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6章身份尊贵的男人
    第1386章身份尊贵的男人

    颜洛依有一种立即想离开这里,最后,把这个偶遇的机会抹杀掉,她想背弃义父的叮嘱,因为她不能平白的去伤害一个陌生人。

    颜洛依逞强着站起身,刚才她是故意崴脚的,只是没想到,这个故意变成了真得伤到了脚裸,她深呼吸一口气,真得想要离开。

    潘黎昕见不需要他帮忙的女孩,他的目光也平静准备目送她离开。

    然而,颜洛依的逞强却只让事情越发的糟糕,她才刚走几步,脚下一滑,她整个人往前倾倒。

    “啊…”颜洛依本能的发出惊呼声。

    仅离她几米之外的潘黎昕情急之中,几步冲过来,在颜洛依要摔倒的前一秒,伸手搂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搂住了。

    颜洛依纤细后背直接撞在男人的胸膛上,紧紧的贴触着,她的呼吸微微一窒,属于一种男性的气息包围而来,好闻而干净的味道。

    “谢谢。”颜洛依在命运眷顾着她,让她顺利完成任务的时候,她却想要挣脱这样的命运。

    因为,这不是她想要的命运,即便是义父的命令,她想,也许还有其它的方式来报答义父,而不是接近这个男人。潘黎昕在搂着她的时候,只感觉大掌所箍住的腰身,宛如细柳,不盈一握。

    他的心弦震动了一下,他有些霸道的出声道,“别逞强了。”

    完,他俯下身,打横抱起她,颜洛依一张脸,也在这个时候,惊慌的抬起,清晨的阳光之下,她的面容干净秀美,她的眼睛清澈见底,宛如两泓清泉,把她的慌乱,错愕,紧张,都映在其中。

    潘黎昕的眸光微不可查的紧缩了两分,对着这张突如其来出现在面前的脸,有了一丝来自内心的震动。

    “不用,谢谢,请放我下来好吗?”颜洛依推了推他的手,想要拒绝这样的待遇。

    潘黎昕看着旁边走廊里,有一对藤椅,他径直抱着她走到椅子面前,把她给放坐在上面。

    颜洛依以为就这样他就会离开了,哪知道这个尊贵的男人蹲下身,修长白皙的手掌抬起她受伤的那只脚,正在查看。

    颜洛依的呼吸微微一窒,她咽了咽口水,急得想要拒绝,“先生,脏…”

    潘黎昕看着手掌之中,一只纤细圆润的秀足,宛如白玉般干净,何来的脏?

    “崴伤了,我建意你不要乱跑,至少休息一下,而且,这么高的高根鞋,还是不要穿了。”潘黎昕朝她道,他站起身,高大的身躯微微俯下,打量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

    “你在这里等着,我会让人送一双平根鞋给你。”完,他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想到这个女孩刚才逞强的样子,又加了一句话,“不准乱跑。”

    最后这句话,无端的有一种上位者发号施令的威严感。

    颜洛依在他这般的威严之中,竟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好。”

    潘黎昕走到院子里,找到一个服务员,因为是贺宅的佣人,认得他的身份,即然他的吩咐,哪里敢怠慢?

    立即就去给颜洛依找鞋子去了,而且,潘黎昕还非常准确的了脚的尺寸,想到这个女孩纤纤玉足,也不难把握。

    潘黎昕吩咐了佣人之后,贺凌初就派人过来找他,因为宫夜霄已经到了,请他过去会面交谈。

    潘黎昕径直就上了贺家二楼的一间议事厅里,宫夜霄父子在,以及夜凉宬都在,潘黎昕非常期待的迈步进来。

    同样尊贵不凡的身份,潘黎昕进来,便以非常谦恭的身份,和他们握手,坐下闲聊起来。

    颜洛依坐在椅子上,听着前厅的热闹,后院显得比较安静,她垂着眸,眼底闪烁着一抹的悲哀无奈。

    “姐,是您需要一双鞋子吗?”一位女佣过来寻问。

    “是的!”颜洛依点点头。

    女佣拿着两双平底鞋过来,“您试试看,哪双合适。”

    颜洛依试了一下,第一双就合适,她有些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穿这个码数?”

