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上任(下)
    正堂内至少站了七八个管事妈妈,各个身着深色衣裳,行止规矩,守礼。见姜采掀了帘子进门,齐齐俯身行礼。

    姜采点了点头,走到正东面的紫檀木太师椅上坐下。为首穿着石青色掐牙背心的长脸妈妈,往前走了一步对姜采福乐福。“姑娘,我是四姑娘院子里的。今年比往年的冬天都要冷些,往常我们姑娘为了不铺张浪费,屋里只放两只暖炉,如今天气这般寒冷,两只尽不够用的。那屋子虽生着火,可却仍犹如冰窖一般。姑娘这些天冻的,脚上,瞧着很是让人心疼。”

    姜采默然听着,端起碧丝递上来的汝窑豆青三清虾茶碗,抿了一口茶,只点了点头。

    旁人见她不言语,只当她是年轻摸不到路数。又碍于面子,不能博四姑娘院里的人。头枪打的不错,秦氏院里的管事妈妈见状,也往前上了一步,看起来很是客气的福了福。“姑娘,往年这个时候照惯例,各院要新换的东西都该给齐了。如今我们院子里仍少了许多东西,因天气突然冷了,许多人的手都生了冻疮,委实可怜。夫人体恤下人,又念及姑娘年纪小才刚领了差事没的经验,是以只着奴婢来问一问,今年里那些按规制该添的东西可还有,姑娘可知道该与哪一家商铺,哪一个掌柜联系。”

    照惯例的意思就是,往年秦氏管家,关于过冬的一切事宜,此事已经是安排妥当了。而今年换了三夫人掌家,却是什么都没准备。眼下差事分配给了姜采,姜采又是全然不知规矩的,拿不出个解决的法子。能力高低,一下就比较出了高低。

    这是来给姜采下脸子了?姜采慢悠悠的用茶杯盖子拨了拨茶叶,轻轻的将茶碗放在了一旁的紫檀木雕花桌上。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紫苏,点了点头。

    紫苏得令,朗声道,“这位妈妈,夫人是要您来问姑娘报备缺项领物件儿的,还是命您来教训姑娘的?”

    那妈妈不妨紫苏说的这样直白。内宅里的人行事素来喜欢弯来绕去,鲜少有人一语道破。紫苏这样不按套路出牌,那妈妈显然是招架不住。一时顿在原地,不知如何接招。

    一旁的碧柳冷哼一声,“这位妈妈恐怕是打量自己是夫人身边的人就拿架子吧?谁不知道咱们府上,夫人最是宽和仁善。就算真的想要教训姑娘,也尽找别人瞧不见的时候,这般大庭广众之下的责问姑娘,可是鲜见呢。”

    碧柳的话乍听起来似乎是在指责这位妈妈的不是。可细细听来,似乎是再说,你这蠢货,你主子让你来为难我主子,是要你在背后捣乱,她每次都是没人的时候给我们姑娘亏吃,你今天怎么做到面上了?

    屋内众人皆是管事多年的妈妈,见惯了内宅中的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如何不知碧柳在说什么。

    秦氏派来的妈妈涨红了脸,“碧柳姑娘这么说,真是冤枉奴婢了。奴婢是一心为着主子们着想。”

    碧柳再要开口揭她,却被姜一记眼神采拦住了。与人争斗,切记上来便一巴掌拍死。若能一巴掌拍死秦氏无妨,拍死个她身边妈妈岂不是激化矛盾?眼下还不到与秦氏撕破脸的时候。

    “大家都是为府上办差的,自都是为了这府上兴荣,凡是不危害国公府利益的都可不必太过认真和计较。不管从前是国公夫人还是三太太管事,自都有她们的规矩。如今老太太既派了我来管,办事的规矩自都是由我定了。这屋子里都是有些资历的妈妈,皆比我这年纪轻轻的懂的多。若说是管理大家,怕是托大了,该是大家协理我将诸事办妥。”

    姜采不缓不急的说着,眼睛扫视着众人。“府里的管事妈妈众多,今日来的也并不全。我若是每天一个一个见你们,听你们禀事,怕是一整天都不够。打今日起,每个院只选出一个妈妈来,将本院内的事罗列清晰了,着急的可每日晨正后来禀我,不急的每十日汇总一次报给紫苏姑娘。待我有了主意,自会下传给你们。切不可再出现今日这乱糟糟的局面。”

    姜采说完,下面便起了一顿议论声。姜采也不理睬,只让紫苏将前一日便写好的办事流程说给大家听。又让碧柳和碧丝将人都带到了次间的书房里,将各自需要的东西列了个单子出来。

    这边忙碌着,那边姜采便带着宝环和金玲去老太太处请安,与老太太和姊妹们闲聊了半晌。这边忙碌了一个早上,人才渐渐散去。碧丝和碧柳已经累的头晕眼花,姜采忙叫看茶,让她们自躺在紫檀木四季迎春罗汉床上休息。自己拿着列出的清单看。

    见那单子的分门别类甚是工整,一共需要多少类东西,每一类的个数有多少,每个院又各要了什么,各是多少,都一目了然。姜采忍不住夸赞了碧柳、碧丝几句。

    碧丝羞怯,“这哪里是我们的功劳,我两个只知道一个妈妈一个妈妈的记录,甚是繁琐。这做成格子样式的,却是紫苏姐姐想到的呢。”

    怪道老太太这般信任紫苏,果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姜采很是认可紫苏的才干,恨不能她是个男儿身,可以直接派去外面跟各商家打交道。可这个时代,女人就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要被困在内宅的。如今若是向外跑办事物,却是要个男人才是。那姜庆,就派到了用场。

    想着,便起身要去老太太处讨商量。

    田妈妈见姜采来了,忙叫丫头去外面守着,屏退了众人。自己留下伺候,她打点好掀了帘子进门时,正听见姜采说道,“……我细细查看了前两年府上部分账簿,专挑了记购买日常用度的本子。又私下里派人去外面打听,才知咱们账簿里记录的价钱都虚高。照理说,各府各院买办中饱私囊是常事。可就是镇国公府最贪得无厌的廖管事,每回也只敢虚报几文钱。咱们府上的却是动辄几十文,有的甚至高出一两。这样下去,怕是要被掏空了内里。”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