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厉害着呢
    秦氏眼看着姜采战斗力飙升,在瞧瞧女儿要强却孩子心气儿的样子。想了想,决定要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教给她一些内宅斗争生存技能。于是便也不避讳说道,“是啊,我委实觉得柏哥儿和妙姐儿是天赐好良缘。”

    姜淮虽然年纪还小,可却并不是什么都不懂。母女两个说话,又素无遮拦的,少不得开口道,“妙姐姐是二舅舅的头生嫡女,论身份在京城中也是数的上的。她又素来心高眼高,前些年多少高门贵子去求亲,她都瞧不上的。如今可怎么愿意给大哥做填房?”想了想又道,“大哥眼下虽然发妻过世,可屋里头也不是没人的。那通房如烟,可一直管着大哥的房里事。”

    虽然未婚少女谈及此事,却是有些越了规矩。可秦氏听到女儿一番话,却甚是欣慰。不论她的想法是否与自己一致,这番话谈论下来,足以证明她对于婚嫁、持家、分析房内形势还算有些见解。让丫鬟在屋内的三足象鼻双层镂花火盆里又添了些银丝碳,遣散众人留下几个心腹照料后,便耐着性子为姜淮讲解。

    “你妙姐姐如今多大了?还能尽可着自己心意喜好挑选吗?她少时颇有美名,你外祖母和二舅舅又宠爱她,少不得让她养成了骄纵、目无下尘的性子。等闲她皆瞧不上,只一味觉得自己最好,旁人都配不上她。那些个来求亲的世家子弟,她不是嫌弃人家个子矮,就是嫌弃人家皮肤不白,要么就嫌人家太世俗。各个都不肯嫁。后来,倒是瞧上了个穷酸书生,什么两榜进士的,你二舅舅扭她不过,原是要许了他们婚事的。可谁知道那却是个没福气的,竟赶上走水烧死了。”

    说到这,秦氏幽幽叹了一口气,仿佛是有些惋惜那年轻生命的逝去。而后又目光晶亮,认真的看着女儿说道,“你可莫要学你妙姐姐,讲什么易求无价宝,难寻有情郎。少时皆这般思量的,可人心易变,真真过起日子来,再没有真金白银实在的。”

    姜淮并不大认同母亲的话。她偷偷读过很多闺情诗,也看过许多情情爱爱的话本字,甚至那戏里也有唱白蛇和许仙情比金坚的。可她向来同秦氏理论就没有赢过,索性也不去触母亲的霉头。只点了点头,“纵然如此,女儿还是觉得妙姐姐可以嫁个寻常人家做正头太太。大不了门第低一些。”

    姜淮自然也知道,自己处处底姜采一头,皆因为母亲是个填房。可她不能把话说出来。

    秦氏如何不知女儿心中想什么,也懒得跟她在重复一遍,先前贾蟠家的说给自己的那套说辞。反将话题一转,“你妙姐姐素来珍爱人品,你大哥的人品相貌最是出众。况且有我这个嫡亲的姑母做婆婆,你妙姐姐没的不过顺心的道理。你未出阁这些年,你们姑嫂两个还可作伴。那采姐儿再如何厉害,一人到底难敌众人,日后你大哥和妙姐儿是夫妻同心,采姐儿便是外人。到时候可没有你大哥一心只偏袒她的道理。”

    讲多少秦妙音能得的好处,其实都是白说,无非是洗脱自己要出卖侄女幸福为自己谋利益的自私罢了。姜淮真正能听得下去的是后半句,毕竟同自己利益息息相关。她日日和姜采较劲,自然是希望来一个有力的帮手,瓦解姜采背后的联盟,助攻自己将她一把踩在脚下。

    母女两个找到了完美的契合点,可姜淮心里却很是不服气母亲这样将姜采当成大敌。撇了撇嘴,“二姐有什么厉害的?话都很少说的,如今不过是仗着老太太喜欢,大哥偏宠罢了。”

    秦氏见女儿对敌人有些误解,少不得又透彻分析一番,“女孩子厉害的在心里,不在面上。面上再怎么精明能干,心里头若是软弱无依,到底是要露怯的。可你瞧,那采姐儿何时露过怯?”

    姜淮不甚明了,一双大眼睛充满疑惑的看着母亲。只见秦氏又耐心道,“从前我只当她是因为没了亲娘,所以处处小心,养成了懦弱的性子。如今看着,之前却似韬光养晦,自己暗下功夫学本事。你瞧近日,她一应庶务打理的多好?她虽然讨厌,可却也有许多你该虚心学习的地方。”

    姜淮好胜心重,但却并不是一味不听教诲。虽然心里头委实不服气秦氏夸赞姜采,却仍旧想听听其中缘由的。一面又有些拉不下脸来,别扭道,“女儿愚钝,不知她有什么可学习之处。”

    秦氏也不恼,端坐起来,往姜淮手中的白铜簪花镂空镶白玉手炉里头添了些银丝碳。说道,“你瞧这次老太太和你父亲病倒以后,她如何作为的?”

    姜淮想了想,有些不服气,“她还不是趁着这次,好好的在父亲面前表现了一番。不过是端了几次药,陪着小意。老太太本就偏心她的,岂不是处处都瞧着她好,我的不是。”

    秦氏皱眉,“你只知道看这些,却不知往那内里瞧瞧。若这般不知揣摩人心,日后只等着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罢!”

    姜淮见秦氏脸色沉了下来,也不敢一味使性子,低头沉思起来。可因着心里头着实讨厌姜采,并无法客观的去以旁观角度分析,半晌也未想出个所以然,茫然的看向秦氏。

    秦氏叹了口气,压下了心里头渐渐有些上涌的火气,说道,“你父亲病中,你心里急,所以处处出错,惹了你父亲的不高兴。正所谓关心则乱。可你瞧采姐儿,行止得当,处处体贴细心,全没有一丝着急的样子,为什么?因为她的心根本没有焦灼起来,既不为老爷的病着急,也不担心他高热难受。所以她才能处处想的周全,更有余下的心思去揣测老爷病中是什么心理,如何做事才能讨他欢心。再说她乳母一家的事情,那林婉儿是她的奶姊妹,自小一处长大的,如今丢了性命,她非但没有因为伤心而乱了阵脚,反而一步一步将他们拉出泥淖。如今就连我,想要找到殷妈妈的踪迹,也是没的一点办法。她外表看起来柔善可欺,毫无主意的样子。可事实上内心坚硬冷漠,有算计的狠!我教你,女孩子厉害在心里,便就是这个道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