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父亲大人
    说起来这英国公府姜氏,同镇国公府顾氏也算是沾亲带故。只是顾昭长了姜采10岁,素日里并没有太多交集。印象中只记得她是个羸弱多病、爱哭矫情的小姑娘。性情到底如何、可否婚配一概不知。倒似乎听二弟顾桓提过几次,自己却并未在意。

    如今看姜采这卧病在榻的样子,想来是这孩子突然引发了什么顽疾,一命呜呼,而她自己放不下太多尘事,雀占鸠巢重返人间了。顾昭的脑海里是有一些姜采的记忆的,只是这记忆并不全面。她只能知道个大概,似乎她这次发病,与继母所出的妹妹脱不了干系。

    深宅大院,总是少不得这种勾心斗角。经历了一世的风雨,顾昭早已厌烦透了。好不容易熬到了为人妻,为人母。只要安分拉扯孩子长大,做个和蔼的婆婆享享清福就好了。可谁知她却一下又被打到了待字闺中之时,借由着别人的身份要重新走一番曾走过的路。顾昭叹了一口气,有些恹恹的揉了揉眉心。

    一旁伺候的大丫鬟碧丝见状,心下以为姜采又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取了一件杏粉色绣百花穿蝶的薄披风披在姜采身上,“姑娘,窗边凉,仔细冻坏了身子。您也别总想着不开心的事了,待大少爷回来会给您做主的。”她语气温和软糯,很是恭顺。

    姜采抬眼去看她,见她容长脸,柳叶眉,一双杏眼满是温顺,左脸颊一颗泪痣,带了几分苦情相。

    “大少爷现下在京郊兵营训练新兵。几时才能回府?姑娘素来体恤大少爷,不愿意少爷被内宅俗世烦扰。就算少爷回来了,姑娘也会闷住不说。姑娘又惦记老太太上了年岁,不愿意她知道小辈们不合家宅不宁,又心疼老爷公务繁忙不想让他回了家后还不得清闲。这些年那秦氏一脉这般嚣张,不就是抓住了姑娘为了大家忍气吞声吗?”碧柳端了一碗桂圆红枣羹放在姜采面前的紫檀木雕花条形桌上,伸手点了点碧丝的额头,“姑娘心善,你就别再劝着姑娘忍气吞声了。没得让人欺负的过不下去。”

    碧柳声音爽脆,生的圆脸细眉,眉眼间就透着一股子爽利泼辣。姜采唇角弯了弯,拿了汤匙搅动着碗中的羹汤。

    看来原主是个无原则善良软弱的人,和她顾昭的性格还是相去甚远。

    “你少说两句吧。”碧丝给碧柳打了一记眼色,“忍一时风平浪静。”

    忍?那要看忍什么,怎么忍。既然现在她顾昭借由着姜采的身子活下去,那这后半生就是她的后半生。怎么做人,如何做事,她说的算。从此顾昭是姜采,姜采亦是顾昭。

    碧柳还要跟碧丝争辩,却被碧丝拉住,使了眼色让她去看姜采。见姜采顾自拿着汤匙喝汤,一言不发,碧丝也有些纳闷,顾自收了声。

    姜采凝眉,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生母过世后的种种遭遇。胸中的烦闷、委屈、隐忍和不甘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原主离世前的悲痛和绝望,她感同身受。顾昭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从不指靠老天和别人伸张正义。举凡自己受到不公,均会以雷霆手段回击。顾昭有舍不下的孩子想要照拂,姜采也有散不去的怨念要消除。既然得以重生,便是天理昭昭,要她自己来讨个公道。

    “现下几时几刻了?”姜采放下手中汤匙,问道。

    “戍正二刻。”碧柳看了一眼墙上的漏钟。

    时间还不算太晚,姜采点了点头又问道,“父亲可回府了?”

    “国公爷已回了,先去给老太太请了安,此刻正回书房要考校少爷们学问呢。”碧柳是琉璃阁内的小灵通。

    看着她的机灵样子,姜采想起了前世身边的贴身婢女流苏。嘴角微微扬了扬,道,“去厨房要一碗下火的羹汤,收拾一下,我们去书房看看父亲。”

    姜采有些畏惧英国公,很少主动去见父亲。碧丝有些惊讶,愕然半晌。碧柳却很是高兴,唱了一声诺,道,“奴婢这就去厨房给国公爷准备羹汤。”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拉碧丝,“姐姐快帮姑娘整理啊。”

    碧丝这才反应过来,忙上前去扶了姜采起身。许是坐了太久,又未痊愈。这一起身,姜采只觉得眼前一片金星。紧拉着碧丝的胳膊,停顿了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碧丝看她脸色苍白,无力眩晕的样子,心疼劝道,“姑娘身子并未大好,又是更深露重的,不若就不去看国公爷了。”

    “还是去吧,我委实担心姑祖母和姐姐还有焕哥儿。”姜采坚持。碧丝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扶着姜采去整理妆容,换了衣裳。

