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合意
    这变天,并没有似姜采所言,来的那么快。反倒是第二天,在京郊训兵的姜柏便打发人来送了信。一切打点妥当,姜庆母子已经在牢里见了面,傍晚时分人就全脚全手的送回了家。

    怜二奶奶感激涕零,第二天一大早,就要拉着儿子来道谢。可谁知姜庆却是抵死不从。

    怜二奶奶气的涨红了一张脸,捶着儿子干嚎。“你这个孽障,惹了这样大的乱子,若不是采二姑娘搭救,你现在还呆在牢里呢。要你去道个谢怎么了?论辈分她是你的姑姑,素日里去请礼问安都是应该的。”

    姜庆也不言语,只梗着脖子站在当下全部听母亲的话。

    怜二奶奶气的口唇发白,可瞧着儿子挂着一道一道伤痕的脸,又心疼不已。思索一番后,一甩帕子,“好嘛,这个孽障,你不去,这头娘替你去磕!”

    “她多大年纪,娘去给她磕头?!”姜庆愕然,忙拉住怜二奶奶,虽然心里万般的不情愿,却仍然拧拧巴巴的陪着怜二奶奶进了大院。

    怜二奶奶恐他犯了牛脾气,顶撞了姜采,练了几件给姜采送去的礼物命他亲自提着,一路上不停叮咛嘱咐。姜庆虽然心里不耐烦,可也体恤母亲的一颗慈母心,闷声不响跟在她身后。

    母子二人进了琉璃院,正巧碰见老太太院的田妈妈整领了几个丫鬟、婆子进门。在廊下迎接的碧柳眼尖,瞧见了怜二奶奶母子。打了帘子将田妈妈一众人等迎了进去,又忙不迭的转身出来迎上怜二奶奶。

    “姑娘今日忙?”怜二奶奶客气的笑着,有些小心的询问。

    “老太太给姑娘院子里添了几个人,一早田妈妈送人过来。不过说几句话,用不得多长时间。”碧柳说着,看向姜庆也行了一礼。“姑娘吩咐了,二奶奶和庆哥儿来了,就先去次间儿略坐等等。她忙完了就请你们。”

    怜二奶奶忙不迭点头,推了推扭在一旁的儿子。笑呵呵的跟着碧柳进了西次间。

    头一次进内宅的姜庆趁机扫了一眼这院子,他一直知道姜采常受继母苛责生存委实不易。本以为会是住在国公府的边缘,没想到她的院子却是紧邻国公爷的院子。规格很大,三间轩丽的上房并四间抱厦,左右厢房若干。每一间都收拾的宽敞明亮,没有一丝闲置和破败的迹象。院子里都铺了鹅卵石,院内种着梧桐树,树下架了一直秋千,更放了一套青石小桌凳,另种了许多花花草草,院子里一片生机又不失典雅。

    那西次间被用拱门型博古架隔开分了两个区域,一侧被摆置成书房,正中摆着一张紫檀木大理石大桌,上面整齐码着一摞书并名人法帖。各色笔筒,宝砚。笔海内插着数十只长短矛头各不相同的笔,另一旁摆着斗大的汝窑花囊,里头插着簇簇团团开的正旺的野菊。墙上也挂着名画对联,高雅大气,竟没有一丝小女儿娇态。

    博古架上分别摆了古董,书籍。拱形门上缀了琉璃珠帘,里头是间小卧房。临窗摆着一张紫檀木四季迎春贵妃榻,上面铺着锦缎撘子,样式新颖却不花哨。再往里,便是用帘子隔开的中堂,陈设如何便就瞧不见了。隐隐约约能听见姜采的声音。

    碧柳引着二人在那贵妃榻上坐了,自掀了帘子进了中堂。

    怜二奶奶也颇惊讶,上一次她进的东次间该是姜采的卧房。陈设如此简陋,如何却在这书房上下了这么大的功夫。难道这采姑娘原是个爱学问的。母子俩各自打量,各自琢磨。两人谁也没动丫鬟送上来的茶点。

    不多时,那边姜采将事情处理妥当,送走了田妈妈,又嘱托了一遍新来的众人,便自掀了帘子来见姜庆母子。

    她才一过来,怜二奶奶忙拉着姜庆站起身来。姜采热络道,“让嫂子久等了。”

    “妹妹太客气了,原就是我们常来麻烦,说什么久等不久等的。”一面说着,一面推了推儿子。示意他将礼品送上去,见姜庆不动,心里恼羞,又不能发作。少不得自己上前将东西递上来,“这是庆哥儿孝敬姑姑的一点心意。这孩子不让人省心,累的妹妹替他操心了。这方一回来,我便拉着他来你这赔罪。”

    姜采笑着接了,也不去细看牛皮纸包里装的什么,便叫碧丝收了起来。给姜庆母子让座,一双眼睛落在了神态有些奇怪的姜庆身上。

    这孩子常同顾桓玩在一处,向来机灵讨巧。如今怎么却是倔驴一样的?

    “庆哥儿这些日子也受苦了,”姜采首先打破僵局,“瞧着身上似乎也有不少皮肉伤。我这有些上好的金疮药,今日拿些回去用。再请个大夫好好瞧瞧吧。那地方阴冷潮湿的,莫不要落下什么毛病。”

    姜采这幅高高在上的救世菩萨模样,更让姜庆觉得落魄。心里头委实不是滋味,素日里千万分的机灵今日也发挥不出一分。只恨恨站在一旁,不敢抬眼去看姜采。

    姜采哪知他的心思,偶尔转换不了身份,还存在顾昭的思维。看他全当是看个孩子,心里头疼惜怜爱是有的。在怜二奶奶的各种眼神暗示,和肢体触碰后。姜庆终于挤出一句道谢的话。

    怜二奶奶扯着一丝笑,“这孩子,素日里不怎么见女眷。自己的姑姑也是害羞。连句话都不会说了。”一面说着,一面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儿子一眼,又对姜采道,“昨日里他回来,我翻来覆去的睡不实,就想着,孩子如今闯出这样的祸事来皆是因我疏于管教。如今他年岁也大了,总不好再送去学堂读书。只求着姑娘看看,这府上有什么他能帮衬的地方,给他找些活计做。让他日日有些营生,也好少些精力跑出去胡闹。”

    这请求,整合姜采之意呢。

    虽然事情完全按着她预想的方向发展,可总也不好做的太顺风顺水。姜采故作为难的沉吟半晌,“如今管家的是夫人,安排差事我却是有些逾矩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