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5章 允诺寻父
    还有什么比情话和礼物更能感动人呢?外人只道总统先生严肃正经,行事雷厉风行,可在家里,他说得情话,是她听过最多的,这样的总统先生,只有她能看得见。

    楚悦心头感动,轻轻的推了推他,“去处理工作吧!晚上就不要加班了。”

    “嗯!”席锋寒一边说,一边却有些依依不舍的抽开了手,走向楼梯的时候,目光还在楚悦的身上。

    楚悦也微微仰着头,打量着她光芒万丈的丈夫,在他的面前,她愿意和所有的国民一样,崇拜他,敬仰他。

    宫雨泽在总统府侧门的喷泉池找到了散步的季安宁和席泱。

    季安宁看见他来了,俏脸便不由的泛起一抹潮红,有他在,她感到温暖心安。

    “雨泽哥哥,你陪着嫂子逛吧!我好像还有作业要做呢!”十四岁的席泱,可是十分有眼力劲儿的,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做小灯泡了。

    “好,去吧!”宫雨泽喜爱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真是小精灵鬼。

    席泱离开,季安宁不由赞道,“小公主真可爱。”

    “可不是,我们家族的女孩子都十分可爱,当然,你也一样。”宫雨泽的目光深邃的落在她的身上,真心的赞着。

    季安宁羞赫的垂下眼睫,然后想起一件事情,她不由抬头问道,“上次在m国,你分明和你妹妹在一起吃饭,为什么假装像是情侣一样?你是不是故意在气我的?”宫雨泽顿时有些慌,真正明白了什么叫自作自受,秋后算帐的后果了,他只能笑着求原谅,“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却还是有些埋怨道,“那会儿我也吃醋极了,你不是和你哥也表现出情侣的样子吗?你知

    道我那会儿的心里可不好受呢!”

    季安宁不由扑哧一声笑起来,“那算扯平了好吗?”

    “嗯,扯平,不过,我妹妹爱闹,她故意说要和我假装情侣的,必竟那是一家情侣餐厅。”

    季安宁立即又笑起来,“你妹妹还真爱玩。”

    “她就是一个爱玩性子,所以,我爸妈总拿她没办法,这会儿又不知道疯到哪里去了。”宫雨泽想到妹妹,有些头疼,但更多的,还是一份宠爱。

    季安宁开始期待着和这个小姑子见面了,季安宁牵着她的手道,“走,我带你去一个花园里,那是我小时候和妹妹们最爱玩的地方。”

    “嗯!好!”季安宁点点头。

    一边走,宫雨泽便讲诉着他们小时候的事情,季安宁十分感兴趣,同时,听到他的童年那般的充实而快乐,她仿佛也能感染到一般,她替他高兴。

    “安宁,你从未和我说起你的父亲,你父亲在哪里?他可以来参加你的婚礼吗?”宫雨泽回头,低沉而轻柔的寻问道。

    季安宁的脸色微微一呆,她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父亲在哪里!”

    “你外公没有跟你说过他?”

    “我外公好像很恨我父亲,我妈离世,也和我父亲有关,所以,即便他不在了,他也没有告诉我,我父亲是谁,他在哪!”季安宁叹了一口气,大哥也似乎不打算告诉她。

    宫雨泽的心好似被拧疼了一下,他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入怀里,“那你想要找到你父亲吗?”

    季安宁轻轻的贴在他的胸膛上,轻应了一声,“想,我做梦都想知道我爸爸在哪里,特别是今天看见你舅舅和小泱的画面,我更想知道他在哪里。”

    “只要你想知道,我替你找好吗?”宫雨泽低下头轻吻了一下她的发丝。

    季安宁惊喜的抬头看他,“你真得愿意替我找我父亲?”“我愿意替你找到他,只要你想见他,我想,你出嫁的时候,他做为父亲应该参与你的婚礼。”宫雨泽知道季安宁是一个自骨子里透着善良的人,即便她的人生遭遇了那么多的不幸和悲伤,她依然像是迎风

    而长的花朵,她该更加幸福的。

    “我问过我大哥,可是他答应过我外公,不肯告诉我,如果我能找到我爸爸,我还是想要见他的,不管当年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想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他是谁…”季安宁的眼眶里泛起了一丝泪花。

    宫雨泽轻轻的替她拭了去,应诺道,“好,我替你找到他。”

    书房里,楚悦拿着托盘端着一杯茶,莹白精致的杯子里,清丽色的茶水散发着阵阵茶香,席锋寒从文件里抬起头,嘴角轻扬一抹微笑。

    楚悦把茶水放下,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拿起一本未看完的书,一边看一边陪伴着他。

    席锋寒执起杯,茶香四溢,这辈子,他最爱喝的,就是她泡得茶,因为这杯茶里,不止是茶,还是她的情,和用心。

    “什么时候,我想去看看儿子。”楚悦抬眸,必竟是亲自的,送走半年多了,她想念极了。

    “想什么时候去?”

    “你若陪我一起去的话,就等着你按排时间,如果我一个人的话,我想尽快去。”楚悦抬头望他。

    “好,等我近两天按排一下时间,去做一个示查,顺便看儿子。”

    楚悦不由笑着摇摇头,“你这样可要伤你儿子的心了。”

    “他可是要接我的班的人,自然得好好培养缎练,欲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席锋寒的眼底虽有心疼,但做为父亲,做为一个国家的总统,他必先舍其私人感情。

    楚悦心疼他,也心疼儿子,出身王室,自出生那一刻,便注定了他以后的路,没有其它的选择,也没有退缩的机会。

    席锋寒看穿她的心里,起身,坐到她的身侧,揽她入怀,“放心吧!我们的儿子绝对不差。”

    楚悦眼底也有一份自豪,“我相信他。”

    傍晚的总统府,染上一丝金光,美容美焕,又透着一份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从这里,可以看见那座巨大的广场,那里旗帜飘扬,说不出的壮观宏伟。幽静而整齐的青石路上,宫雨泽牵着季安宁走过,旁边的钢琴室里,传来了席泱欢快的钢琴声,这一刻的傍晚时分,温馨,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