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神医
    出了门的英国公,被冷风一吹,当夜便高热不退。请了大夫来问诊,直言是因劳累过度又心气郁结,所以遇冷伤寒便病倒了。

    秦氏哭湿的帕子,够装一箩筐,秦淮端来的药碗打了好几打,可英国公仍旧不见好,接连三日躺在床上,不能起身。老太太见此也跟着着急上火,日日吃不进东西,好不容易被劝着晚上用了些吃食,却因克化不了,积食也倒下了。

    三太太、四太太并几个女孩子轮番榻前伺候汤药。一时间英国府气氛十分压抑。

    姜淮是真心担心父亲的病况,可她自幼骄纵惯了的,如何会伺候人用药。连药碗都端不稳,每日哭哭啼啼的样子,反而惹了英国公不高兴。反倒是姜采,行止有度,照顾人体贴细心,颇得英国公的青睐。

    思及往日因某些原因,对二女儿的疏远,英国公内心里越发愧疚。一日睡梦中醒来,看见姜采和衣坐在床边的小锦礅上,困的直点头。心里头一软,便要挣扎着起来给孩子披一件衣裳。

    衣料摩擦的声音惊醒了姜采,她一睁开眼睛,见英国公正要起身。忙上前扶他,“爹可是要喝水?”

    英国公摇摇头,就着姜采的搀扶靠在了床上。因着连续高热几天,此刻脸色苍白,双唇干裂。样子看起来委实狼狈,可目光中却少了往日犀利,多了几分慈爱。他看着姜采,说道,“辛苦你这样守着我,眼下我也好了,你也回去歇歇吧。有下人伺候就行了。”

    姜采看了看垂首立在一旁,悄无声息的丫鬟婆子道,“这几日夫人和几位妹妹也一直守着您,委实辛苦,女儿见大家都乏了,这才替换下来守着您。年纪轻轻的,哪里这一时半会的就劳累的?爹不必担心女儿。”一面说着,一面伸出手去探英国公的额头,与自己的对比,见温度差不多便放下心来,“果然还得是名医,烧已是退了。”

    姜采不贪功劳,没有趁机在父亲面前表现,反而替秦氏等人说好话。英国公心里十分宽慰,病气也觉得少了许多。因听她说道名医二字,便也起了兴趣,“素日里都是陈太医来府上问诊的,如今请了别人?”

    陈太医虽然也算是太医院内小有名气的大夫,可离名医的距离还尚且远着。况且太医院当差的大夫们,与其说是救死扶伤的大夫,倒不如说是心机深沉的官场老手。问诊时多半要看贵人脸色,出方时更是凭局势下笔,三分看病,七分看势。是以医术再高明,也不见得如何施展。有时候,一些头疼脑热的小病,也要治疗数月有余。

    英国公敢肯定,姜采说的并不是陈太医。

    果然姜采点了点头,“您忘了,咱们家有个神医亲戚的。”

    “你四舅舅来府上了?”英国公显然有些意外。

    姜采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正是,不过舅舅是路过京城,给您看过病开过方子,又北上了。”

    “这么急,竟也不等我吃杯酒再走。”英国公很是失望。

    姜采倒是颇有些诧异了。两天前,梁家的四舅舅突然拎着一兜子奇珍异草上门探亲。见了姜采便一把搂在怀里,心肝肉的叫了一通。直言梁家老太太梦中见她浑身湿漉漉的像是才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模样,抓着外祖母便哭诉自己如何如何枉死,如何如何不甘。吓的梁老太太,赶紧撵了最年轻力壮的梁四舅舅踏上前往京城的路,飞奔赶来替她亲眼看看小外孙女。

    梁四舅舅见姜采活蹦乱跳,一看诊之后竟然发现姜采自幼便有的心疾莫名痊愈了。当下便双手合十念了阿弥陀佛,提笔便给母亲写信报了平安。

    那四舅舅生的俊眉修目,虽不甚俊美,却浑身透着书卷气。可谁知行为举止却十分洒脱自由,与外貌十分不符。且年龄和姜柏大哥哥相仿,不知这位年龄上能做人家爹的英国公,为何会和他如此相投?难道是,英国公的内心里还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少年郎?最是放荡不羁爱自由?

    “小舅舅不仅是要替祖母来瞧瞧我,更奉了大舅母的命,要去漠北将三表哥抓回去。他说,回程途中,会和三表哥一起来再探望您。”

    “你三表哥竟真的去漠北参军了?”英国公眼中带了几分兴味,接过姜采递来的热水,喝下去后,便觉得肚子空空有些饿。又吩咐人去厨房做些吃食来,父女二人热闹的聊起了天。

    “是,大舅母前脚刚给三表哥说了亲,还没等两家换了庚帖,他便趁夜背着包袱跑了。抵死不从,就是不娶。说什么大丈夫志在天下,如今漠北战乱,不能安国何以安家。这一走也有数月了。两个月前来了信,说是已经到了漠北,让家里放心。”说到这个未曾谋面的表哥,姜采不自觉的笑了。“听说,说给三表哥的那姑娘,也是出身登州望族,这样下了人家的脸面,大舅舅委实不好做人。大舅母便央着四舅舅趁此次上京的机会,绑也要把她的这个不孝子绑回去给人家认罪。”

    他的这段经历,从前也在荣演身上发生过。以心怀天下为由,拒绝父母安排的婚事。其实当初不过是因为心里装着顾昭,二人私定终身罢了。据此推论,梁三表哥也必定是有了一个还未能长相厮守的心上人。

    英国公也乐不可支,“说起来,你三表哥如今也有十七岁了,却也该成家立业了。”

    姜采自幼在京城长大,对外祖家的兄弟姐妹并不十分熟悉。又说道儿女婚事,委实接不上父亲的话,便只笑笑点头。英国公也觉得,自己和女儿似乎话题跑偏了,于是忙拉了回来,问道,“可派人去将你乳母一家接回府上了?”

    姜采一愣,她并没有想到老太太会直接把事情捅给英国公。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让祖母和父亲操心了,妈妈病情太重,眼下若是起身进京,怕是……”说到这,似是十分艰难,难以继续描述。而后又道,“我也求了四舅舅去诊看一番,他说吃几副药稳定一下病情再动身也不迟。”

    英国公点头,也很是愧疚,“是爹照顾不周,才累的他们家破人亡。”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