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 季天赐震怒
    www..cc,最快更新贴心萌宝荒唐爹最新章节!

    苏姗也感觉奇怪,但是,即然老板发话了,她朝乔罗道,“那我们先回去吧!”

    乔罗刚走几步,回头朝欧阳梦悦道,“我中午可以过来看你吗?”

    “好的,谢谢。”欧阳梦悦朝他点头应声。

    乔罗和苏姗关门离开,季天赐在她的身边坐下,他看着旁边苏姗放在托盘上的冰袋,他伸手拿起,欧阳梦悦查觉到他的动作,便微微瞠着眸,然后,就感觉到肿起的左脸颊上有冰凉的触感。

    他…他竟然亲自给她敷脸了?

    “你想跟我说什么?”季天赐的目光仔细的打量着她肿起来的脸蛋,低沉启口问道。

    欧阳梦悦想到那个女人骂得话,就握紧了拳头,“那个女人说得话太难听了,她竟然骂我姐的母亲…是…是小姐…还说勾引了她的老公…简直是胡说八道。”

    季天赐听完,脸色也阴沉了几分,“她还说什么?”

    “她说她要找她们算帐,还说安宁姐姐的身上流着…流着野男人的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梦悦生涩的问,这些话她连说出来都觉得愤怒。

    季天赐的目光闪过一抹怒火,他有一种预感,这个女人闹到公司里来,背后肯定有人指使,而这个指使者他大概知道是谁了。

    “不要听这些人胡说,安宁的母亲是在她出生三个月就去世了,抚养她长大的是她的养母,而她的养母已经过世了。”季天赐平静的回答道。

    欧阳梦悦的疑惑也瞬间解开了,原来是养母,难道那个女人骂得说姐姐的养母吗?

    “太可恶了,她会遭到报应的。”欧阳梦悦咬着唇愤愤不平的说,却因为说得咬牙切齿,顿时扯到受伤的这边脸颊,她疼得嘶了一声。

    季天赐原本就温柔的动作,瞬间顿了顿,再敷上去,动作上更加的小心了一些。

    敷了一下,欧阳梦悦的痛苦也减了不少,她只是不好见人,护士过来给她拔了针,医生过来检查她的耳膜,而她这会儿已经能正常听话了,没什么大碍。

    “小姐,您可以离开医院了,回去多敷一下脸,明天应该就能消肿了。”

    “谢谢医生。”欧阳梦悦点点头,她下床的时候,由于躺得有些久了,加上头晕她晃了一晃,伸手往前面一抓,便抓住了季天赐的手臂。

    她意识到抓到的是他,她赶紧讪讪的抽了手,她套进高根鞋,站起身来,伸手轻遮住肿起的脸。

    “我送你回去休息,你想休息多久都行。”季天赐平静的启口道。

    “不用,我不想回去休息,我想工作。”欧阳梦悦不想落下了工作。

    “这个时候,你还逞什么强?”

    “我没有逞强啊!不过就是脸肿了一些,不会影响我工作的。”欧阳梦悦就是不想回去呆着。

    季天赐拧着眉,有些命令道,“我说了,你可以回去休息。”

    欧阳梦悦也挺犟的,她摇摇脑袋,“不用,我们回公司吧!”

    “这是你自已拒绝的,别说我虐待你。”季天赐轻哼一声,率先推门出去,当他走了几步,想到她还是一个伤者,他转身等着她。

    欧阳梦悦走到他的身边,勉强笑了一下,“我又没有说你虐待我。”

    季天赐不想再说什么,但是,他开车之后,他的车子却不是回公司的,而是回她的别墅的方向。

    “喂,季总,我说去公司的。”欧阳梦悦小声抱怨了一声。

    “回去休息。”季天赐不容置疑的说道,看着她肿起的半张脸,根本不能见人。

    欧阳梦悦只好接受按排了,只是,她才发现这个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霸道呢!

    把欧阳梦悦送到家门口,季天赐就离开了,同时联系到警方,他要亲自去看看打欧阳梦悦的那个女人。再说蓝莹,她正在车里等着梁春花闹完出来,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她就看见一辆警车开到了季氏集团的大门口,从车里走出几名警员,紧接着,没一会儿,她就看见梁春花被警方带出来了,押送进了警

    车里。

    蓝莹吓了一大跳,同时,也有一种不安涌起,难道梁春花真得打伤了季安宁?她慌乱之中,便在警车离开的时候,她立即就跟上去了,此刻,她还在警方的外面等着,不敢离开。

    梁春花也吓得要死,  头一回被押到警局里来,她真怕自已惹出什么事情来。

    季天赐到达,警方也深知他的身份,便十分客气的迎他到了警方一间审训室里,而在两名警员的陪同下,把梁春花给带出来了。

    梁春花看着警方的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颀长高大,气势慑人的年轻男人,她立即吓得有些腿软了,脸色也惨白着。

    “梁春花,你老实交待,你今天去季氏集团想干什么?”警方立即喝问一声。

    “我…我去找人,找一个叫夏安宁的女孩。”

    “你找这位夏小姐干什么?”

    “她的母亲勾引了我老公,我找她母亲对质,警方同志,你们可得为我做主啊!她的母亲害得我和我老公现在要离婚了,你们接不接受这样的案子啊!”

    警方立即怔愣了几秒,这时,季天赐冷哼一声,“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话,你凭口胡说,还打伤我的员工,你最好交待情楚,否则,我会起诉你。”

    “你…你是谁啊!你凭什么告我?”梁春花畏惧的看着季天赐。

    “这位季先生是你要找的那位小姐的大哥,他也是季氏集团的老板,你刚才打伤得是他的助理。”警方说道。

    梁春花立即吓了一大跳,眼前这位男人就是那栋大厦的大老板?而且还是夏安宁的大哥?怎么可能,夏安宁怎么会有这么财大气粗的大哥?

    “我找得是夏安宁,他姓季,怎么可能?”

    “现在我妹妹的名字叫季安宁,你先辱骂她的母亲,现在又错伤我的助理,这件事情你不说清楚,这官司你吃定了。”季天赐目光冰冷的怒视道。梁春花立即脸色刹白,沉默了,这件事情原本也不是她的主意,是蓝莹的,现在,她错伤了人,可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