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你可别进宫
    祖孙两人的话题从读什么书开场,延伸到老太太身体如何,素日里都喜欢吃什么,最后以喜欢什么字画收场。一番交谈下来,姜太妃发觉姜采谈吐不俗,见识非凡。举凡名家名作,都可信手拈来点评一番。这大齐北到草原辽阔,南到水乡婉约,姜采都能谈些风土人情,就好似检亲眼见过,亲身经历过的一般。却不是一般闺阁女子的格局。

    姜老太妃暗自称赞,想这侄孙女到真是有老嫂子的风范。旁边一众人等,早已被姜采的侃侃而谈吸引过来。

    彭太妃抚了抚插着点翠缠枝金步摇的花白鬓发,笑意融融。“大长公主好福气,孙女们个个灵秀俊美。不仅有太子妃娘娘这样出类拔萃的美人儿,更有姜二姑娘这样饱读诗书的女诸葛。”

    姜太妃很是自得,端起手中的兰花青玉杯子,优雅的拨了拨茶。“我们姜家世代出才女,玉哥儿这一代没有女孩子,这钟灵俊秀的就都集中在下一代了,自是比别家姑娘出挑些。”

    姜太妃语调平平,带着久居高位的高傲。虽然上了年纪,可因保养极好,只鬓发间略有银发,脸上却并不见多少风霜。隐隐仍能看出年轻时也是绝色。

    她穿了一件栗色小立领对襟褙子,刺绣精美,样式考究。因上了年纪有些畏寒,袖口、领口都有一层翻毛,看上去不觉得臃肿反而十分洋气。气度上的确压了别人一头。

    到底姜氏女姓姜,太妃也姓姜。彭太妃只夸赞姑娘们是长公主的孙女所以出挑,却不提姜太妃,是触了姜太妃的霉头。太妃素来爱掐尖儿的,自然是要不高兴。一旁乐滋滋拉着姜玥聊天的冯太妃呵呵笑道,“我瞧着姜姐姐的这些侄孙女顶像您的,既样貌品行出众,又满腹诗书才华。想当初先帝爷在世时,最喜姐姐美貌多才,很是宠爱。祁王又是一众皇子里出类拔萃,那时姐姐真是风光无限,好生叫人羡慕呢。”

    彭太妃不露声色的瞧了一眼冯太妃。心里冷哼,多大年纪都改不了这左右逢源,四处挑事儿的毛病。如今大家都是一样的冷宫太妃,谁又比谁高一等了?她们无非比姜氏少个儿子,可她之所以这么悲惨的活着,皆也因有个儿子。彭太妃又瞧了瞧姜采,心里唏嘘,生的多好的孩子,可莫要随了她姑祖母才好。

    想起风光霁月的年轻岁月,姜太妃的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旋即又想到那些波澜壮阔的惊心岁月,再瞧瞧眼下的凄惨光景。忍不住蹙了眉,“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也罢。”说罢拉着姜采的手,“我这辈子吖,最遗憾的就是每一个女儿,也每一个侄女儿疼一疼。可巧儿你们这辈儿里出了许多姑娘。素日里你姐姐住在宫中,我们娘俩儿常走动。你们几个小的却不常见,若是日后得空吖,且要多来看看姑祖母。”

    姜采被太妃拉着,姜淮十分眼热。可一想到自己如今已不比从前了,日后的尊贵总要强于姜采的。她是原配嫡出又能怎样,终究越不过自己去的。何必与她争一时高低,且由她得意去。

    想到这,便也就拿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安静坐在那里聊天。姜瑜、姜玥本是庶女出身,这样的场合下便是心中有什么算计也断不敢贸然表现的。

    众人只觉这姜氏女孩各个都贞静贤淑,教养极好。大家又各自说了些话,便自散去。

    虽然深宫寂寞,又步步为营。可能日日瞧见儿子,已足够让姜采留恋。她隐隐透出了想要通过贵女选拔公主伴读的路子进宫,姜华一听急了。“我的傻妹子,人人逃离这宫中还来不及,你如何就想着一头栽进来?你当那伴读是什么好差事?你难道不记得安禾郡主的事情了?”

    姜采眼中一黯淡,安禾当年的事情她再清楚不过了。想起安禾,她便心中一阵的酸涩和自责。

    姜华未发现妹妹的异样,继续说道,“她还是郡主呢,并不是普通世家的贵女。当初伴着楚玉公主读书,也并非伴读,可最后如何呢?最后不是顶包替楚玉嫁到了那苦寒的漠北,嫁给蛮人。婚后前几年还有书信来往,后来断了联系。近些日子听闻那漠北各部战乱频繁……不知道安禾……唉~幼时我们几个义结金兰,比之亲姐妹还好亲厚几分。如今……昭儿不在了,安禾音信全无……”说着眼眶又有些温热,搂住妹妹的肩膀,“这宫里头哪是人住的地方,这皇家哪里将血脉亲情?采姐儿,你听我的话,这辈子都不要踏进这皇宫。咱们姜家有我和姑祖母已经够了,何苦还要再牵连别人。”

    姜采默然。这是姐姐对妹妹的一片赤诚之心。她若还是坚持,必定是要伤了姐姐的心。可是儿子……

    见姜采垂眸沉思,姜华以为她还在较真。“四妹妹一心想要入宫,是贪图荣华。况且她哪里如你的?既不得祖母欢心,也没有雄厚舅家。你在家里头有祖母疼着,哥哥护着。出嫁的时候,父亲定不会亏待你必定会给你丰厚的嫁妆,祖母和哥哥自也会添些。更何况咱们还有富甲天下的舅家。日后你不会嫁了低门小户,也不会缺嫁妆,何必进宫来争那些没用的名头?天高海阔,去过自在的人生多好。”

    道理是这样的,可她有牵挂吖。这牵挂又不可与人说的,只得诺诺点头,“姐姐说的是,是我小孩子心性想的不周全。”

    姜华说动了姜采不要长入宫中后,便挑了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包了许多吃的、用的、玩的还有值钱的给妹妹们,又把太妃、皇后等一众人也各送的那些礼物一并包好,足足撞了四辆马车,才将妹妹们送走。

    老太太见孙女们盆满钵满的回了家,忍不住笑道,“你们这些猴儿,入宫一趟是洗劫了皇家啊?”

    “没有没有,”姜采忙忙摆手,“还有好些这个糕、那个糕的都没来得及装呢。”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