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演技比拼
    姜采真的特别想给她一脚,素日里关着门姐妹如何争斗都还好,毕竟家丑闷在了家里。入了宫竟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自己亲姐姐难堪?败坏了姜采的名声,等同于败坏了英国公府门楣,她竟不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脑子怕不是有什么毛病吧?

    姜瑜、姜玥双双投去不满的目光。对于庶女来说,祖母抬举,长姐关照能入宫参加这上流层面的聚会,那是修来的福分。她们可都是隐隐暗自发力,想要在这被哪家贵妇瞧上,求娶了去做少奶奶或是郡王妃也未可知。可姜淮这没脑子的话,瞬间让她们塑造的教养极好、规矩极好、知书达理、温婉可人的形象折损一半

    坐在上位的太子妃姜华也微微蹙了蹙眉,一众女眷们素日里闷在内宅都以各处八卦解闷,不论是用正在聊天还是吃茶做掩护,都统统将注意力挪移到了姜氏姊妹身上。

    姜采压制着内心狂躁想要揍妹妹一顿的冲动,款款落坐在妹妹身边。笑的温和大气,轻点她额头,很是宠溺,“多大了还撒娇,姐姐就离了你这一小会就不得了啦?仔细让人笑话,你这粘人的样子。”一面说着,一面自面前的白底绘彩小磁碟里,取了一块紫酽酽的红豆糕递给姜淮,“你不是最爱吃这红豆糕的?你尝尝与咱们家做的有什么区别,若是好吃,明日同大姐姐讨了方子,咱们也改进改进。”

    姜淮瞬间傻眼。只能顺着台阶下,接了那糕点。心里对姜采这宠溺的样子腻歪透了,却奈何不了她,谁让人家演技精湛呢。她暗下决心,回头一定向府上最虚伪的孙姨娘拜师学艺,碾压姜采。姜瑜、姜玥松了一口气,众贵妇、千金们略表失望。

    太子妃掩唇笑道,“你们两个猴儿,这话是说给我听呢。你讨什么方子,无非是叫我多包些给你带回去。”

    姜采不好意思的笑笑,“还是姐姐了解我。”

    太子妃唇角带笑,玩笑的白了她一眼,走到姜氏姐妹身边。“方才我与三妹妹、四妹妹、五妹妹说,可想着要吃些什么,这次一并带回去些。她们都娇矜的很,唯恐我破费。偏怎么到你狮子大开口了?”

    “堂堂太子妃,几块红豆糕而已。”姜采撇撇嘴,姊妹两人顾自闲话玩闹。

    众人见她们这般融洽,原本存着看笑话心思的,也都觉无趣,便抛开手去不论。

    太子妃姜华同姜采是嫡亲姊妹,因年岁上差的多,姜采是幺妹儿,出世不久母亲梁氏又走了。是以姜华很是疼爱姜采。嫁进宫中这些年,同姜采姊妹相聚的日子不多。一心想着将她留在宫中小住,因有同行的其他姊妹,便也一并留下。

    夜里姊妹两个睡在一处,少不得要说些贴己话。姜采前世与姜华算是手帕交,交情素来极好。幼时,也常混在一处睡的。是以如今也并不觉得如何别扭,反倒有种十分亲切的感觉。

    “我如今瞧着四妹妹越发的纵性了,在宫中我的眼皮底下尚且做些小动作。在家里,岂不更甚?”姜华想到白天姜淮在宴会席间做的事,便十分恼火。

    姜采叹了一口气,毫不在意的摆摆手。“理她做什么?横竖翻不出什么风浪。凭她怎么折腾,我只不理睬,叫她心里憋闷着难受。最后且瞧是谁不舒心。”

    姜华有些意外。自幼姜采是个软性子,素来爱说的不过是,“但且让一让他们吧,如何同他们争呢?”说完便顾自过自己的,全不理会秦氏一脉,凭他们折腾。如今虽也是那一套不理会的说辞,道理却全不相同了。妹妹的性子似乎是变了呢。

    大概是长大了,经历了许多事情成长了也未可知。想来不知妹妹是经历了什么,方才悟出了这样的道理。跑不了是受了委屈的。想到这,姜华便觉得一阵心疼。“前些日子家里头来信,说你病了。好些天都不见好,可是又犯了心疾的老毛病?”

    是秦氏害的!可这话总不能跟姜华说了,以姜华的性子,妹妹受了这样的委屈,且不要闹的天翻地覆?如今先太子已亡,姜华在宫中的日子也不好过的。姜采如何会给她找麻烦,只含糊道,“我自幼便是这样,乏了,闷了也要躺上几日的,没什么要紧。倒是姐姐,前些日子在太妃跟前伺候,清减了许多。”

    想到自己轻减的原因,姜华不禁感伤有些泪目。“太妃娘娘到底年纪大了,老人家身子有些不爽利在所难免。只日日精心伺候汤药便是。况这宫里头多少宫女、仆役呢,哪里用我累着什么伺候。不过陪在身边,管着他们按时煎了药来,莫要太妃吹了风再染了寒。倒没什么要紧。我只是伤心,我那自小就交好的,你顾家的那昭儿姐姐年纪轻轻就去了。我们那般好的,幼时日日在一起的,虽成亲后见面少了,可书信来往却是密的。如今她就这般走了,独独扔下我一个人在这时间孤单着,再没个似她那般知我脾性懂我心意的了。”说着渐渐语音不祥,哽咽不成声。

    姜采本就是顾昭,听到这话如何不难过的?只觉得五内绞痛,也跟着哭起来。心里头千万句想要劝慰的话,说不出来,只得伸手去替姜华擦泪。

    姜华握着妹妹的手,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里忽而多了几分狠戾。“你道她如何这般年轻就没了?全是因嫁了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那宁远侯成不是个东西,当年求娶昭儿的时候,可是使出了千般手段,用了万般柔情。抢了旁人心尖儿却不好好对待。日日吃酒耍钱,养小倌儿纳小妾。偌大个府邸全靠着昭儿一人撑着,不过十年啊,就掏空了她的身子。你知道她没的时候是什么光景?瘦的只剩下几两骨头了,原是个那么绝色的美人儿,哪里还有曾经的风华。你可记着,女人这辈子,顶顶要紧的不是旁的,是要擦亮了眼睛,选对了人再嫁。”

    姜采心中怅然,她当年就如何想嫁给徐世卿了呢?这世间最难掌控的,且不就是缘分二字?

    想到前世种种纠葛,姜采的眼泪断线珠子一般的落了下来。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