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内宅里的刀光剑影
    天气渐渐冷了起来,还未到寒食节就下起了雪。府内各院陆续开始起了火。今日这个院报旧的暖炉坏了要添置新的,那个院来报说格棱窗的窗缝太大漏风,需要维修。有缺碳的,有少棉被的,林林总总诸事烦扰。

    三太太一人管办起来多少有些力不从心,四太太以为得了机会,日日在老太太跟前殷勤伺候,为得就是将那采买的权柄把握在自己手里。秦氏冷眼瞧着,仍然是很沉得住气的样子。她打量着老太太对几个儿媳妇的脾气秉性,办事能力很是了解,四太太贪婪却能力不足,不足以堪此重任,到最后还是要她来管理。

    可谁知,这一日早上,大家都在荣寿堂请安时,三太太刚刚隐晦的表示有些忙不过来,老太太便幽幽开口,“……姑娘们日渐大了,都该学着打理内宅的。眼下我瞧着,最有规矩的便是采姐儿的院子。想来这规制下人已是颇有所得了,不如再学着管管采买罢。”

    此言一出,荣寿堂内一片寂静。正在给老太太捶腿的四太太险些背过气去,三太太手里的汝窑三清虾茶杯一抖,秦氏拿花样子的手猛的捏紧。姜淮愤愤,姜玥不可置信,姜瑜正在开小差不明白为何突然没了声音,左右看看一脸茫然。

    姜采忙打破沉寂,谦虚的推辞一番,“多谢祖母抬爱,只是孙女年纪轻又没得什么经验,恐怕做不好,给祖母添乱。”

    老太太抚了抚霜白鬓发,一脸慈爱,“你妹妹们推说年纪小尚可,眼下你已经及笄了,跑不了明年上下就要议亲了,若是顺利再过一年也是给人做媳妇的了。不学着管家怎么行?”

    姜采回忆一下少女时期碰见这种话题做出的反应,忙在脸上堆出几朵红云,一脸娇羞的低头,娇嗔道,“祖母,您真是羞死孙女了。”

    老太太笑哈哈,眼里全是高兴。在座的长辈都是人精,谁也不敢忤逆了老太太。最先反应过来的四太太,笑妗妗的拉着姜采的手,“可不正是这个道理,姑娘们大了,都该学着管家了。”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老太太你也别贪心,都是一样的孙女可不能厚此薄彼了。

    没有女儿的三太太不以为然,秦氏看向姜淮眼神闪了闪。老太太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四太太和秦氏。姜采心道,这位四太太素爱见风使舵,今日明显风吹向的是自己,她怎么跑向了秦氏?

    看来这采买她一直是志在必得,最不想姜采得权捞好处的就是秦氏。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看来四太太是开始站队了。满屋子里和睦掩盖下,暗流开始涌动了。

    秦氏收到四太太的眼波,思量权衡一番,拿出了嫡母的架势。左右打量了一番剩下的三个女儿,捏准了十二三岁仍然一团孩子气的姜瑜,“眼下就是最小的五姑娘也不小了,姑娘们是都该学些本事了。日后到了婆家上要孝顺公婆,体贴夫婿,下要管制通房、婢女、一众仆役。左右更要友慕叔伯兄弟,融洽小姑妯娌。倘若现在不学些本事,在娘家尚且打理不好自己的院子,和自己有着血脉关联的兄弟姊妹也相处不好,日后到了婆家,一家子隔着血脉山河的人,该当如何?莫要做不好了,反倒叫人家来笑话咱们英国府没规矩!”

    几个女儿,包括姜采在内,听了这番话都站起身来喏喏垂训。

    秦氏瞧着火候差不多了,又恭敬的对老太太道,“母亲,依着我说,不光是大些的采姐儿,余下的几个姑娘也该叫学这些了。您说呢?”

    您说呢?老太太内心冷哼,你秦氏拿着嫡母派头铺设了那么大一长串的话,是教育女儿们吗?明明是告诉老太太,您老可别偏心的过了头。除了采姐儿,余下的三个姑娘也是您的亲孙女。您二孙女日后要嫁人管理内宅,那余下的三个姑娘就不嫁人不管内宅了?

    这么多年婆媳处下来,老太太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无非是不跟她一般见识,不计较罢了。

    老太太也不用怎么转动心思,只微微笑笑,招手叫姑娘们都坐下。“你们母亲说的对,姑娘们是都该学一些的。”说着,将目光落在姜淮身上。“淮姐儿,我前儿听说你屋里的丫鬟成没规矩,竟然在路上拦住栋哥儿说话?”

    姜淮脸色一白。红莲这个死丫头,一心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日日涂脂抹粉的在几个少爷面前晃悠。姜淮的嫡亲兄弟姜枫才12岁,年纪尚幼,又兼有秦氏严防死守,丫鬟们不得上手。红莲就盯上了三房的姜栋,姜淮想着横竖不是自己的亲兄弟,更有着想要看三房笑话的心思,所以从不规制红莲这丫头。可却不曾想事情竟然传到了祖母的耳朵里,害自己受了连累。老太太是什么人物?就算不会怀疑姜淮是有心的,可她到底也得了个不好好规制下人的罪名。这点人都管不明白,如何去同姜采抢那人事权、采买权?

    姜淮忙战战兢兢起身,“祖母,是孙女没有管制好下人,都是孙女的错,孙女回去一定要好整顿。”一面说着,一面又转头给三太太行礼,“给三婶子和栋哥哥添乱了。”

    此事让姜采却是对姜淮刮目相看了。以她的性子应该是极力辩驳给自己洗白的。可一旦真的这样,老太太自然是更加的厌烦她,甚至还会觉得她是故意派丫鬟去蛊惑姜栋。如今这样诚惶诚恐,又有些羞愤的样子,反倒是把自己瞥了干净,无非是下人不守规矩,自己年轻没管理好罢了。能在短时间内权衡利弊,然后克制住自己的脾气性子果断作出最恰当的反应。当真是有长进啊!

    果然姜淮这样的反应,私下里告了状的三太太有些悻悻然。只能和蔼的摆摆手,“淮姐儿快别这么说,是丫鬟不懂事连累了你。回头也该跟着你母亲学些厉害手段,管管内宅了。”

    三太太的陈词很好,最后老太太发表了总结性发言,要姜淮、姜瑜、姜玥都跟厉害的秦氏学些厉害手段整顿一下自己的屋子。有需要裁人、添人的,自去跟三太太禀报。姜采就赶快抓紧时间去把过冬的东西都准备好,为大家做好采买后勤工作。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