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见不得人好
    老太太听了姜采的话,大为震怒。可当着孙女的面,总不好骂儿媳妇的不是,虽然是继母,也总要留些面子。

    怒火在肚子里转了几转终究奋力压了下去,“账房的事情你都打听过了吗?”

    姜采摇头,“孙女未得祖母指示,并没有轻举妄动。倘或我这边一去查问,恐怕那素日里做了手脚的人心虚,会做什么举动应对。这样反倒最后不好抓住把柄了。”

    老太太点头赞同,“我原也是知道这些人要吞银子的,却不知他们如此胆大妄为。怪道这些年进项虽多,家里却存不下积蓄。我只道催着你父亲开源,竟不知节流。是我年纪大了,疏忽了。”

    “老祖母上了年纪,这些年身子骨也并不似过去硬朗。还要您操心这些琐事,是我们做晚辈的不孝顺。”姜采恭恭敬敬的给老太太上了茶。

    老太太接过白瓷底绘白鸟纹的茶盏,轻轻哑了一口。姜采的话说的她心里十分熨帖,“再没比你更孝顺的孩子了。哪个继母能真心待继子女好的,你从不到祖母这来报委屈。如今,知道府上有难,又愿意挑起担子来替祖母分忧。这样累着你,我也心疼。”一面说着,一面去拉姜采的时候,脸上的柔软慈爱退了退,严肃起来,“如今我将管家的事情交给你,一是因信任你,需要你替我好好整顿内宅,二也是要你实打实的学些真本事,日后嫁人有安身立命的本事。”

    老太太对姜采的一片慈爱之心,都是一样的孙女如何偏宠她一个。无非是她没了亲娘,又老实本分,知进退,懂道理。姜采最是明白其中原因,诚恳的点头。“祖母对孙女的心,孙女都知道的。一定不要祖母失望。”

    姜采遂又将自己如何打算整顿等话与老太太说了,祖孙两个加上田妈妈一并商讨。最后姜采合情合理的提出,摸底往来商铺的事情,应交给一个信得过的族亲,顺便提供了姜庆。

    老太太一听有些不大放心,“那才多大的孩子,如何就能办好这些差事了。况且,素闻是个不本分的。镇日里斗鸡走狗,没一会老实。你怜二嫂子不知跟他操了多少心,淌了多少泪的。”

    姜庆在国公府的表现和在镇国府的表现全然不同。这样的名声,也委实让姜采觉得有些头疼。思量一番后说道,“前些日子,因他与祁王府的二爷一道闯了些祸事。二嫂子求到了我这里,想着能给庆哥儿谋个差事,拘一拘他的性子。我冷眼瞧着,他是个有大主意的,不似那游手好闲的纨绔。况且如今他没有父兄依仗,正是想要给自己谋出路的时候。眼下给他个差事,断然没有不好好看的道理。让他与各商铺打交道,无非是走动打探,也不托他什么厉害差事,做的不好不要紧。再者,那些掌柜们素日里都是同大管事打交道的,少不得轻慢他,这便更容易抓住错处,岂不与咱们有益。”

    往日与各商铺打交道的,都是秦氏心腹,各个都是英国公府的大管事。在府里是下人,在外人眼里却要冲爷的。那些商铺老板虽心底里瞧不起他们,可却无疑不将他们奉为财神,一力讨好。多年经营下来,这些人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

    如今突然搁置这些大管事,他们必定心中有怨气。姜庆虽然被称一声少爷,可地位却不及大管事风光的,又兼年纪轻阅历少,那些管事们自不把他放在眼里,全想着他做不下去,姜采再请他们出山,必定日日高枕无忧,等着恢复原位。

    老太太想通了各中关窍,再看姜采时,目光里多了许多赞赏。“亏你想得出这个办法,明日且叫他进院子里来吧,你与他说清了利害关系。嘱咐他不许胡闹,若是做好了自有赏赐,做不好也是要罚的!”

    “是!”姜采应声,高高兴兴的搂着老太太的胳膊又说了些闲话,这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姜淮打发了惹事的红莲,仍旧觉得怨气难消。闷闷的坐在软榻上,怀里抱着一个杏红色绣莲枝锦鲤的引枕,眼睛盯着桌上的掐丝珐琅熏香炉,神情愤恨。

    秦氏见她这个样子,也禁不住有些恼。可她如今这般掐尖,又没什么手段,的确是自己惯出来的。若是一味打骂教训,以姜淮的性子怕是又要逆反。秦氏值得耐下性子,循循善诱。“你也不必生气,与她计较这个。这么大的府,差事如何好当?她愿意受累,只要她去。你只管好好的修身养性,嫁个好人家才是正经。”

    “可我就是见不得她那般风光?她算什么东西,也要越过我去!”姜淮不服,伸手拍打怀里的引枕。

    秦氏无奈,叹了一口气。“你以为娘就看的气顺?如今不过是有老太太背地里撑腰,我不能与老太太认真计较,最后落个不孝的名声,连累了你和枫儿。”

    “那咱们怎么办?就看着她这样日日风光下去?”姜淮失望又不甘,一双小手掐着引枕,小脸涨的通红。

    秦氏摇摇头,“这条路走不通,我们就换一条。不要死脑筋,什么事情只盯着一处看。山路行不通,我们可以换水路。她的精力放在管家上,必定在旁处便要疏忽的。你再想想,现在谁最不满意她当差?”

    姜淮摇了摇头,她觉得这管家大权理所应当是秦氏的。除了秦氏,还有谁更不满意?

    秦氏抑郁,姜淮素日里及其聪明,一点就透,今日却怎么不开窍了。“你四婶子!她无儿无女,无根基,素日里不是攀附着我就是攀附着你三婶,哪里有好处她就往哪里去,为的不就是沾些好处。如今眼看着好处被采姐儿夺了去,她会高兴?今日我得告诉你,不管是在哪个府上,那采买都是肥差。随便一抖就能抖出很多银子,所以,安置的买办管事必须是自己的人。”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