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剥了你的衣服晒一晒
    姜淮有些不以为然,她心里无非是气不过姜采的风光。那些管家圣经,委实无趣,她也不愿意费心听的。任由秦氏如何絮絮讲述,她只当耳旁风一样。

    秦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作势就要教训她。贾蟠家的自外面撩了帘子进门,忙开解,“姑娘才多大,夫人何必急着教她这些。慢慢大了,看的多了,自也就懂了。”说着便压低声音通告四太太来了。

    果然话音一落,四太太便笑语嫣然的撩了帘子进门。

    姜淮刚被科普了四太太的为人,一见她脸上挂着的笑容便觉得虚伪做作,心里委实觉得腻歪。可出于礼貌,还是起身行了礼。并将自己的软榻让出来给四太太坐。

    四太太拿出万能油开场白,夸赞一番秦氏,表扬一番姜淮。弯弯绕绕最后将话题落到重点,“……我也是为嫂子报不平,辛苦操劳了这么多年。如今不过是三嫂和采姐儿在老太太面前表现了几日,便就将你的功劳都盖过去了。咱们府上这么多年,若不是你精心打理,哪里有这般昌盛的。”

    姜淮到底年轻,忍不住露出了嗤之以鼻的表情。她虽骄纵,却不敢随意插言。

    秦氏抚了抚羊毛卷边的袖子,笑道,“四弟妹这是从何说起?大家无非都是为了这府上的昌盛。不论是三弟妹还是采姐儿,如今帮衬着老太太管理庶务,为的都是咱们这国公府。论什么功劳呢?”

    四太太挑拨不成,有些悻悻然。“嫂子到底是大家出身,气度不凡。若是我,吃了婆婆这一顿排头,少不得心里要不舒坦。日后,我也要向嫂子学习。凡事啊,都看得开。”

    秦氏嘴角含笑,不急不恼。却也摆明态度,“我们做媳妇的,就是要孝顺公婆。婆婆不高兴,便是我们没错也要认的,难道要与老人家争个高下。既都是为了一家的荣耀,何必分什么你我。这些日子难得清闲,我也好打理打理自己的院子,体贴体贴国公爷。”一面说着,一面看向四太太,幽幽道,“我听闻四弟前些日子从南边回来,领了几个扬州姑娘。她们可还安分?”

    听到这,四太太当即黑了脸。四老爷是这府上最不安分的,不思进取,只知玩乐。老太爷在世的时候,蒙阴捐了个闲职小官。虽是个不入流的小官,可因家世显赫,众人皆爱与其结交。今日吃酒明日听曲儿,后日捧个戏子。日子过的委实滋润。这四老爷不仅爱玩,还十分好色。同僚不论是谁送的艳婢美妾皆不推脱,自己更是寻花问柳广泛搜罗,如今不过才二十几岁,屋子里莺莺燕燕已经数不过来。

    老太太虽然疼儿子纵着他胡闹,但却不许在正牌夫人生儿子前,闹出庶子来,乱了规矩。不知是四太太的这块地太贫瘠,还是四老爷播种不给力,总之自打成婚已过了七八年,四房仍然一个孩子也没有。老太太心里虽然急,可因着儿子行止不端,也不好苛刻儿媳。便只能任由其发展。

    四老爷前几年还努力播种,争取给自己留后,在兄弟们中间挺起腰板。可对着一片并不肥沃又不美丽的地,耕种两年后实在力不从心。四老爷破罐子破摔,打算最后实在没办法就从西府过继一个孩子来传承香火。横竖死后有人祭祀他便是了。想通这些,他便越发的放纵自己。

    从前不过是去烟花柳巷沾花惹草,真有投了情趣一时丢不开手的,也只敢在外面置个宅子养着。如今南下游玩一圈,已经敢将新晋的扬州瘦马带回府上公然嬉闹。昨日里夫妻两个正因为这事大闹一场。

    秦氏此刻提起这话,分明是嘲笑四太太,自己屋子里的事情都管不明白,出来挑拨什么?

    四太太自然听得懂她的弦外之音,恼怒的涨红了脸。却又不能发作,隐忍一番后说道,“咱们国公府是什么地方,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想要撒野就能撒野的。我也不与她们说别的,只讲了讲当年官场上有同僚送了几个扬州瘦马给国公爷,最后如何被大嫂惩治的。讲明了家风、门风,也不怕她们不乖顺的。”

    秦氏一口气闷在胸前,全然不妨她扯出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当年的那几个姑娘……都没能活着过年。她也是因为这件事后,被老太太厌弃的。

    四太太觉得算是搬回一局,笑笑道,“叨扰了这半日,想来嫂子身子也是乏了。我也合该早些回去,休息休息。”

    说完便起身走了,留下气闷的秦氏。四太太挑拨秦氏不成,心里委实不痛快。却不好即刻去三太太或是姜采处,自回了屋子想对策。

    姜采并不知道四太太在背后的动作,一心扑在办事上。先命人将各院报上来要买的东西,按过去的规矩采买好了分发。又请人叫来了姜庆,将自己的意图表达清楚之后,姜庆一脸诧异。

    “你若是觉得从未做过,有些触头。倒大可不必担心的,刘妈妈的女婿常做采买差事,你只当是在他身边学习便是。”

    姜采说完,姜庆还是不可置信。终究忍不住问出口来,“为何是我?”

    “我自是知道你是个有抱负的,镇日里做出一副不上进的样子也无非是怕自己一事无成被人耻笑。你一则觉得自己身份不显贵,却仍沾着皇亲国戚的边儿。外头有人面上奉承你,背地里却不大瞧得起你。阴奉阳违,要你心里头好不痛快。你痛恨这高不成低不就的身份。二则,你没了父亲以后,在学堂里被人欺负难以忍耐,一气之下索性书也不读了,觉得自己比不上那世家公子的才学修养,也不能考举做官,给你母亲挣个诰命。凡此种种,皆因你自己心里作祟。我说的是也不是?”

    姜采一番话说下来,姜庆只觉得自己似被人剥光了扔在阳光下暴晒一般,更是羞愧难忍。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