处。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姜采换上一件杏红色细棉夹绸的镂金百蝶穿花对襟褙子,配月牙色绣玉兰花长裙,腰间左右各缀香囊、玉佩等物,裙角挂着圆滚红润的珊瑚珠裙坠。头上的白玉点翠响铃簪坠下的流苏红玉珠子正垂在眉间,好似额间钿花,趁着明丽五官,更显艳丽。

    碧柳看的呆了呆,高兴道,“奴婢早就说,姑娘这般样貌镇日里被那银簪素服的拖累了,如今这样真是好看!”

    姜采的确生的有几分国色天香的意思,她自己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也觉得甚是好看。顾昭经历过艳压群芳的颜值鼎盛时期,也遭遇过重病形容枯槁的惨淡。如今能重活一世,自然是要尽情享受青春美好的。管什么女子艳丽便是祸,爱谁谁,她自己瞧着好看瞧着高兴,便就好了。

    碧丝找出一个紫檀木镂空雕双龙吐珠的盒子,里面铺上了红色锦缎,将那汉白玉天女散花雕像放了进去。问姜采道,“姑娘要不要写个贺词?”

    姜采点头,“去拿了那染成粉色,四周雕镂空花边的信笺拿来,我与四妹妹写上几句祝福话。”

    众人领命各自去去了信笺、笔墨,一应准备俱全,姜采提笔写了老套的诸如“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等贺词,悉心折好,并贴心的附上了亲手画的小梅花。

    原主姜采是绘画黑洞,就算是简单的梅花也画不好的。可如今的姜采,简单几笔却令梅花傲立雪中的孤高和清冷跃然纸上。碧丝最是细心,愣了一愣。姜采并不知其中缘由,琴棋书画乃是闺秀的基本素养,顾昭颇有灵性,学什么都是一点就通。相交的姐妹里也多与她相似,她的概念里不存在有不会画画的女孩子。是以她并没有细心的关注到这一点不同。

    碧丝虽然总是觉得诧异,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又不好私下里因为这一点自己无根据的猜测同别人说,只得在心里闷下,越发困惑。

    因是临近年底,府上庶务繁多,更有各处庄铺纳贡等事宜。是以英国府二号顶梁柱姜柏也于这一日到了家。

    姜采进老太太屋子里的时候,屋内众人已到齐,另有一个她不熟悉的面孔,想来是各家亲戚。姜柏正在给老太太问安,原主和这位胞兄感情及其深厚,这位大哥对待幼年丧母的妹子也颇有长兄为父的作为,十分疼爱和照顾妹妹。姜采对哥哥的依赖尤甚于父亲。这点和自幼父母双王,由兄嫂一手带大的顾昭颇有相似。只是,如今的姜采不知该如何酝酿情绪,才能拿捏好这次兄妹重逢的情感波澜。

    犹自揣测愣怔时,姜柏已经走到她身边来。伸手在她头顶比了比,又在自己胸口前比了比,“半年多不见,小妹又长高了。走的时候才堪堪到我胸口,这会儿已经到肩膀了。”

    他长身玉立,宽肩窄臀,身姿矫健英挺。一张脸生的棱角分明,俊眉修目,本是透着几分女气的长相,却因麦色皮肤多了几分英气。不得不说,生的甚是好看了!

    顾昭与姜柏也是自幼相识的,见他一副慈父般关爱的眼神看着自己,委实觉得别扭。嘴角抽了抽,“肉吃的多了些,长的快了些。”

    姜柏忍俊不禁,噗嗤笑出声来,“我瞧着,肉却是白吃了,瘦了不少。且不是子明日日去你那里淘气吧?”

    小子明正抓着姜采的裙摆,手脚并用试图爬到姑姑身上,求抱抱。听见父亲的话,圆胖的小身子一顿。整个人趴在姜采的腿上不动,想辩驳又不敢。憋着小嘴,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姜采。

    姜采弯下身子将小子明抱了起来,一脸宠爱的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子明乖的很,而且很聪明,读书识字样样都做的极好。”

    小孩子被夸赞总是很开心,用莲藕般的小胖胳膊搂住姜采的脖子,将小脑袋埋到姑姑的颈窝处,蹭啊蹭。像一只小胖猫一样,就差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这边其乐融融,反而将今天的寿星姜淮晒在一旁。姜淮有些不自在,偷偷拿眼睛去看姜玥。在老太太面前,姜玥从不多言,只当没瞧见姜淮的眼神,沉默垂下头。姜采的眼睛恰巧落在姜淮身上,将这微妙的一幕看在眼里。又见姜淮身边的小桌上摆了各式各样的檀木盒子,便知道大家已经送过了礼物。

    忙去给老太太请了安,又由老太太引着见过几位不大相熟的姻亲。原今日秦氏、三太太、四太太娘家都来了人。一一认过之后,姜采便笑着说道,“我今日来得晚了些,全因着委实不知道送妹妹什么东西好。姐姐这里也没什么奇珍异宝,小小礼物,妹妹不要嫌弃便好。”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