    碧柳去厨房取了一碗百合蜜枣汤,装在白瓷绘五彩花卉的小汤盅内,用黑漆团花雕绘小茶盘端了进来。姜采掀了盖子,见汤汁浓郁,色泽上乘,点了点头。又自取了安神香放在茶盅旁边,留了两个二等丫鬟看家,自带着碧柳、碧丝两个出了门。

    此时已至深秋,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夜风习习,带了几丝寒意。姜采因是大病初愈最是畏寒,临出门前手里捧了一只白铜錾花手炉。英国公的书房离姜采的院子有些距离,好在院子里每隔一段距离都放置了一盏琉璃罩的八角宫灯,每日里有专人点、熄。一过戍时,院子就被宫灯照亮,走起路来倒不费力。主仆三人,一盏茶的功夫便就走到了书房。

    守在门口的小厮福旺见了姜采,忙行礼问安,正要进门通报,却被姜采挥手拦住了。“父亲正在考校弟弟们学问,莫要叨扰了他们。我进去略坐下等一等,便是了。”

    福旺有些为难,支支吾吾,“小的还是进去禀报一声吧。”

    姜采在他的神色里似乎看出来点什么,更坚持不让他去。“不用,这里是内书房,父亲不会见朝中同僚亦不召见府上幕僚,无非是兄弟们在里面和父亲讨教学问。我进去也不妨事。”

    姜采是先夫人留下的嫡小姐,虽然素日里被秦氏一脉欺压的没了嫡小姐的派头。可下人们尤其是国公爷身边的下人还是不敢随意忤逆的。福旺虽然十分纠结,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诺诺退到一旁,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屋内。

    碧丝将厚重的湖蓝色门帘掀开,请姜采进门。方一进门,便听见内阁里面传来一阵说话声。虽听得不清楚字句,却听得见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姜采和碧柳四目对视,默契的屏住声音。放轻了脚步走到紫檀木绘青竹节节高的屏风旁。

    此刻屋内的声音听的异常清楚。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声音说道,“素日里先生偏心,说我们女孩子不用科举入仕,只要识字能填词做对,增增雅兴便好了。可女儿不觉得,大姐姐当年不正是因为女扮男装参加科考,写了一手好的策论文章,方才得了圣上的赏识,与先太子结缘的吗?”

    说话的正是英国公继娶夫人秦氏所出的四小姐姜淮。如今正是花蕊初绽的年纪,穿着一件葱绿色的对襟小褂,仰着一张稚气未脱的俏脸,天真又带几分得意的看向父亲。

    英国公捏着宣纸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纸上娟秀的小字写的十分工整。文章措辞结构不甚严谨,辞藻却十分华丽。若是以策论来评,对于实时的见解有所偏颇,算不得是一篇好文章。华而不实。可小女孩用来书法书法情怀,倒也可圈可点。只是英国公府出了一个太子妃已经足够保得住姜氏荣华了,其他的女孩子锦上添花小有才情便好。若要再出什么皇妃、贵妻,大可不必。姜淮好学上进是好事,可若心思太多了恐怕会招灾祸。

    英国公眸色一沉,想着要说教女儿一番。可对上孩子充满渴望的天真目光,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话锋一转,说道,“华姐儿的文章写的极好,引经据典恰到好处,行文也有章法。只是,你如今年纪尚幼,还不该写这种大文章。读好四书五经,扎扎实实打好基础才是正经。”

    姜淮觉得得了父亲的夸赞很是高兴,继续又道,“女儿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庄先生说过了这个冬天就要南下养老,眼瞧着家里头就没有先生教书了。可女儿不想没有书读,听说宫里头的公主、郡主们也都能在太府里读书呢?公主们都要伴读呢,父亲能不能找姑祖母和大姐姐说说情,也叫女儿进宫读书。女儿也想多学知识,以后做个像大姐姐那样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

    英国公默然。他似乎需要好好跟秦氏聊一聊了。

    “你为何只以大姐姐为榜样,却从不提二姐姐?”英国公将姜淮的文章放置在桌上,意味深长的看着姜淮。

    姜淮觉得父亲的目光有些阴沉,心下打了个突。很快反应过来说道,“祖母常说,大姐姐是这府上最出类拔萃的姑娘。女儿自是首先要以大姐姐为榜样。二姐姐为人恭顺贤良,女红极好,女儿自然也是要以她为榜样的呀。只是……比起女红、烹饪那些女孩子的玩意,女儿更喜欢读书写文章,自然更偏向于大姐姐一些。”

    “你二姐的骑射功夫在京城贵女中也是可圈可点的。”英国公仍然目光直视姜淮。

    姜淮心里头有些不高兴,母亲说的极对,父亲即便对她和弟弟千宠万爱,都还是更器重先夫人梁氏留下的一对儿女。她忍着心中的不甘,撒娇道,“爹爹,您不疼我了。二姐姐总是仗着武功好就欺负我,您还要我跟她学,学什么呀!”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