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2章他记仇
    聂君顾的目光左右看一眼,看到旁边的看台上,正有女人在表演诱人的钢管舞,他心底恶意一起,“除非你上台给我跳支舞,否则,不许走。”

    “你…你什么变态嗜好啊!我不会跳的。”古悦气呼呼的拒绝,她最讨厌这种场所了。

    “不跳?那就礼尚往来,你看我什么地方,我要看你什么地方。”聂君顾咬牙逼迫,这句话出来,他也震了几秒。

    古悦的脑袋轰得一炸,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受辱感觉,她挣开被他扣住的手,“你想都别想。”

    聂君顾一时没有握住,看她想再逃,他本能的继续抓她,古悦慌不择路,回头看他还要抓她,又想到他的可恶程度,她抬起脚,就朝他最弱的地方踢去。

    聂君顾哪里知道她这么下狠手,一个避之不及,最脆弱的那地方被一击而中。

    他俊挺的身躯直接弯了下来,捂着吃疼之处,扶着旁边的桌面直不起腰。古悦趁着这一刻,赶紧冲向了电梯的方向,下去不需要刷卡,她猛按着下的按扭,电梯很快开启,她紧贴着墙面,而这时,一对男人走进来,古悦抬头一看,直接傻眼了

    。

    她刚才以为是弟弟古昊的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身材像,气质像,但脸却不像。

    她哭都来不及,费了这么劲,竟然不是弟弟?电梯叮得一声,古悦快步奔向了大门出口的方向,这会儿,不走才是傻子。聂君顾真踢疼了,他坐在一个沙发上,呼吸都不敢深喘一口,俊颜有些苍白难看,这时他的伙

    伴看见了他。

    “哟!君顾,一个人跑这里坐着干什么?”

    聂君顾有气无力道,“去,去给我把那女人抓回来…”

    “哪个女人?”

    “短头发的臭丫头,我要杀了她。”聂君顾完,又嘶了一声,感觉要抓狂了。

    “你哪受伤了?”他的好朋友俯下身打量着他。

    聂君顾咬着牙不,这种事情,出来,也只是丢尽脸的事情,现在,敢情那个女人跑没影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凄惨的一天。

    古悦跑出来酒吧!一看时间,九点了,她快速拦了一辆的士回酒店,今晚,真是她的倒楣日。宫雨宁被贺凌初送回酒店里,黑色的轿车里,宫雨宁伸手推门下车之际,倏地,顿了一下,她转头看向驾驶座俊美优藏的男人,她的手立即撑住了中控台,快速在他的侧

    脸上亲了一下,才快速的推门下车。

    贺凌初目送着她快步走向酒店的身影,薄唇勾起一抹满足的笑意。

    宫雨宁快步走进大厅里的电梯,红唇弯起甜蜜的笑。

    没一会儿,又有一辆的士停在门口,古悦付了钱,也快步走进电梯。

    宫雨宁回到房间里,没有看见古悦的身影,她担心的拔打她的电话,古悦这会儿也到门口了。

    “别担心,就在门口呢!”

    宫雨宁伸手打开门,古悦走进来,暗暗吁了一口气。

    “这么晚,你去哪里了?”宫雨宁好奇的问道。

    “别提了,我今天倒楣透了。”古悦坐在沙发上,撑着脸蛋,一脸苦恼。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宫雨宁关心的看着她。

    古悦就把这次去酒吧寻找弟弟的事情了一遍,宫雨宁听完,扑哧一声直接笑出声,“你真踢他了?”

    “他那么变态,当时,我真得没有别得办法了,除了踢他跑路,我还能怎么办啊!”古悦想到那个男人,竟然还想着什么礼尚往来,就觉得混蛋。

    “也是,碰到这样的混蛋,不能手软。”

    “我现在就祈求着,这辈子不要见到他,否则,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你放心吧!世界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怎么可能碰上,你这辈子也不可能碰上他的。”宫雨宁安慰道。

    古悦听完,心里舒坦多了。在一处市中心的豪华公寓里,一对纠缠过后的男女,正在聊天,男得正是贺海逸,女人自然是宋蓉蓉,贺海逸揽着她道,“明天一切都按排好了,你好好表现,不要让我失

    望。”

    “你是怎么按排那个女助理离开的?”

    “给点钱打发她走就行了,这件事情,我还会按排不好吗?我怎么也是贺氏集团的长公子,我的权利大着呢!”

    “嗯,放心吧!我会照你的吩咐做事的。”

    贺海逸赤身去浴室里,宋蓉蓉看着他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嫌弃,脑海里,立即脑补出贺凌初的身影来安慰自已。

    明天,她就能胜利的成为贺凌初的助理了。

    新得一天到达了,朝阳的光芒照射在整座繁华的国都之上,仿佛一位温柔的母亲,唤醒了整片大地的子女。宫雨宁也不能闲着了,他和安德鲁一起去了展厅的陈放室,和这次的举办人交聊心得,在一间到达的画师会议室里,宫雨宁成为最年轻的画师之一,她美丽的宛如一副画

    卷,本身就成了一道最美的风景。

    酒吧经过一夜纸醉金迷的挥霍之后,清晨,这里已经在打扫了,闹腾了一晚上,清晨的酒吧显得格外的安静。

    而这时,一抹修长俊瘦的身影走进来,看见他的经理立即认出来,上前哈腰笑问道,“聂公子,您这么早过来,有什么吩咐吗?”

    “把你们昨晚的临控给我调出来。”聂君顾的脸色阴沉沉的命令。

    “怎么了?您丢什么东西了吗?”

    聂君顾想到那么丢脸的事情,他自然只想低调处理,他拿出一叠现金放在桌面前,“十分钟后,把昨晚的所有监控记录传给我。”

    经理眼睛不由发光,笑道,“好的,那我去整理一下,立即给您。”

    聂君顾咬了咬牙,下身还时不时的有一丝痛感,昨晚那个女人下手太狠了,分明就是和他有断子绝孙的深仇大怨。

    可昨晚明明先偷看的是她,她倒是有理了吗?他要是不把她找到,他就不姓聂。就算翻遍整座x国,他也要把这个女人揪出来,聂君顾从未如此记恨一个人,而这个女人成功的惹怒了他。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