    “哪里是我知道啊!是副总统先生告诉我的。”女佣完,不由又多看她两眼,猜测着她和副总统到底是什么关系。

    颜洛依的心弦直挑了一下,没想到以他的身份,还会如此细心的关心一个陌生人。

    “谢谢。”颜洛依朝佣人了一句,那佣人把她的鞋先取走了,喜宴结束之后归还给她。

    颜洛依站起身,果然轻松了不少,连走路都没问题了。

    吉时即将在十五分钟之后到达,宫雨宁的婚车自酒店出来,这会儿已经到达门外,贺凌初立即领着一伙高颜值的伴郎团,在院子里搭建的礼台上处等候他的新娘。

    整个花园非常宽敞,纯鲜花的台柱之下,轻纱飞扬,在在十二道台柱的后台,一架由纯鲜花编织出一颗心型的花台,非常大气喜庆。

    像征着爱情的浪漫与甜蜜。

    宾客们已然就坐,全是纯白色的椅子,排出非常长的一排宾客走廊,一条红地毯自大门口延伸至礼台之上,平整而宽敞。

    在为首之处的一张椅子处,潘黎昕修长的身影自旁边道迈进来,落坐在母亲的身侧。

    而这时,柳夫人不知道从哪里拉来了一位漂亮的官家姐,坐在她的身边,与她低耳聊天。

    看着儿子过来,柳夫人笑着介绍道,“黎昕,介绍一下,这位毛姐,你还记得时候妈带你喝过她的满月酒吗?”

    潘黎昕的目光看向朝他羞赫打招呼的女孩,他幽默的问一句,“妈,我几岁的事?”

    “呃!四岁吧!你记忆力强,应该还有影响吧!”柳夫人希望儿子不要拆她的台,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介绍他们认识的理由。

    “我最初的记忆好像是在五岁吧!”潘黎昕果然没给母亲面子。

    “总之,妈带你喝过毛姐的满月酒,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还亲过她。”柳夫人把关系拉得更近。

    毛姐的脸色微红,一双闪烁着的目光打量着潘黎昕的性感的薄唇,心想着,如果还能再被他亲一口,该多幸福。

    “妈,快到吉时了,我们还是安静一下吧!”潘黎昕朝母亲低声道。

    柳夫人立即握住毛姐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宴席后再介绍你认识我儿子。”

    “好的,阿姨。”毛姐完,又含羞带笑的凝视着潘黎昕,满眼的期待。

    六辆清一色的黑色千万级轿车的婚车,排在贺宅的大门口,二十辆红色喜庆的超级轿跑依次跟随,整个场面气派非常。

    在第一辆轿车里,宫雨宁捧着鲜花坐在第一辆车,她深呼吸一口气,轻捂着胸口,朝身边的古悦道,“有点紧张了。”

    “别紧张,你是最美的新娘子。”古悦安慰道。

    宫雨宁的目光望着窗外,看着那延伸至门口的红地毯,她想到在地毯的另一端,等候了贺凌初,她的紧张感又神奇的消失了。

    如果有一条可以永远陪伴在他身边的道路,她绝对毫不迟疑的迈上去。

    车门开启,潘丽微笑迎她下车,宫雨宁的视线被一层头纱遮住,这时,一只温暖熟悉的大掌牵住了她。

    这只从时常牵着她的大掌,是她最爱的父亲,宫雨宁犹记得时候父亲的怀抱,无论去哪里,只要她伸长手,父亲就会把她抱起来,不论是走多远的路,只要她不肯下来,父亲就稳稳的抱着她。

    现在,这只手牵着长大的她,把她送给另一个陪伴她,保护她,爱她的男人身边。

    宫雨宁的鼻子微微一酸,挽紧了父亲的手臂,一步一步迈在红毯 之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心萌宝荒唐爹》,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