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隔世母子
    被人议论的姜采浑然不知,坐进马车以后,内心既忐忑,有激动。激动的是,时隔多日终于可以进宫见到儿子和姐姐,忐忑的是,换了一个身份再见,保持住情绪是个难题。

    车轮撵动,缓缓驶出翰英大街,那原本站在转角处的男子收回了目光。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剑袖劲装打扮的女子,五官深邃颇具异域风情,手持宝剑,一身飒爽。

    “少主,时辰不早了,该出城了。”那女子声音低哑,似是极力压制着什么情绪,眸光中有暗波涌动。

    被称作少主的玄衣男子,剑眉如飞,双目炯炯,五官刀刻一般的好看,却挂满寒霜一般毫无生气。他仍然保持负手而立的姿势,没有反应。身后女子思索一番后,提醒。“请少主启程,带公主回归故土。”

    回归故土四个字,似刀剑一般刺入心肺。那男子只觉得五内轰鸣,断肠一般的疼。可却也只是眉头微微蹙了蹙,轻嗯了一声,“西夜,你这次留在中原,不必随我一同回桃槐了。”

    西夜眉头一挑,对上少主坚定阴冷的目光,生生咽下了到嘴边的疑问。“少主一路保重。”

    男子点头,主仆二人就此别过。

    马车缓缓驶过几条街,抵达皇城门口,一行女眷又按规矩例行检查,并换乘了宫内备好的马车、软轿。一路行至御花园外,众人方才下了轿。小姐们自带了贴身伺候的婢女进了院子,余下众人都被当差的太监引去偏殿候着。

    皇家宴席之上众人都十分拘谨,皇后照惯例说几句体面话以示皇恩,命妇们再恭敬回以感激谢恩等话。一来一往,推杯至盏。繁华由于,热闹不足。前世这样的宴席,姜采经历的不少,游刃有余。江淮想要趁机表现,却也不敢冒失。另外两个本就是庶出,小心惯了的,这样的场合根本不敢有攀龙附凤之心。

    姜采觉得妹妹们大抵应该是出不了什么差错,一心想要亲近儿子。见小皇孙拉着徐长生蹦蹦跳跳离席后,她便自告奋勇以替姐姐看孩子为由,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太子妃是姜采胞姐,并未多想,只嘱咐乳母小心伺候便也

    再见儿子真是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坐在假山石上,呆呆看着孩子们在下奔跑玩闹,他犹自一人缩在那里。姜采眼眶温润,心里头百感交集。一心想要把孩子搂在怀里,好好诉诉思念之情,可如今的身份又不敢贸然上前。只缓缓的向前走着,每走一步都是既急切又忐忑。

    “娘?”未等姜采走近,小长生忽然转过头来。在看到姜采的一瞬间,眸光中的点点星辰忽然暗淡下去。从石头上爬了起来,规规矩矩的给姜采行了礼。“姜二姑娘好。”

    那稳重老成的样子,与那一团孩子气的脸十分违和。孩子为何会有超越年龄的懂事成熟?还不是因为没了娘,生存艰辛,处处小心。姜采的心头像被人撕开了一个口子,生疼。看着瘦了一圈的长生,头一次感到了恨意。恨不珍惜她的徐世卿,恨算计她最后一把将她推入鬼门关的安庆郡主。重生以来,她从没想过要他们偿还自己,直到这一刻。若不是他们狼心狗肺,孩子如何会小小年纪就没有了亲娘。他们母子又如何会这样,明明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

    姜采十分艰难的扯出一丝笑来,轻声问,“你怎么不与小皇孙他们一道去玩?”

    长生仍然恭敬的站在那,若有所思的看着姜采。“大概是有些存食了,有些乏累跑不动。”

    “我瞧瞧。”姜采急切上前,拉了长生的小手。去看掌心指节处,是否有暗色血丝。翻看到他的小手并无异样,方才放下心来。“也许是方才着了凉,眼下已是秋日了。莫要贪凉吃些凉果子,晨起嘱咐妈妈煮一杯金丝姜枣茶暖暖胃。夜里也不要贪黑,读书虽然要紧,可也不是一日能读完的。”

    长生小脸上的神情完全凝住了,眼前的这女人,虽与母亲长的完全不一样,可做的事和说话的口吻却如出一辙。怪道方才他觉得自己听见了母亲的脚步声,世上会有这么像的人么?

    他心下疑惑,忍不住深深的看着姜采。心里越发思念起母亲来。

    姜采不知儿子心思会如此细腻,只一心担心他的饮食起居。又絮絮叨叨问了许多话。

    长生未答,却没头没脑道,“姜家姐姐可是认识我娘?”

    姜采愣住。

    “您说话的口吻,看我的眼神都和我娘很像。她若是还在世,说不定你们会是好朋友。”长生笑笑,越发觉得眼前的人亲近。

    姜采眼里泪光微闪,说不出的五味陈杂。摸了摸小长生的头,“你娘她会一直守护你的。”

    长生觉得这摸头的力度都和娘亲是一样的,忍了几忍到底还是落下了眼泪。姜采的眼泪也像断了的珠子一样。一旁伺候的碧丝虽然也觉得长生可怜,但却不至于哭出来,见姜采这般也是颇为讶异。因着怕姑娘失态,忙上前劝慰。“今儿本是个团圆的好日子,何必在这里淌眼抹泪的。倘或叫顾夫人的先天之灵瞧见了,可不心疼死了。小公子可莫要哭了。”

    长生抽了抽鼻子,强忍着抽泣。“是长生失礼,惹的姜家姐姐伤心。”

    这孩子真是懂事的叫人心疼。碧丝心中一阵酸涩,递了帕子给姜采擦泪。姜采惯性拿来便蹲下身子,给长生擦了脸,又替他平整了衣领袖口,摆正了腰间挂坠的香囊、玉佩。一应动行云流水很是顺畅,仿佛日日如此般熟稔。远处走来的宁远侯徐世卿见了这一幕,一时错愕。那举手投足的风华,如何会同顾昭如此相似。他心中既惊又喜,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往姜采处赶过来。

    长生越过姜采的肩膀,正看见父亲疾步而来的身影。小眉头几不可查的一蹙。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