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暗访
    “这事如何怪得了爹爹?您政务繁忙,也不能日日盯着下人看管。哪一个府上不出几个仗势欺人的恶奴。难道恶奴作恶就都是主人家的过错了?如今庆幸的不过是葛庄头犯事犯到了殷妈妈身上,恰巧我又忧心殷妈妈一家派人去看,这才知道了内情。若是一直不晓得,且不叫他日日做大,不知要害多少人的。如今不是相互责怪的时候,该当好好整顿整顿才要紧。”

    姜采一本正经为英国公的管制不利脱罪,且半句不提罪魁祸首秦氏。英国公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觉得二女儿懂事又窝心。素日里那小心谨慎唯唯诺诺的样子全然不见,反倒是多了几分生机和有趣。

    他伸手揉了揉姜采的头,鹅羽般乌黑柔顺的头发触及掌心蓬松柔软,还带着些许温度。十分窝心的笑笑,“好孩子,我听你祖母说,府上采买的事都交给你打理了?可还做的应手吗?”

    姜采瘪了嘴,“女儿年轻,经验也少,委实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在祖母心疼我,差了几个常年管事的妈妈帮衬。女儿也在一点一点慢慢学呢。”

    英国公点头,“明日我与账房的邹先生说一说,要他教你学一些基本的做账、查账的本事吧。”

    姜采受宠若惊,连声道谢。

    英国公自吃了梁四舅的药后,很快便好了,又开始早出晚归忙于政务,更忙于整顿自家庄铺。老太太见儿子好了,心病自也去了大半,也好了起来。为了去晦气,秦氏张罗了戏班子来唱戏,又叫了相熟的一些人家,陪老太太热闹了一天。英国府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和喜庆。

    梁四舅看过殷妈妈后,殷妈妈的病情也有所缓解。几日后,由姜庆带领着一众护院、小厮将殷妈妈一家接了回来。本该是接回府上住下的,可姜采却怕秦氏暗下杀手,于是便要姜庆在外面偷偷另赁了一处小院儿,将殷妈妈一家安置在那。

    姜庆回来给姜采汇报日常工作情况,末了,说道,“……按着姑娘的猜测,的确在陵城的两家庄铺查出了问题。却有挂羊头卖狗肉的事实。”

    姜采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想来那秦氏家底不厚,又没什么旁的本事。事情必然是出在京城外的庄铺上。那陵城离桃槐国最近,做些不可告人的生意,却也容易。”轻轻呷了一口茶,又问道,“只是暗中查访,并未被人知晓吧?”

    姜庆摇头,“一切都是按姑娘嘱托办的,无人知晓。如今买到的货物和契约单子都留在了殷妈妈的宅子里。由大成看管。”

    姜采点了点头,“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不仅要去庄铺上学徒,还要私下里为我跑这些事情。”

    姜庆接过碧柳递上来的龙井茶,喝了一口,笑道,“姑娘客气了,您这般提拔重用我,我自当尽心尽力办好差事,才不辜负您的赏识。”

    姜采看中的就是姜庆的明事理,两人如今也合作一段时间,很是熟络,许多客气话自也不必多说,“查访的事情日后还要继续做的,只一两件摆到父亲面前恐怕也是没有什么力度的。眼下,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烦你去做。京中的许多钱庄,且替我去多多走访,对比一下,哪一家的信誉更好,哪一家的客源更多,周转速度更快一些。我手里头还有些银子,且存进去赚些利钱。你也多留心,接触下这一行当的人,瞧一瞧,我们能在这一行当里做些什么。”

    姜庆自知,姜采是想要自己开出一桩生意来,这是重任,不敢疏忽,忙领了命,并且拍胸脯保证,一定会踏踏实实做好。

    姜采做事考虑周全,让本对她有轻慢之心的姜庆渐渐开始信服。而姜庆表现出来的谨慎和果断,也让姜采越来越赏识他。姑侄两人,维持住了良好的伙伴关系。

    姜采这边顺风顺水,秦氏那边却是有些凄风苦雨。

    自那日英国公与她吵了一番后,夫妻两人开始同床异梦,貌合神离。秦氏和姜淮不从自身寻找原因,反将一切过错都推倒了姜采身上。

    姜淮认为,“不知二姐姐的那位好舅舅给父亲吃了什么药,自打病好了,处处都要抬举她,什么都听她的。”

    秦氏裹着一件暗紫色团花比甲,歪在紫檀木四季迎春罗汉床上,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手中的书册。“她如今一门心思的去争掌家权,却不知女孩子最要紧的是嫁个好人。你不要理睬她,凭她折腾去,你日后且有辉煌的日子呢。”

    姜淮脑海里浮现了二皇子那张白净俊朗的脸,有些娇羞的低了头。忽而,又有些担忧的抬头,看向秦氏,“可是,娘不是说,父亲不愿意我们嫁入皇家吗?”

    “别听你父亲的。”秦氏将手中的书往桌上一掷,“男人和女人的想法如何一样了?他想着朝中局势,顾着大局。可那朝廷和大局与我们女人什么干系?娘只为了你的幸福着想便是了。”

    姜淮似懂非懂,可是看着秦氏脸上一片坚决。便觉得,只要听母亲的,自己的一生便不会走错。

    贾蟠家的挑了帘子进门,在外头便将母女俩的谈话听了个七七八八。知道秦氏是一心和姜采杠上了,如今国公爷和老太太明显偏向于姜采,此事若是硬碰硬必定得不到好处。可依秦氏有些自负的性子,自己若是直言进谏,怕是适得其反。左右思量一番,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说道,“夫人,眼瞧着也快小年了,柏大爷就要回府了。妙姑娘这边,要不要给老夫人写一封信,接她来府上住一住?”

    秦氏不假思索点头道,“自然是要来的。我原想着,这个月十五正是淮姐儿的生辰,家里头少不得要给她过这个生辰的,到时候把妙姐儿接过来给淮姐儿庆生,岂不便宜。”

    贾蟠家的点头,姜淮听闻此处,猛的坐直身子,“娘,您真要撮合大哥哥和妙姐姐?”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