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上任(上)
    琉璃阁众人得到这个消息,各个眉飞色舞。主子地位飙升,丫鬟们的身价也跟着上涨。几个到了谈婚论嫁年纪的,更是喜上眉梢。得势姑娘身边的上等丫头,堪比外面小门小户的小姐,那提亲的自是很多。什么普通小厮,管事的儿子皆都可以抛开不理,嫁个外面殷实的庄户人家也不在话下。

    碧丝知道姜采得了这差事,却是一筹莫展。正在盘点新得赏赐的碧柳见姐姐一脸愁容,不解道,“常言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姑娘算是翻了身。你怎么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碧柳捧了一匹杏红色湖缎走过来,“揽多大的差事,受多大的累。偌大个国府,打理起来岂是容易的?我听三太太院里的巧绣姐姐说,每天天不亮,三太太屋子外头就等着一排回事的管事婆子。每日里三太太比上早朝的三老爷起的还早,光是听那些婆子回事一晌午就要过去了。偶尔有些难处理的事,一忙就是一天。到了晚上日日都是累的头晕眼花。咱们姑娘虽不能及三太太一般忙的,可这身子才好了些,若是再累病了可如何是好?”

    碧柳很是乐观,“这都多久了,姑娘身子哪里有一点不适的。眼瞧着两腮都鼓起来了,气色越发好了。之前周大夫来瞧不也说了,姑娘大好了,连那些个素日常吃的补药也大可停了的。你还担心什么呀。要我说呀,你就是忒小心了,什么事儿都要往坏处想几分,没的自己累心叫旁边人跟着也愁苦。万事虽不能尽如意的,可都往好处想一想,宽一宽心,岂不过的自在。”

    碧丝觉得话很有道理,可她天性就是如此,谨慎又多少有点悲观。“可我觉着,夫人这次的反应太不对了。你想想,最不想要姑娘做大的,无非就是她。可你瞧今日,老太太将差事交给了姑娘,她却是一下都没反驳的。我总担心她还会背地里害姑娘。”

    “放心吧,我瞧着姑娘近日与往昔不同了。那次多凶险,若不是刘妈妈发现的及时,怕是姑娘都没命了。这样大的事情发生以后,姑娘肯定也想通了许多事。你没瞧见吗?现在姑娘可不怕那院儿的母女,常常还给他们不痛快。老太太如今也是越发的喜欢姑娘了,处处抬举姑娘,偏帮姑娘。”碧柳宽慰碧丝,又在记库存的本子上填了几笔。然后将那本子合上,用一个织锦的白丝绸帕子包裹好,装进了床头的紫檀木雕花五斗小柜子里,上了锁将钥匙贴身放好。

    碧丝挨着碧柳在床边坐下,幽幽叹了一口气。“姑娘到底年轻,我总怕那院认真较量起来,姑娘敌不过。”

    “有什么好敌不过的。倘若她真叫姑娘吃了什么亏,大不了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横竖我是个丫头,贱命一条!若是为了姑娘,豁出去不要也罢!”碧丝将头一扬,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站在门口的姜采将屋里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忍不住鼻头有些发酸。这两个丫头,一个稳重踏实,为了她处处陪着小心;另一个憨直爽快,为了她什么都豁的出去。前世做姑娘的时候,自己身边也有这样一心一意的丫头,可却最终都未得了善终。这一世,为了这两个忠心耿耿的丫头,她也要擦亮了眼睛觅得良人,好好照拂她们。

    明明想要进门与她们安排工作的姜采,因为情绪有所波动,默默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正在用汤婆子暖床的紫苏见姜采折返回来,有些诧异,“姑娘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姜采坐在床边的软榻上,“忽而觉得有些乏了,事情都不急在这一时,明日再说也不迟。”

    紫苏不疑有他,将床铺铺好后,亲自去端了一盆热水来浸透了帕子给姜采擦脸。“姑娘既是累了,今日就早些休息吧。明日头一天,来上报要东西的且多着呢。姑娘得养足了精神。”

    “嗯。”姜采点头,自接过了帕子擦脸。又有宝环,金玲两个丫头伺候着更衣。“今日大家都累了,都早些回去歇了吧,屋里的茶壶蓄满了,夜里如果渴了我自起来用,不用值夜了。明日大家也要忙的。”

    丫鬟值夜乃是本分,今日值夜的正好是紫苏。她忙推辞,“谢谢姑娘体恤奴婢们,可哪儿都没有不值夜让主子自己起夜的道理。况且姑娘素日里也不常起夜的,咱们值夜的都不累。”

    “怎么不累的,我虽不常起,可值夜的总是担心我醒了唤人听不见,一夜都睡不踏实。”姜采顾自上了床,盖好被子。“好啦,自去歇了吧,明日早起半个时辰。”

    紫苏还想坚持,可见姜采已闭上眼睛,准备睡去。便上前将挂在鎏金雕龙凤钩子上的姜黄色绣冬梅雪景的床幔放了下来。自将茶壶蓄满了水,又将夜壶放置好。独留了一盏用琉璃盏扣着的烛灯,领着宝环、金玲两个退了出去。

    第二天天不亮,姜采便被刘妈妈从被子里拎了出来。迷迷糊糊中梳洗打扮,还未大醒过来。碧柳便端了一只豆绿底绘的粉彩成窑茶碗过来,“姑娘,这是刚熬出来的金丝红枣茶,您用一杯暖暖胃。外头的婆子们等了半天了。”

    碧柳明显也有些没睡醒,声音有些懒洋洋的。

    姜采接过茶碗来,喝了一口,只觉得胃里暖洋洋的舒坦。虽然是冬日里早起,却一点也不觉得冷的难受。醒了醒神,瞧了瞧墙上的漏钟,打了一个哈气。再看看除了刘妈妈和紫苏外,一脸困顿的大家,非常不好意思道,“打今儿起就要辛苦大家了,除了分例外,每月我再自掏体己给大家补三百钱。”

    众人一听,当即便来了精神。

    刘妈妈和紫苏进行了眼神交流。如此深谙人心,懂得利益驱使收买人心的二姑娘,老太太到底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们并不知道现在的姜采是换过囊的,对于打理内宅可有很多经验。将宝环、金玲两个留在内屋。姜采带着刘妈妈、紫苏和碧柳、碧丝向正堂走去。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