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0章激动入院
    宫雨泽伸手敲了一下门,然后推开,季天赐和季安宁都站起了身,看着走进来的一对父女,走进门来的欧阳家族的人表情震惊,欧阳步荣没想到,季天赐也在这里,还有一个年轻女孩。

    然而,他没有回头看身后女儿的表情,欧阳梦悦的脸上此刻,撤撤底底的呆愣住了,同时,又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激动和喜悦,原来,宫雨泽竟然是来引导着他们见面的人。

    季安宁的眼眶也微湿,她和欧阳梦悦目光含泪相望,但她的目光还是转移到了欧阳步荣的脸上,她的生命里,父亲这个角色缺席太久了,如今,终于填补了。

    季天赐的目光微微扫过欧阳步荣,紧接着,复杂的落在了欧阳梦悦的脸上。

    欧阳梦悦的目光也正望着他,两双目光在空中碰触,欧阳梦悦只触上几秒,便垂下了眸,盯着自已的脚尖在看,她没想到,这么快就见了。

    她完全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而且,还是在父亲的面前和他见面。

    “欧阳先生,你好,我是季天赐。”季天赐上前伸出了手。

    欧阳步荣对于季家的人,有着一种歉意,他也伸手握住了季天赐的手,“你好,季先生。”

    说完,欧阳步荣的目光移到了旁边季安宁的脸上,刚才他震惊于见到季家的人,可此刻他的目光仔细的打量着季安宁的时候,内心的震惊比刚才更甚。

    “这位是…”他的声线里已经有了一丝不稳,仿佛在压抑着一股激烈的情绪。

    季天赐伸手轻轻的揽了一下季安宁,“这是我的妹妹,季安宁,同时,也是宫雨泽先生的未婚妻。”

    欧阳梦悦听完,瞬间瞠大了眼,她突然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也替季安宁感到欣喜之极。

    “你也姓季?”欧阳步荣的目光望着季安宁,听到她姓季这句话,内心竟有千言万语在涌动,季家的女人都长得漂亮。

    季安宁强忍着内心的情绪,她点点头,“对,我姓季。”

    欧阳步荣只当她是季家别得子孙,便含首微笑道,“你很像我一个故人,你得父母是谁?我也许认识。”

    这句话,让季安宁瞬间眼泪夺眶而下,她捂着嘴,竟答不上来。

    宫雨泽就在她的身边,他健臂一揽,把她按在怀里,给她提供哭的胸膛。

    季天赐也不知如何才不唐突的提起季安宁的身世,这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爸,她是季雅的女儿,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她是您的女儿。”

    欧阳梦悦的声音如一道晴天响雷炸在了欧阳步荣的胸口处。

    他整个人剧烈一颤,他回头看向女儿,然后目光再次落在了季安宁的脸上,瞬间红了眼眶,“你是…你是小雅的女儿?”

    季安宁听到他这般的唤母亲,她一双泪眼看着他,无比确定的点头。

    季天赐在一旁启口,“对,她是雅姨留在世界上的女儿,同时,也是你的女儿,我们这次来,就是让安宁见见你。”

    季天赐的语气还是有些冷淡意味,这令旁边的欧阳梦悦俏脸微微泛白。

    “你叫安宁?”欧阳步荣的声音微微颤着。

    “对,我叫季安宁…”季安宁的点头,强忍泪水。

    “原来小雅竟然给我生了一个女儿…”欧阳步荣的情绪过于激动,竟令他浑身都颤抖起来,紧接着,他捂着胸口,脸上又涌上了痛苦之色。

    这时欧阳梦悦惊呼一声,“我爸有心脏病。”

    这句话,令在场的人都惊了起来,季安宁第一时间扶住了他,身旁欧阳梦悦也冲过来,扶住了他。

    “爸,你别太激动,你先休息一下。”

    “需要送医院吗?”宫雨泽在一旁寻问道。

    这时,欧阳步荣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没事,没事…”

    说完,他赶紧扭头看向扶着她的季安宁,看着这张秀气的脸,他顿时老泪纵横,竟激动得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爸,你别激动了。”

    季安宁也担心,但她不能像欧阳梦悦那般随意的叫他,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叫他。

    而这时,欧阳步荣又喘了起来,紧紧的抚住胸口,像是在忍受着什么痛苦似的。

    季天赐的目光望向欧阳梦悦那焦急担忧的脸,他启口道,“要不,还是去医院吧!”

    “好,去我家医院。”欧阳梦悦也同意。

    季安宁没想到欧阳步荣有心脏病,她急道,“快送去医院吧!”

    欧阳步荣此刻心脏的位置真得很痛,季安宁的身份令他回忆了太多过往,以至于心脏一时无法承受。

    宫雨泽和季天赐立即扶起他出门,身后欧阳梦悦和季安宁赶紧跟上。

    欧阳梦悦让司机把车子开到了门口,当把欧阳步荣扶进车里的时候,欧阳梦悦自然坐了进去。

    “我陪你一起。”季安宁打算坐进去。

    这时,季天赐拦了她一下,出声道,“还是我坐这辆车吧!你和雨泽跟上我们就行。”

    季安宁心想,季天赐陪着会更好,万一出什么事情,他比她更能应付。

    欧阳梦悦的目光也闪过一抹感动,季天赐拉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

    宫雨泽带着季安宁在随后跟上,直奔欧阳家的私人医院。

    欧阳梦悦在路上就联系了欧阳步荣的主治医生,这会儿,他们正等候在门口,欧阳步荣刚到就被扶上了推车。欧阳步荣原本就因以前落下了较严重的心脏病,平常过着平静无波的生活,他倒是没怎么犯病了,但这次,他却因为看见季安宁,一时情绪波动厉害,以前的种种疯狂的涌上,内疚,悲痛,遗憾,无力,

    情绪交加,导致心脏抽疼得厉害。

    医生立即推着欧阳步荣进入了一间手术室里,替他做检查,宫雨泽和季安宁还没有到。

    走廊里,突然之间,就只有欧阳梦悦和季天赐了。

    季天赐的目光落在欧阳梦悦担忧的小脸上,他哑声安抚了一声,“你父亲不会有事的。”欧阳梦悦抬头看向他,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她的目光回到冰蓝色的门里,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