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告状的艺术处理
    “我的夫人,忙什么去老爷跟前商讨?妙姑娘什么样的才情样貌,哪一个瞧见了不喜欢的?咱们大奶奶走了这几年,柏大爷没填一个房里人。咱们都是过来人,哪个男人会因着心上人过世了便就不爱旁人了?无非是没遇见可心的。”

    秦氏心中有所感悟,贾蟠家的唯恐秦氏动摇,再加力道,“哪个男人不见一个爱一个?妙姑娘嫁给柏大爷总算是人品样貌般配的,总比嫁给那些个其貌不扬,品行不正的公子哥儿强。”

    女人嘛,年轻的时候都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可到最后,还是嫁给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好的男人要紧。这日子这么长,嫁给谁不是一样?蜜罐里的岁月过不了两三年,等什么男人的宠爱,总不比做个管家太太来的实际。

    贾蟠家的见秦氏已然是默认了自己的提议,才放下心来。“夫人老想着铲除了那两个,为咱们的哥儿姐儿腾路子。可您怎么不想想,若真是闹出人命来,对咱们有什么好处。”

    贾蟠家的苦口婆心,并不是为了姜采兄妹考虑。而是牺牲一个秦妙音来保全秦氏一脉。秦氏如何不知她的良苦用心,心里委实感动。“这许多年在国公府,若不是你这般为我尽心,我早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贾蟠家的惶恐,“夫人言重了,这本就是奴婢的本分。”

    “说什么本分不本分?那先头的梁氏如何丢了命?还不是有个不忠心的奴才,可怜那两个傻孩子,只当是我害死了他们娘,却不想想,我一个外人如何下得了手。”想起先夫人,秦氏到也有些愧恨之色。

    贾蟠家的也低头沉默,主仆二人收了话题。

    姜采一心挂念着孩子,吃不香睡不好。虽是病情痊愈了,人却并不精神。只陪着老太太摸了几把骨牌,便露出了疲惫之色。老太太瞧着那不剩几两肉的小胳膊,心疼不已。问道,“怎么今日瞧不见跟你的乳母?”

    这问题问的好。

    姜采似有为难,“妈妈被派遣去庄子上有些时日了。”

    老太太面露不快之色,当着三夫人、四夫人的面儿却不好发作。只得耐着性子又问,“身边可有得力的婆子使唤?”

    “有。夫人遣了一位姓张的妈妈。”姜采的声音无波无澜。三太太和四太太对视一眼,皆是原来如此的神色。

    老太太眉头一蹙,“我怎不知上房有个姓张的妈妈?”老太太心里头不爽。上房的管事妈妈多数老太太心中都是有数的,偏偏这姓张的她不知是何许人。秦氏从哪儿弄了个阿猫阿狗,趁机塞进了上房。

    姜采觉得自己不能做事风格太不一样,引来众人争议。所以本着原主的息事宁人的做事风格,软软的说道。“该是夫人从府上精挑细选提拔上来的罢。送她来的那日,夫人房里的贾妈妈特意嘱咐了,说要多多照拂。”

    要主子照拂奴才?老太太内心的火苗有些要压制不住了。听出来些苗头,本来有些瞌睡的三姑娘姜玥登时来了精神,暗暗给五姑娘姜瑜使了眼色。姜瑜素来恪守庶女本分,权当没瞧见,仍旧认真的摆弄着手中的骨牌。三太太和四太太再一次进行了眼神交流。

    秦氏如今到底是管家夫人,老太太总得给她留些颜面。巧妙避开锋芒,“你这身子骨着实需要进补,回头差人送些补品给你。再开了你的小厨房,准你自己开灶。”

    姜采忙恭敬推辞,“多谢老祖母心疼孙女。小厨房开了就好,补品就不用啦。前儿大舅舅差人送来的阿胶等物还未动过呢,待没有了再来跟祖母讨。”

    碧柳反应极快,撞着胆子插嘴,“姑娘,大舅老爷送来的阿胶还未等入库,张妈妈说她媳妇儿滑了胎作小月子,正要进补,便拿走了。”

    姜采内心满意,面上却露出了尴尬之色。本着息事宁人原则,又道,“还有三姨母赏的鹿茸酒呢,明日里拿出一坛来温着每日吃一杯也是够的。”

    碧柳继续壮着胆子,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插嘴,“姑娘,妈妈说前日里小儿子办差路上不甚摔了,伤了筋骨正需要活血,便也拿走了。”

    很好。姜采抓准时间沉默了,低头抿唇不语,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老太太额头青筋浮现。连亲家送来的东西都被这张妈妈吞了,还有什么她不敢干的?鹿茸酒虽算不得尊贵,可是寻常人家都不舍得用来涂伤患处,她一个下人竟然拿去给儿子涂伤了的筋骨?三太太和四太太忍不住内心雀跃了。这秦氏明摆着苛待姜采,将姜采乳娘一家贬去庄子,并安插了自己的人放进了姜采的院子,为虎作伥。

    老太太最重规矩,姜采这无意的一状告的好啊!果然老太太罗下脸来,“现下去将那张妈妈叫到我跟前儿来,我倒是要看看是个什么人物,竟摆起了主子款儿!”

