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2章 冷酷赶人
    宫雨泽从季氏集团回到他的公司,他的心情有些凝重,季天赐跟他所说的一切,他也在考虑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季安宁。

    他想了一路,终于,他还是做了一个决定,告诉季安宁真相,如果欧阳家族接受不了她,或者知道她的存在,想要对她做什么,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拦下这些人对她造成的伤害。

    他曾经说过,再也不会骗她,他必须做到。

    到达公司,进电梯的时候,宫雨泽拿起手机拔通了季天赐的号码。

    “喂!”那端季天赐的声音传来。

    “季大哥,我不想骗安宁。”宫雨泽朝他说道。

    季天赐在那端轻叹一声,“我意料到你不会听我的,好,那你告诉她吧!晚上我会再祥细的告诉她一切,你好好安抚她的情绪。”

    “好!”宫雨泽应声,也挂断了电话。

    办公室里,季安宁处理完了手里的工作,心弦便绷紧了,她一直在等,等着宫雨泽回来,等着他把她想要的知道的一切答案带回来。

    这时,门外传来了轻敲门声,紧接着,宫雨泽的身影从外面推门迈入。

    季安宁的目光充满了期待和不安的看着他,但表面上她没有立即追问,只是笑问一声,“你回来了。”

    宫雨泽看着她这副暗含期待的表情,他不由有些心疼。

    “你找到我哥了吗?你们聊了什么啊!”季安宁假装不知道他去找季天赐干什么。

    宫雨泽伸手握起她的手,轻唤了一声,“安宁,你想知道关于你父亲的事情吗?”

    “想,我想,我大哥告诉你了吗?”季安宁心生期待。

    “嗯,他告诉我了,全都告诉我了。”宫雨泽点点头。

    “那我爸爸…”季安宁的眼泪瞬间涌上来,她最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马上就可以得到结果了。

    “他还在世。”宫雨泽把她最想知道的一个消息说出来。

    季安宁顿时激动的捂着嘴,“什么?他还在世上?他…那我可以见他吗?可以吗?”

    宫雨泽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却一时不忍心告诉她更多,他点点头,“只要你想,当然可以。”

    “我想见他,我很想见他。”季安宁点点头,泪眼模糊。

    “好,我会带你去见他。”宫雨泽答应她,也许,他不该告诉她更多,他只要让她知道,父亲在世就好。

    季安宁伸手抱住他,埋在他的胸膛上哽咽道,“谢谢你,雨泽。”

    “该谢你大哥,他终于说出你父亲的下落了。”

    “他在哪里?他是谁,他叫什么名字?”季安宁一脸激动的问出三个问题。

    “他叫m国,他叫欧阳步荣,他手里经营着一家m国有名的国际金融公司,你的父亲,是一个商界名人,也是一个富裕家庭的人。”

    季安宁微微瞠着眸,这一点,她还真得没有意料到,在她的心里,不管父亲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她已经完全没有要求了,只要他还在世就好,只要她有生之年还有见他一面就好。

    宫雨泽轻轻的抬头拭去她脸颊处的泪水,安慰道,“别哭了,我会按排你们见面的,开心一点,我带你去吃午餐。”

    “嗯!好,我很开心。”季安宁也伸手抹了一把脸,内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

    季氏集团,季天赐坐在办公室里,神色透着沉思,他原以为可以守住季老爷子临终前的秘密,原来,他还是没有办法做到。

    “老爷子,对不起,我失言了,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安宁受到委屈的。”季天赐喃喃出声,想到一件事情,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自言自语般的出声,“我答应你,我会和欧阳家族的人保持距离。”

    说完这句话,季天赐的眼底闪过一抹冷酷之色,他是时候该让欧阳梦悦离开这里了。

    即然季安宁迟早会找到欧阳家族,那么欧阳梦悦就没有必要再纠缠他了。

    季天赐按下内线,拔通了欧阳梦悦办公室的号码。

    “喂,你好。”欧阳梦悦清甜的声音传来。

    “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季天赐的声线已经冷淡了下去。

    办公室里的欧阳梦悦微微一怔,她有一种,她是不是哪里又惹到这个男人的想法,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感情一般。

    欧阳梦悦走到总办室的门口,敲了敲,里面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嗓音,“进来。”

    欧阳梦悦推门进来,看着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她先微笑了起来,“季总,您找我有事吗?”

    季天赐长睫一掀,剑眉冷冷的横呈着一抹锐利,他声线冷沉道,“欧阳小姐,从今天起,你不必再来我公司上班了,我们之间的约定结束了。”

    欧阳梦悦看着男人面无表情的脸色,她的心狠狠的击打了一下,她目光微瞠道,“可是…我们不是说好一个月的吗?这才半个月不到…”

    “欧阳小姐,你这是你的游戏,我不参与,我想什么时候让你走人,你就什么时候走人。”

    “为什么?”欧阳梦悦的俏脸有些涨红,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现在可以直接离开,离职手续不用办,走人就是。”季天赐并没有抬头看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在翻看着一份文件。

    欧阳梦悦呆了几秒,眼眶蓦地一红,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悲伤,但她还是保持冷静的看着他,“我可以走,但我们之间的约定没有完成。”

    “我会选一个时间,带安宁回你们欧阳家,见你的父亲,只是这是我季家的事情,不用你来参与。”季天赐最后这句话,更是透着无情之色。

    欧阳梦悦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她的心更不知道为什么情绪,紧紧的揪着,发紧,发疼。

    “真得吗?你会带她来见我爸?”欧阳梦悦确问一声。

    “会。”季天赐低沉的应她一声。

    欧阳梦悦明白了,只是,她没想到,季天赐会用这么无情的方式,直接驱逐她离开。好像他们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