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鹿肉风波
    贾蟠家的大圆脸上即刻露出了笑容,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还是夫人高明。”

    秦氏端起白瓷底彩绘街景茶碗,轻轻吹了吹茶叶,神色很是自得。量她姜采也翻不出什么天儿来。既决定与她梁氏一脉斗到底,怎么可能都是临时起意?一步一步早就谋划好了的。姜采今日所见“成效”,都是秦氏煞费苦心布局了好几步才得来的。随随便便就能让她拆了招?那秦氏岂不是虚度了岁月,白混了内宅?

    秦氏一面自得,自也不忘了一面布下一步的局。于是问道,“柏哥儿什么时候回京,可有信儿了?”

    贾蟠家的点头,“说是要到年底,赶着岁末纳贡、领赏前到府。今年各庄纳贡事宜,仍要大爷打点。领赏谢恩,国公爷也要带着大爷去。”

    秦氏点头,“掐算好了日子,也该去接妙姐儿了。”

    贾蟠家的心下明了,忙拎了一个小锦墩坐在秦氏身边,与秦氏商讨起细节来。

    姜采命人先将山杏安置到了自己屋子,又左右细细打听一番葛庄头的细底,分析思量一番。正巧老太太打发人来喊去她院里吃饭,姜采便带着碧丝、碧柳两个往老太太的荣寿堂走去。

    一进门,田妈妈便迎了上来,亲自接过姜采脱下的大红羽纱面鹤氅笑吟吟道。“全都齐了,就等姑娘呢。今日徐贵妃赏了鹿肉来,老太太叫大家都来尝一尝呢。”

    “徐贵妃?”姜采挑眉。

    田妈妈点头,“认真算起来,宁远侯府徐家与咱们府上也是沾亲带故的。徐贵妃自打上次中秋宴上见过姑娘们,给老太太写过多封信,直夸赞咱们府上的姑娘各个娴熟雅静,秀外慧中,很是喜欢。今日二皇子围猎打了一只鹿,孝敬母妃,徐贵妃便分了些赏给咱们府上。”

    田妈妈语气平淡,瞧不出喜怒。如今宫中嫔妃,除了顾后之外,风头最盛的便是徐贵妃。且徐贵妃的儿子二皇子已经成年,是最可能得到储君之位的人选。田妈妈自小跟在老太太身边,虽是内宅之人,且并非完全不懂朝廷局势。眼下皇帝病的一塌糊涂,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他娘与公府示好,拉拢之意十分明显。卷进夺嫡之争可不是闹着玩的。

    更何况,姜家在宫中还有一位生了皇孙的太子妃娘娘。徐贵妃此刻拉拢姜家,用意之深可见一斑。

    姜采忽而想起来在宫中不小心撞见的一幕,心里一沉。面上却是毫不察觉一般,“眼下这个时候正是鹿、狍等最肥壮的时候,兼之有宫中御厨烹制,必定十分可口。”

    正说着,一行人已经绕过了紫檀松鹤连年大屏风。老太太听见姜采的声音笑骂道,“就知道你是个馋嘴的猴儿,若不叫你来吃,岂不要馋哭了的。”

    姜采笑着去搂老太太,十分亲昵。“多谢祖母疼惜,省了我一盆子金豆豆。”

    老太太乐不可支拍着她的手,“好不知羞,做姐姐的也不知给妹妹们做个榜样。亏得贵妃娘娘还夸赞你们娴雅贞静,那日在宫里头你们可是演了一场好戏!”老太太带笑的眼神下藏了一丝审视,扫了一圈在场的孙女们。

    姜淮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似是有些掩不住的自得和欣喜。姜玥垂着头,安安分分瞧不出什么异样。姜瑜眼睛只盯着那鹿肉,似乎全没在意大家说什么。

    笑闹一阵,老太太叫人温些酒来,三个夫人并四个姑娘都按序齿一一坐好。小子明因为年纪小,由妈妈抱着,坐在了姜采旁边。布菜的丫鬟悄无声息的布菜,老太太先拿了银箸,大家这才开动起来。

    大家族规矩严,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一旦开饭,纵然是有一肚子的话,也不得说的。直到饭用过之后,上了漱口茶。四太太才开了口,“这宫里头的御膳就是不比寻常,我这辈子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鹿肉。全是托了姑娘们的福。”

    淑过口,净了手,捧着漱盂的丫鬟退散,又有丫鬟各奉了吃的茶摆好,只留几个屋内伺候,剩下的散了。又让乳母将小子明抱走消食,哄睡。老太太方才不咸不淡的看了四太太一眼,三太太见状笑道,“瞧四弟妹说的,圣上敬爱姑母,咱们府上何时少了宫内的赏赐。便是御膳也是常有的。姑娘们都年轻脸薄,你这般说闹,她们岂不害羞?”

    这话翻译过来无非是老四媳妇你别那么能搞事情。老太太是大长公主,咱们府上御膳不说天天有,隔三差五的也有,你想扯出来贵妃娘娘看上了咱们府上的姑娘,你想个别的办法引出话题不好吗?这么说,真蠢!

    四太太心里暗恨,三太太如今的不留情面。面上一晒,旋即笑道,“我这是夸姑娘们呢。听说贵妃娘娘很是喜欢咱们姜家的女孩。”

    老太太呷了一口茶,拿眼睛挑了一眼四太太。淡淡道,“且不论咱们与宁远侯府是什么样的亲戚,按血脉,孩子们都是皇帝的侄女儿。贵妃难道有不喜欢自家孩子,反去喜欢旁人的道理?”

    “母亲说的是。”秦氏接口,偷偷给四太太递了一记眼色。瞧着面色绯红,有些坐立不安的姜淮道。“淮姐儿那日自宫里头回来,说贵妃娘娘很是照顾咱们姜家的女孩。就连二皇子也对她们极为亲近呢。”

    怕是只对她亲近了吧。姜采默默看了姜淮少女怀春的样子,心里头叹气。

    想弄死她们母女是真的,可连累了一整个姜氏女的名声委实不划算。

    姜玥咬着下嘴唇不知在想什么,姜瑜后知后觉地似乎也发觉了什么,看向了姜淮。三太太低头喝茶,不想参与。四太太一双大眼睛,滴溜溜乱转。

    老太太淡淡道,“二皇子自幼便是极其温和友善的性子,又因生的十分俊俏,素讨女孩子喜欢。他又惯会说些好话,今日问问这个妹妹药吃了不曾,明日关心一下那个姐姐头疼脑热的好了没。最是个体贴的孩子。没得不喜欢他的。”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