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阴沟里翻船
    老太太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你们别自作多情了好吗?那荣沐是个多情种,见谁跟谁亲近。

    姜淮听了这话,心里委实不是滋味。可又不能开口辩驳,只拿着一双眼睛去看秦氏。

    秦氏自知女儿心里想什么,只是有些话自己不好说,只得看了一眼四太太。早已投靠秦氏阵营的四太太笑吟吟道,“老太太有所不知,那二皇子对咱们家的姑娘却是另眼相看呢。前儿贵妃娘娘也给大嫂来信,特意说过,同淮姐儿甚是相投,更邀了大嫂得空再带着淮姐儿进宫呢。”

    老太太皱眉,不接这话,反问秦氏道。“冯嬷嬷告老已有数月了,你可寻了合适的教养嬷嬷?”

    秦氏不妨老太太将话题突然转移,有点接不上。“姑娘们如今都大了,一应礼仪该学的也都学了。因是冯嬷嬷走后,一直没找到合适人选,便就一直搁置了。冯嬷嬷是宫里头的老人儿,才学规矩都是上乘,再想找一个能像她老人家一样的嬷嬷委实难了些。若寻个不如她的,反倒拖累了姐儿们。”

    老太太冷着脸,盯着姜淮看了片刻,“没有上乘的,寻个中乘的,也好过没有教养嬷嬷约束、提点,反叫姑娘们忘了规矩礼数。你若是寻不到,少不得我老婆子要插手管一管,寻了老关系,求我那太后老嫂子从宫里头指一个嬷嬷来。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儿,想她也不会如何为难。”

    啪啪啪,秦氏直接的自己的脸被打的啪啪响。

    老太太言外之意,岂不是姜淮不懂规矩,和荣沐过往从密了?这个老东西,她大孙女可以嫁入皇宫做太子妃。凭什么姜淮就不能嫁给皇子做皇子妃。如今以荣沐的势头,若是做了他的正妃,日后就是后宫之主,母仪天下。

    当年他们急火火的将姜华嫁给那短命太子,不就是为了让她能母仪天下。英国公从“长公主”府,变成“国丈府”吗?眼下他们没能如愿,那太子早早去了,小皇孙年幼不堪重任。把姜淮嫁给荣沐,不也能达到他们先前的目的吗?凭什么姜华可以母仪天下,姜淮就不能?欺负她秦氏是个填房?!

    秦氏心中大怒!若不是当年有了变故,轮得到她梁氏做先头人吗?

    电光火石后,秦氏脸上一红,“母亲说的是,是儿媳无能,还要累的老太太替姑娘们操心。”语毕,又看向姑娘们,拿出了嫡母的派头。“你们也该知道老祖宗的良苦用心,时刻约束自己。”

    姑娘们配合的应了声是。各有心思,眼神互动一番,归于平静。

    大家一时找不到话题,姜采趁机填上空。“祖母,孙女有一件事儿想跟你讨个商量。”

    老太太看着她点点头,“你说。”

    姜采的目光自秦氏和三太太之间转动一番后,开口道,“前几日我因不放心在庄子上的乳母,便打发人去葛家庄上瞧一瞧。谁知……”说到这,姜采一哽。“谁知我的乳母病重了,她那小女儿,从前在我屋里的婉儿妹妹也不在了。我想求祖母开恩,让我将乳母一家接回府上。”

    老太太闻言,心中也是一酸。林婉儿自幼伺候姜采,是个极其机灵讨喜的孩子。如今也不过才十四五岁的光景,老太太叹息一声,问道,“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没了?”

    葛家庄的葛庄头,是三太太娘家的远房亲戚。可那葛庄头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当年三太太帮扶他进了国公府,谁知他不过几日便瞧准了风头攀上了秦氏,从此后将三太太踩在泥里,全然不理。

    可说到底仍旧是自己娘家亲戚,恐是要受牵连。

    秦氏早就猜到姜采会告状,她打量着葛庄头跟她不沾亲带故,如何算账老太太都算不到她的头上。况且当日将殷妈妈赶去庄子,也是有理有据,老太太也奈何不了她。

    因是放心自己出不了事,便一副平静的样子去看姜采。与她较量,算得上是棋逢对手吧。姜采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来告状的,她继续悲戚戚道,“说来也是婉儿命苦,才去庄子上没几日便被那葛庄头瞧上强行纳做了妾。婉儿……婉儿她自小便就说给了程管事的小儿子。一女不可事二夫,她因守着贞洁自尽了!”说到这,姜采已渐渐语焉不详,豆大的泪珠滚滚而落。

    老太太听闻既是伤心又是愤怒,“好大的胆子,竟做出这样恃强凌弱的事情来。”

    秦氏心里一惊,她并不知道这段故事。方才的笃定渐渐退了,隐隐开始浮出焦灼。

    三太太知道秦氏和四太太已站成一队,两个人又素爱泼人脏水。忙起身,跪倒老太太跟前,“老太太,都是我的不是。这葛庄头,原是我娘家的远房亲戚,是我举荐给大嫂的。”

    秦氏祸害姜采的乳母,自然是要把她遣到自己人的地盘。三太太无非是怕自己背黑锅,老太太如何不知。叫大丫鬟百灵上前去将人扶起来说道,“一码归一码,他虽是你的亲戚。可你却管不了他如何做人做事。你不必自责。眼下只拿了他来问罪就是。”

    三太太算是松了一口气,又说了几句体面话后,退到一边。

    姜采见老太太动怒,上前去为她理背顺气。“祖母您消消气,都是孙女不好,偏请祖母做主。”

    老太太拍拍她的手,“好孩子,你素日里如何行事,受多少委屈,祖母都知道。如今,若不是心疼你那乳母也不至于。你是好孩子,知道轻重,也知道念人恩情。没的一直叫你受委屈的道理。”

    姜采热泪盈眶,“谢谢祖母!”

    老太太拍拍她,知道既然闹出了人命,这内宅不严管怕是不行。只得道,“去前院问问,国公爷几时回府。今日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都叫来我屋子里,我等着他!”

    百灵领命去了。秦氏顿觉脊背一阵发凉,若是事情败露了,叫英国公知道了,她这小半辈子的努力算是完了。好你个姜采!她秦氏多少风浪都走过来了,竟然在你这小阴沟里翻船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