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变天了
    “娘也这么觉得了?”姜淮素手一扬,亲自挑了珠帘进门。“我才从她那琉璃阁出来,娘没瞧见,那整治下人的样子,威风凛凛倒好似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同平时唯唯诺诺的样子判若两人。早知这大病一场能叫她变的这般强悍,倒不如让她一直病怏怏的活着,用药吊养着,也闹不出这许多事来。”

    秦氏正是心烦,那里还想着去拦着口无遮拦的女儿。凝眉深思片刻,心下狐疑。难道是鬼门关上走一遭,叫她生出许多智慧和勇气来?

    “淮儿,你过来。”秦氏招手,要女儿来身边。耐心道,“这几日你且不要去招惹她。老太太正在气头上,娘也要周旋一番才是。对付他们我已经有了计较,你万不可插手进来,凭白给自己惹了乱子。老太太就算再不喜我,你也是她的亲孙女,没有不疼你的道理。你只管在老太太跟前乖顺尽孝便可。入宫的事儿,娘会替你谋划。”

    “嗯。”姜淮乖巧的点头。她满心里都是一件事,早些入宫,能与那人日日相守。

    秦氏并不知女儿心中所想,无非是想要将她送进宫中挣一份好前程。

    琉璃阁内,以雷霆手段整顿了一番下人的姜采,着实有些疲惫,看着堂下站着的众多秦氏爪牙,揉了揉眉心。说道,“今日老太太打发了张妈妈,却是因她素日里当差懒怠,目中无主。逞论她是如何来我这院子,又是如何当差的,到底与我主仆一场,我自也跟老太太求了请。但以老太太眼里不容沙子的性格,我也救她不得。老太太既嘱咐我回来好好整顿一番,我也不能太马虎。你们中有原是夫人身边的老人,也有新自外院提拔上来的都是这府上几辈子的家生子,几辈人都在府上讨生活,如今能进的上房,自也是经过一番努力的。我若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应将你们都撵出去,却是有些不近人情。但素日里你们如何当差的,如何对待主子的,我虽嘴上不说,心下却明镜儿的。今日我只一句话,你们可是要好好在这府里当差,稳妥度日?”

    众人本是对姜采有轻慢之心的,可听得老太太今日处置张妈妈时的狠辣场面,除了几个衷心于秦氏的,余下都软了节气。忙不迭的回答应是。

    婆子甲翻了一记白眼,明显不服。姜采坐在上位看的清清楚楚,递了一记眼色给碧柳。

    碧柳是管事大丫头,每个人的情况都十分熟悉。她向前一步,高声道,“崔妈妈可有什么别的想法?”

    白眼妈妈不妨自己被点名,先是一愣。自持是秦氏身边得力的,素不把姜采放在眼中。如今又被当众点名,为的维护自己颜面,也不好再软下来。于是冷哼一声道,“我原是夫人房里的,因夫人体恤姑娘病弱,信得过我,才将我指派到姑娘房里。原意不过是替夫人多多照拂姑娘。可今日瞧着,姑娘似是并不信任咱们。我替夫人寒心。”

    傻子!眼下有些脑子的人就知道,老太太打卖了张妈妈是给秦氏一个下马威。告诫她莫要太过于欺辱了姜采。秦氏安插在姜采院子里的这些人,聪明些就该夹紧尾巴做人,最好撇清自己和秦氏的关系,以求得保全。这崔妈妈竟全然不知避讳,自己跳出来说自己是秦氏房里的老人?她以为姜采还会碍着秦氏的面子,留条活路给她?笑话,姜采心中暗笑。秦氏指派了这样的人来她的院子,到底是自己能力不足识人不善,还是瞧不起她姜采无能?

    碧柳要说些什么,被姜采扬手止住。姜采语调平和,声音不高不低道。“找了你这样不知轻重的下人来照顾我,我也替夫人赶到寒心。崔妈妈既然挂念旧主,一心惦念着夫人。明日我便回了老太太,仍将你送回夫人处,全了你们这份主仆情深。”

    崔妈妈闻言一愣,仍然不服,“姑娘是在遣我?”

    “不敢。”姜采道,“妈妈是夫人身边的老人儿,合该回到夫人身边才是。”见那崔妈妈还要还嘴,便忙拔高了声音,“屋里还有谁想回夫人处?明日我一并回了老太太。”

    回了老太太的结果,必定是将人打卖出去。原本还有几个存了轻慢心里的,只得收了念想,恭恭敬敬的低了头。

    姜采见无人再出刺头,便结束了第一次整顿。命人各自下去,只留下碧丝、碧柳两个。

    主仆三个进了内阁,薛采将方才勾画过的花名册递到碧丝的手中。嘱咐道,“这里面凡我在名字下画了叉的,都是秦氏精心挑选的,务必要清理出去。余下的,倒可留下慢慢观察。明日你将这花名册拿去给老太太屋的田妈妈,将这里面的批示与她说清楚。余下的便都由老太太做主了。”

    “是。”碧丝小心将那花名册收了起来。

    姜采叹了一口气,“最近都要打起精神来,府上怕是要变天了。”

    秦氏独揽大权的日子到头了,但凡有人事变动,权力真空,必定会引起众人争夺。

    冷眼瞧着,三太太和四太太恐怕皆非甘于屈居人下的。三太太倒还好说,三老爷是兵部侍郎有官位在身,她膝下又有两个儿子。长子姜栋如今跟在姜柏身边历练,是个出息稳重的人。三太太有丈夫和儿子依靠,娘家又是殷实人家。不必争个头破血流去抢权。

    可那四太太……四老爷是老侯爷的老来子,自小娇纵,渐渐长成了纨绔。老侯爷走后,老太太越发宠的厉害,长兄英国公也不敢多加管束。如今且以是京中有流氓中的翘楚,纨绔中的砥柱了。日日只知道花天酒地,哪里肯好好回家的。房里莺莺燕燕的一群女人,四太太不得丈夫爱重,也没有孩子傍身。又有一批上门打秋风的亲戚,日子委实艰辛。她是最想要争些权力,来为自己筹谋的。如今这样的动乱时期,她在没有不使出浑身解数的道理。她又素来好拉帮结派,搞些左右逢源的把戏。这府上,且有戏看呢。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