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谋划
    举凡人事变动,权力更迭之时,少不得人心浮动,内外动乱。常握权力之人,唯恐殃及自己丢了权柄。妄图向上攀爬的,又想趁乱作为一把,力争上游。这是人性使然,已墨守成规。

    姜采前世本为世家出身,自幼饱读诗书,对于人心世态一众事宜皆十分通透,又兼掌管内宅多年,历事颇多,早已对此规律十分熟捻,且习以为常。许多人耍尽心机,在她眼里不过白费力气的笑话一场。英国府此时正处于更迭期,权力半真空状态,每一层级都会出现拉帮结派,趁乱搞事谋取利益的。

    三等以下的丫头婆子,她瞧不见自也不必操心,因身份不够,这类人都翻不出什么浪花。夫人、小姐们,是她的长辈、姊妹,她掌管不着,自有明事理有手段的老太太掣肘。她唯一能管的,就是权限范围内的管妈妈和婢女。

    于是在领了对牌的第二天,姜采将自己屋子里的二等以上丫鬟、婆子都叫到了正堂。

    按照规格,公府嫡出小姐屋里,除乳母外,另有两个管事妈妈,分掌上房和内院诸事。一等婢女两个,分管小姐房内财物、人事。二等婢女四个,分管照顾小姐饮食起居。三等婢女、未入等级丫头和粗使婆子若干,协同管事妈妈,一、二等婢女工作。这些人零零总总算起来,20余人。对于一个十四五岁的未出阁姑娘,能够管理好这些人的确需要十分才干。然而姜采其实是个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作弊者,此事对她不难。但拿捏好火候,符合原主年龄阅历瞧起来不过分跃进,却有些难度。

    姜采看着堂屋内站着的一众人等。思索一番后,缓缓开口。“今日算是大家来琉璃阁后,咱们主仆第一次正经打照面。原在我屋子里的老人儿如今剩的不多,大家换了新主子多少有些忐忑不适应。大家都是老太太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品才干自是一流。我自也是放心的。”

    姜采语调平缓,声音清脆。原听说二姑娘懦弱的,如今倒也有所改观。不少人偷偷抬眼去看。见姜采端坐在紫檀木雕花太师椅内,穿着一件朱红描金绣牡丹的对襟褙子,头戴镶嵌宝石花蝶重珠簪,眉间垂着红宝石,显衬得眉目十分明丽。她眼神坚定清澈,让人瞧见了油然生出几分敬佩之心。虽然是十四、五岁的稚嫩模样,周身却散着久居上位者的沉稳气魄。众人心中皆是一惊,有的触碰到姜采凑巧投过来的目光,心中一骇,忙低垂了眼眸,继续恭顺垂训。

    “不论你们原是在哪个院里当差,从今而后都是这琉璃阁的人,都该守着这的规矩。我这里没什么旁的要求,只一样该大家谨守,别贪别妄,老实本分。谁分管什么,只管仔细认真干,莫要相互推诿。更莫要挑肥拣瘦,总瞧着别人的差事好,互相攀比。在我这院子里,不论你在不在我跟前,你素日里如何行事,如何做人,我都是清楚的。我也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凡你做到了,自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大家素日里好好当差,家里头有什么难事也大可来回我,我能帮大家的自不会袖手。若有那心思活泛,镇日里只想着攀爬拉帮结派不塌心当差,或是部分轻重里外,出卖主子的。我也决不轻饶。”

    这一番话说下来有柔有刚,赏罚分明。叫众人听的既是熨帖,又是敬服。原有轻慢之心的也都收了,全恭恭敬敬应是。

    姜采又命碧柳将花名册拿来,一个一个勾选认人,细细分派了工作。老太太差来的殷妈妈总管全院,另一个管事妈妈姓刘,掌管除屋内以外的诸事。紫苏协助姜采管理庶务,碧丝管姜采的钱财,碧柳管库房。其余众人皆因个人性情、能力等分派工作。琉璃阁内初步有了规矩,也成了规模。

    待众人散了,碧丝端了一碗金丝蜜枣熬的甜汤递给姜采。“姑娘乏了这一早上,快喝些甜汤歇一歇。这都是小厨房按姑娘的喜好熬至的。”

    姜采接了那只白瓷绘五彩花卉的汤碗,用瓷勺细细的搅动,送入口中一勺。温度适宜,甜糯爽口,很是好喝。姜采确实有累了想要用甜食的习惯,想不到原主竟然和自己的习惯喜好相似,这真是奇妙的相连和缘分。

    “你们也快坐下歇歇吧,跟着忙了一早上。”姜采放下手中的碗后,忙让殷妈妈、紫苏、碧柳、碧丝四人坐下。

    四人辞了辞,皆坐在了一旁的脚凳和锦墩上。

    “殷妈妈,我年轻没得什么经验,乳母又不在身边。日后诸事都要仰仗妈妈。”姜采看着殷妈妈,十分客气。

    殷妈妈欠了欠身,表示惶恐。“老奴惶恐,姑娘是老奴的主子,日后只要是这屋子里的事情没有我不尽心的道理。怕只怕伺候不周,让姑娘受委屈。”

    “妈妈这是哪里话,只要咱们上下齐心,如何会有不周到的地方。便是妈妈想不到,紫苏姐姐素来周全自也会替妈妈想着。便就是紫苏姐姐疏忽了,还有碧柳、碧丝两个。再不济还有我呢。”姜采态度温和亲近。

    殷妈妈和紫苏听了都心中熨帖,再没有不尽心的道理。殷妈妈掌管钱物,少不得要提议,“如今这院内焕然一新,姑娘也可趁着闲暇时理顺一下屋内钱物,登记造册。由碧丝、碧柳两个姑娘分别掌管,往后日常进销也好有个定数。若有余富下来的,姑娘还可着人拿到外面的钱庄铺子上管理,也算是一进项。”

    这是内宅女子理财的最基础的寻常手段,姜采正有此意。“我心中也有这个打算,只是我年轻,素来也不与外界交往。找哪家钱庄靠牢,进项多些,这些细里的事项都得妈妈操持。”

    殷妈妈点头,“这些姑娘放心,我常年为老太太办理这些,也有些关系和定夺。回头都与姑娘细细说了,请姑娘定夺。”

    “这样再好不过了。”姜采又转头去看紫苏,“紫苏姐姐,眼瞧着就要中秋了,各府走动,按礼制该送些什么,各府的喜好如何,都得请姐姐帮忙。”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