    老太太养尊多年,面上鲜少插手庶务,更鲜见亲自处罚下人。三太太和四太太心头一惊,继续看戏下去恐怕也被迁怒。三太太给四太太使了一记眼色,四太太眼珠一转,脆生生的开口道,“母亲快且息怒,左不过一个没颜色的奴才,于她计较什么?只叫采姐儿回去好好整顿一番,若是年轻脸皮薄,抹不开面子训斥。就叫三嫂陪着!”

    三太太不妨四太太说出这句,猛地瞪圆了眼睛去看她。有火却又发作不得。四太太权当瞧不见一样,“这偌大的府邸,大嫂一人独挡。庄铺生意,钱财人事,各府礼尚往来样样都得操持,难免一两处有所疏忽。那起子蛆了心肠的下人们,钻着空气欺主也是有的。老太太不必这般认真计较。三嫂从前也管着府里的人事,莫不如也叫她帮衬大嫂子一把。趁此机会整顿整顿内宅。咱们这府上吖,是时候要管一管了。”

    素日里众人皆知三太太和四太太关系好,四太太这样帮三太太说话,明摆着三太太存了想要抢人事权的心思。老太太最不喜争强好胜者,这话说出来,老太太心里头怎么想?三太太心中暗骂,面上去却仍旧淡淡的,“四婶这是折煞我了,我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协理内宅。只是作为长辈,合该帮衬采姐儿一把倒是应该应分的。”一面说着一面上前握住了姜采的手,“这孩子自小懂事,又面善心软,不忍心苛责下人,便只一味的委屈自己。替孩子去立立规矩,倒是我这个做婶子的应该的,其他的倒是不敢了。”

    姜采和配合的回以微笑。三太太生的圆脸细眉,圆润讨喜。反观四太太,却是个痩条脸的厉害样子。

    当然最厉害的还是老太太,她将手往紫檀木大桌上一拍。“都莫要多言了,去将那张妈妈叫到我跟前儿来!”

    是时候该给采姑娘撑撑腰了,田妈妈忙不迭的领命去了。

    四太太讪讪的退到了一旁,三太太拍了拍姜采的手,以示安慰。三姑娘兴致勃勃,五姑娘却是眉头紧锁。姜采看过众人,作为当事人,忙进行一句补充式发言。“都是孙女不孝,累的祖母操心。”

    “好孩子,你的孝心祖母都知道。”老太太见姜采这么懂事更加心疼,真正不孝的另有其人呢,越发恼怒气秦氏来。

    丫鬟婆子们见老太太动了怒,忙上前来将牌桌收了。三太太和四太太也都各找了借口溜走。三姑娘被乳母强行拉走,内心里却是抗拒的。五姑娘早已经不声不响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时间老太太的屋子里就只剩下老太太和姜采。既然是整顿自己的下人,姜采便没有走开的道理。好整以暇的坐在老太太旁边,等着看一场好戏。

    不多时,那姓张的妈妈便被田妈妈领着进了门。

    这是个当差极不称职的下人,姜采重生这么多天,还是头一次看见她。

    这张妈妈中等身材,生的白白净净。穿了件青绫掐牙背心,挽着个低髻,攒着银钗,缀着宝石耳坠。冷眼一瞧,竟比老资历田妈妈穿戴还要气派。

    老太太见了,心里的火蹭的一下燃了起来。两只眼睛狠狠的瞪着她。

    张妈妈才新提到上房来,哪里见过老太太。又见姜采坐在一旁,心里自知大事不妙。吓的抖如筛糠,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给老太太磕头。

    老太太见她这怂包的样子,委实心烦。招手叫一旁的丫头将人提起来。声音冷冷道,“你就是在二姑娘院里当差的妈子?”

    张妈妈抖着声音回了一句是。

    老太太继续道,“你可知今日我为何叫你来?”

    张妈妈早就唬的魂飞魄散,又见老太太这般威严,哪里还能扛得住。又跪趴在地上,一叠声的告饶。“奴婢猪油蒙了心,没有好好侍奉姑娘。求老太太开恩,求老太太开恩!”

    姜采坐在一旁看她这样,觉得这场戏看的委实有些尴尬。对手未免有些太弱了,为了与原主性格不违和。她只得非常不适应的插了一句话,“妈妈莫慌,老祖宗只是寻你来问几句话而已。”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