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骨肉分离
    姜淮听了秦氏的话,只觉得脊背发凉。“娘,这哪里是厉害,这分明是……分明是薄凉没有人性啊!”

    秦氏喝道,“浑说什么?那作恶多端,犯科做奸的方才是没有人性。我教你的是万事沉得住气,要有算计!心里咬着一股劲儿,咬紧的时候才发力。你想偏到哪里去了?”

    姜淮心里犹自不愤,亲爹生病不着急,奶姊妹死了不伤心,那不是没人性是什么?可她不敢忤逆秦氏,只撇撇嘴,不再说话。

    被当做没人性的姜采,此刻正在被人性拷问着。她虽借由着姜采的身份活着,可她却是实实在在的顾昭。英国公并非是她亲生父亲,两人素日来往不多,她如何就能做到亲生女儿那般孝敬父亲了?那林婉儿她更是见都没见过,她如何能撒热泪,肝肠断了?能想尽办法去救殷妈妈一家出来,已实属不易了。

    可作为顾昭,她却是时刻忧心儿子和兄嫂的。听闻镇国公顾连近日也病倒了,且连顾家二公子也一并倒下了。大夫说,这病尚且不轻,需要去南下疗养。镇国公给皇帝写了一封请辞信,洋洋洒洒数千字,皇帝此刻正在艰难期,再如何不舍得他离开朝堂,也不能“不仁慈”不让他养病,只得含泪应允,并嘱咐其早日归朝。镇国公扣头谢恩后,便带上一家老小,顺便带走了小长生,欢欢快快往登州去了。

    “登州人杰物灵,临水又地处北方,离着京城近。既有南方的温热,又有北方的高爽。最是北方人疗养身体的好地方。”汇报完八卦后的碧柳,来了一段总结性发言。末了又添一句,“咱们舅老爷在登州做抚台大人,听闻镇国公此次还拜了帖子给大舅老爷。据说,镇国公有个样貌出众的小女儿,如今也及笄了。不知会不会和咱们的表少爷来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

    正在描花样子的碧丝,抬头瞧了瞧她,“姑娘家的这般满嘴胡说,也不知羞的。”

    碧柳对着碧丝做了一个鬼脸,全然不在意,“姑娘和妈妈都没说我呢,就你规矩多。”

    碧丝无奈,瞪了她一眼,又继续先前的话题。“我听说,这次镇国公借此机会带着宁远侯府的小公子南下,是为了拜师。”

    “拜什么师?”一切关于儿子的消息,姜采都不放过。手里的账册完全看不下去,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碧丝。

    很少见到姜采对八卦如此感兴趣,素来也不喜欢八卦的碧丝,破天荒的将自己无意中从四处听来的八卦拼凑了一下,组织组织语言铺陈开来。“眼下,开创了逐鹿书院,桃李满天下的一代名师姬恒老先生正在舅老爷府上教几位要应试的哥儿读书。镇国公此次正是带着小徐公子,去拜师读书。”

    碧柳不信,“小徐公子本是住在宫中的,有太傅授业,姬恒老先生再如何享誉天下,也不及太傅呀!”

    “那可不一定。”碧丝摇头,“太傅教的是皇子,治国平天下的史书读的多些。可若论科举策论,还是姬恒老先生更厉害一些。朝中一般科举入仕的大人们,都是姬恒老先生的门生。”

    陪姜采看账本的紫苏,此时也忍不住加入聊天行列。端了一叠盐酥花生来,说道,“小徐公子出身世袭罔替的侯府,日后是要袭爵位的,偏去考什么科举呢?”

    徐长生是徐世卿的嫡长子,照理必定要承袭爵位的。就算不袭爵位,世家子弟也可蒙祖荫封官。他去走科举,入仕途,在紫苏眼里就是放着近路不走超远路。有病。

    可姜采却一下明白了镇国公的苦心,大哥果然疼她,便就是她不在了,也一心照拂她的孩子。心里说不上的五味陈杂,姜采垂下了眼眸,掩藏住眼里的情绪波动。

    碧丝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姜采,选择忽略掉姜采“闺阁密友”安庆郡主那段,说道,“宁远侯夫人过世后,宁远侯早晚是要续娶的,若是续娶夫人也生了男孩,势必要同小公子争抢世子之位。且这成长过程中也必将多少受继母苛待……”说到这,碧丝察觉自己似乎是说错话。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一直备受继母苛待的姜采。

    姜采摆摆手,示意她继续说,自己则拿了花生来分给大家一同吃。

    碧丝沉吟片刻后,继续说道,“与其在宁远侯府受罪,不若跟着舅父南下,好好读书。贵胄子弟能通过科举入仕,必定是被另眼看待的。到时候小公子做了官,有了安身立命的本事,袭爵与否又有什么大不了。况且他有皇后姨母,国公舅父,便就是不要宁远侯世子的名头也可以过的好呢。”

    紫苏恍然大悟,“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知那顾夫人临终前是有多放心不下,才这般托了兄长和姐姐看顾孩儿。”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感怀,屋内气氛凝重起来。

    姜采没想到碧丝的思绪竟然如此清晰,连别的府内的秘密都知道的如此详尽。更想不到她有如此见解,想来那原主姜采也定然是个才学和谋略了得的姑娘。可惜了,姜采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自斟了一杯茶喝下,话锋一转,“希望镇国公这一路万事顺遂吧。也希望四舅舅早些抓了三表哥回去,看看他能不能同顾家的姑娘传出一段佳话。”

    大家继而七嘴八舌聊了起来。

    儿子被带去了登州,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有相见的机会。姜采虽然牵肠挂肚,可也奈何不得。只一面忍着骨肉分离的苦,一面努力的将自己的日子过好。

    转眼便是腊月十五,姜淮的生辰。老太太自拿了体己钱,吩咐下来要给姜淮过个生日,请亲朋好友来热闹热闹。

    这天一大早,英国府便热闹起来了。姜采被刘妈妈从被子里拎了出来,又被碧柳、碧丝强驾着梳妆打扮。直到用过早膳,她方才觉得自己清醒过来。少不得要操心问道,“我要给四妹妹送什么生辰礼才合适?”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