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0章宋蓉蓉被调职
    她必须要吸引他的注意力。

    贺凌初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宋蓉蓉敲了敲门,主动进来打一声招呼。

    贺凌初低沉应了一句,“进来。”

    宋蓉蓉立即扬起甜美迷人的笑容走到他的面前,俯下身打着招呼,“贺总,早上好,我来报道了。”

    贺凌初抬头看她一眼,眼神里出现了一抹沉思,宋蓉蓉以为他是被自已的美丽吸引得失神了。

    她咬着唇,眼神里抛出一丝媚丝,想要缠住贺凌初。

    贺凌初声线平静的看着她道,“宋蓉蓉,我决定给你调职。”

    宋蓉蓉的心立即急跳起来,调职?难道贺凌初准备把她调到他的身边,做他的私人助理吗?就是那种可以参与他任何私生活的助理吗?

    “请问,您想给我调任到什么位置呢?”宋蓉蓉一脸期待的问道。

    “你先回办公室吧!一会儿人事部会通知你。”贺凌初朝她道。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宋蓉蓉的眼底闪过一抹惊喜,她转身开心的离开了。

    在宋蓉蓉离开之后,贺凌初拔通了人事部的电话,直接命令道,“你看看公司哪个部门缺文职人员,把宋蓉蓉调过去。”

    “贺总,这位宋蓉蓉不是刚应聘进您的办公室吗?”

    “她不适合这里,调离吧!”

    “好的,正好我这里收到几个招聘的邮件,应该有适合她的位置。”人事部经理回应一声。贺凌初挂完电话,便继续看文件,他刚才之所以看见宋蓉蓉陷入沉思,那是因为在画展的时候,宫雨宁因为她吃过醋,所以,他不想把她留在身边,免得宫雨宁什么时候

    来找他,见到她,再一次不开心。

    宋蓉蓉正在办公室里等着调职的通知,她的心里已经在憧憬着她成为贺凌初的私人助理,往后他出入那些高级场所的时候,她站在他的身边陪着他的画面。

    她心底不由暗乐起来,有这样的机会,如果还要陪他出差的话,那在酒店里,那她睡他的机会就更大了。

    等了快半个小时了,宋蓉蓉终于等到了人事部的电话。

    “宋小姐,我们刚接到通知,你被调任了。”

    “哦!我调哪里去了?”宋蓉蓉一脸自信,等着人事部的通知。

    “我们刚刚把你的简历送到我们公司开发部,开发部缺一位文职助理,那边的经理录用了你,你现在去开发部报道吧!”

    宋蓉蓉的脸色,直接变色,她尖着嗓子急问道,“你说什么?我怎么会从总办事调到什么开发部?开什么玩笑?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宋小姐,我们并没有弄错,你的确被调任开发部了,你现在可以去报道了。”

    “这是谁的意思?谁敢把我从总办室调走?”宋蓉蓉在贺海逸的身边呆过,自然知道大公司的流程,像她这样的位置,不会随意调任部门的。

    “是贺总授意的。”人事部经理回答她。

    宋蓉蓉的脸色再度变了变,贺凌初把她调走了?她朝那端道,“我去找贺总。”

    放下电话,宋蓉蓉推开门,便大步朝贺凌初的办公室去了。

    她敲响了门,贺凌初的声音从门内传出,“进来。”

    宋蓉蓉推门开,便一脸委屈的走进来,“贺总,您什么把我调到别得部门?”

    贺凌初眯着眸看着她,“宋小姐,这是我的决定,你有什么不满意吗?”

    “我明明应聘得是总办室的助理。”

    “我这边不缺人了,宋小姐愿意在我的公司任职,还是听丛人事部的安排吧!”贺凌初的声线透着一丝冷淡。

    宋蓉蓉瞠大了眼,听着贺凌初的语气,好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她不由委屈的咬紧着红唇,“那好吧!我先去任职,贺总,如果您的身边缺人,请您一定优先考虑我。”

    贺凌初点点头应付她一下,宋蓉蓉便失落的离开了。

    宋蓉蓉一出门,便咬紧了牙,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调了她的职位?

    难道贺凌初知道她的身份了?

    宋蓉蓉一走,贺凌初的助理便出现了,他的手里拿着一份资料走进来。“贺总,您让我查贺海逸的近况,我查到了一些,同时,也撑握了一个消息,贺海逸近两年在外面包养了多个女人,你猜他包养的女人里,有一个还是我们见过的。”小苏

    的眼底闪过一抹兴趣。

    贺凌初朝他道,“别打哑谜,赶紧说。”

    小苏把几张图片摊到他的面前,“是这位。”

    贺凌初的目光盯着图片里,挽着贺海逸的女人,不是宋蓉蓉又是谁?

    如此的巧合,令贺凌初的心弦一紧,宋蓉蓉是贺海逸的人,那么从她的出现,到她一路应聘到他的办公室,都是有着背后按排的。

    那场车祸,的确令他对她有了内疚,而她出现在公司应聘,也令他对她有了几分怜惜之心,对她生出恻隐之心录用了她。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出现,令雨宁吃了一下醋,他也许真得留她在身边了。

    “贺总,看来这是贺逸海按排在你身边的棋子,你打算怎么做?”小苏之前还觉得宋蓉蓉长得美,现在,看见她的职业,他完全没感觉了。

    “先不要动声色,我已经把她调任去了开发部,你派人监视她,我倒要看看贺海逸为何按排这步棋。”

    “那贺总就不打算拿这些照片做些什么?”

    “贺海逸当初结婚,就是为了拉拢他的岳父投资,如果我把这些照片寄给他的妻子岳父,恐怕他就要面临离婚下场。”

    “贺总,对他还有什么好同情的,就要破坏他的婚姻。”小苏哼道。

    “我见过他的妻子,一个安分守已,带着两个孩子的女人,算了。”贺凌初拧了拧眉,不屑走这一条路。

    他也见过贺海逸的妻子,那个女人并不算漂亮,却很爱他和孩子,不管怎么样,贺海逸外面有人,该让她的妻子自已发现,而不是他从中作梗。

    “贺总,贺海逸要知道你还对他的妻子手下留情,也不知道他会不会领情。”“做人有该有的底线。”贺凌初沉应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