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解脱办法
    季安宁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翻看着父亲保留下来和母亲的照片,看着他们年轻的时候,每一张照片里都溢满了浪漫和爱情的气息,季安宁一边看得泪流满面,一边也能理解母亲最终离开人世的无奈了。

    爱情让人变得坚强,有时候,也会让人变得脆弱,它就是一把双刃剑。

    合起照片,季安宁倚坐在床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清晨。

    季安宁下楼的时候,她听见了楼下欧阳梦悦的声音在说话。

    “那就请这位程少爷过来做客吧!我很想多了解他一些。”

    季安宁一惊,她加快了脚步走下来,看见欧阳梦悦的对面,正是她的父亲欧阳步荣,他的表情也有些惊讶。

    “小悦,你真得想了解程阳?”

    “我和他聊过,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我想和他做朋友。”欧阳梦悦说话的时候,脸上虽有笑容,却显得十分平静,并没有打心底散发出那种欣喜期待感。

    “好,那我一会儿联系程家的人,邀他们今天晚上来家里做客。”

    “嗯,好。”欧阳梦悦点点头,她看见季安宁下了楼,她笑道,“姐姐,我在等你一起早餐呢!来,今天我们的早餐在花园里。”

    欧阳步荣也回过头,朝季安宁道,“我要陪爷爷去一趟医院做定期的检查,你们两个人在家里吧!”

    “爷爷的身体怎么了?”季安宁关心问道。

    “也没有什么,就是每年定期的检查,他听说你的婚礼快定日子了,有些着急着身体嘛!”

    季安宁心头一暖,点点头道,“好,那我在家里陪着小悦。”

    早餐在花园里摆设,一座十分时尚的乳白遮阳伞下来,旁边有新鲜的玫瑰花香,清晨下,这样的一顿早餐令人胃口大开。

    季安宁切着面包,思索了好一会儿了,她还是抬头看向对面的妹妹,“小悦,你真得对那个程少爷感兴趣吗?你可不要意气用事。”

    欧阳梦悦捧着一杯牛奶,脸色也有些无奈和痛苦,“我知道,可是我需要找到一个办法来忘记你大哥,我想试试,除了他,我会不会再爱上别人。”

    这样的欧阳梦悦真得令季安宁很心疼,她突然有一种很想要大哥交一个底的感觉,到底真得一丝也不喜欢她的妹妹吗?她爱得好可怜。

    经历过爱情的伤害,她明白那种爱而不得的痛苦和不甘心,也知道,彻底的爱上一个人之后,不管身边再有多优秀的人,内心里都不会再接受。

    所以,到头来还是徒增烦恼。

    “姐,你别担心我,我总能找到一个办法忘记他的。”欧阳梦悦勉强乐观的笑着。

    季安宁点点头,早日再遇上让她倾心的男人。

    吃完早餐,两个人一起在庄园里散步,散完了步,欧阳梦悦昨晚失眠了一晚上,这会儿有些困了,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季安宁来到顶楼的一处茶棚下,她准备打电话给宫雨泽,想到这两天他肯定在查着那杀手的事情,她想了想,先拔通了季天赐的号码。

    “喂,安宁,怎么了?”那端季天赐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仿佛也没有睡好似的。

    “大哥,你没事吧!”季安宁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  季天赐应了一声。

    “没事就好,我听你的声音,好像你熬了一夜没睡似的。”

    季天赐在那端轻笑一声,“对,昨晚开了一个视频会议到很晚才睡。”

    “你要注意休息,别熬夜了。”

    “好,我会的…”季天赐说着,沉默几秒问道,“你妹妹怎么样?”

    “哥,你可以跟我说句实话吗?抛开两家的恩怨,你觉得小悦怎么样?你真得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吗?”季安宁紧紧的握着手机,朝他寻问道。

    “她怎么了?”季天赐反问过来。?“小悦她现在过得很痛苦,我看她昨晚又失眠了,还打算…”季安宁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大哥。

    “她打算做什么?”季天赐的声线倒是沉几分。

    季安宁叹了一口气,“她上次在宴会上结识了一个姓程的少爷,那少爷对她很感兴趣,小悦打算试着看会不会爱上他,来结束对你的感情。”

    电话那端,季安宁听到一片沉寂,她心想,对大哥说了这些,大哥也不会在乎吧!

    过了好一会儿,季天赐苦笑了一下,“是吗?她打算这么做?”

    “对,我爸会约这个程少爷今晚来家里做客,可能有意要撮合他们在一起,是小悦主动提出来的,我觉得小悦这样做有些傻,我担心她会冲动之下做出一些决定,必竟她现在处于不太理智的状态下。”

    “你劝劝她,让她不要做傻事。”

    “我劝了,没什么用。”说完,季安宁的手机传来了另一个电话的接入,她忙道,“哥,我先不和你说了,我接一个电话。”

    “好!”季天赐在那端挂了。

    季安宁拿起手机一看,是宫雨泽打进来的,她心头一甜,接起,“喂!你起床了吗?”

    “嗯,早起了,等着你打电话给我,没有等到,我就只能主动打给你了。”宫雨泽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一丝迷人的味道。

    季安宁扑哧一声笑起来,“我还想着要给你打电话的,可想了想你应该没有起床,怕吵到你睡觉,怕你有起床气,怪我呢!”

    “怎么会?不管你什么时候骚扰我,我都不会生气,更不会怪你,  欢迎你随时随地的骚扰。”

    季安宁嘴角的笑意上扬,“我才不会骚扰你呢!”

    “等我把这些事情调查完,我们就举办婚礼,让你成为我的新娘,然后,让我明正言顺的骚扰你。”

    季安宁嗯了一声,“好,那我等着,晚上要来我家里吃饭吗?”

    “不了,我晚上要处理工作,怕去了你家,我会忍不住的想把你带回来。”

    “那行,你也别太累。”

    “不累!”宫雨泽说完,仿佛拿开了电话,在听他的林助叶森汇报着什么,他再出声的时候,语气温柔之极,“我先处理点事情,晚点再聊。”

    “好。”季安宁说完,挂了电话,心里忍不住的绷住了心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