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切到手了
    季天赐去了厨房,欧阳梦悦便在花园里打了一个电话给何姨,告诉她,她不回家吃饭,让她凑合着吃一点,或者叫外卖,那端的何姨听说她在季天赐家里,也很担心,一直叮嘱她,如果出什么事情,立即

    打电话给她。

    欧阳梦悦好笑,季天赐难道还能欺负她不成?他虽然对她不够热情,但也不是讨厌到会欺负她的样子嘛!

    而且,他就是冷淡了一点,她不怕。

    她看着季天赐在厨房里煮午餐,她立即想要去季安宁的房间里看看,她轻轻的迈上楼梯,像一只燕子般轻快的上楼了。

    她不知道季安宁住在哪一间房间,便在二楼的走动,推开一间房间,只感觉里面一股淡淡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顿时俏脸一红,该死,她竟然推开得是季天赐的房间。

    她快速的看一眼,赶紧关上,虽然他的房间整齐干净,没有什么不可看的,但是,男人的房间,她不好意思多看。

    她又打开几间房间,看来季安宁不在二楼,她又立即轻轻的上了三楼,推开一间房门,就是季安宁的房间了,她不敢乱动房间里的任何东西,她只是轻轻的迈进来打量着。

    季安宁的房间也是很洁净优雅,全是女孩子爱用的东西,而且,欧阳梦悦发现她和季安宁喜欢的颜色都相同呢!蓝色和紫色的色调,她走到床前,看见床头柜上和梳妆台上都放着放框。

    她轻轻的拿起来,只见相框里一个很年轻的女人的照片,她的心猛地扯疼,这就是季安宁的妈妈吗?爸爸最爱的女人?

    她好年轻,也很漂亮,和季安宁有些相似,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她这么年轻就去世了。

    她又看了一眼旁边一个老人的照片,不用想,一定就是季老爷子了,看着相片里,他和季安宁季天赐一起合照,他也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她真想不通,季家和欧阳家族会有那么深的仇怨。

    欧阳梦悦叹气间,冷不丁的身后一句警告的男声,“不许乱动这里的东西。”

    欧阳梦悦立即吓了一跳,赶紧扭头,季天赐站在门口,神情有些不悦的盯着她。

    “对不起,我没有乱动,我就是来这里看看的。”欧阳梦悦赶紧轻声的道歉。

    “跟我下楼,除了大厅,不许乱走。”季天赐命令一声,他率先下楼。

    身后,欧阳梦悦一步一步的跟着他下楼。

    一直到达楼下大厅,季天赐回头又盯她一眼,才进了厨房,欧阳梦悦只好呆在大厅里了,同时,她不由想讨好一些季天赐,便主动的跟进了厨房里,笑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季天赐正在洗菜,欧阳梦悦便走到他的身边,“我帮你切菜。”说完,看着上面一把刀和摆放着的胡萝卜,她拿起就切,季天赐正在洗一些青菜。欧阳梦悦想说帮忙,可是,她没有说,她很少进厨房,更不懂切菜,胡萝卜原本就是圆型的,切起来会溜来溜去的,她原本想要切块的,刚切了两刀,手上的萝卜一滚,她的左手按住的食指指甲直接切了

    一个刀口。

    “嘶…”她疼得低叫一声,食指尖端处便有血珠子涌冒出来,她切到手了。

    季天赐听到她抽气声,抬眸一看,便看见她握着的手指正在流血,他脸色微微一沉,赶紧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流血的伤口放到了水笼头下面冲了冲,沉声道,“跟我出来,我去拿药箱。”

    欧阳梦悦一边忍着疼,一边跟着她出来,都说十指连心啊!她这一切,当然疼死了。

    她出来的时候,血还在流,流在地板上,还有些吓人。

    季天赐赶紧提过药箱到沙发面前,欧阳梦悦握着食指,血已经滴哒滴哒的流了一小片了,伤口看来不算小,季天赐拿出止血绵,倒了一点消毒水便拿着聂子堵住了她的伤口处止血。

    止了几个绵球,才算把血给止住了,欧阳梦悦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处理着伤口,她近距离的打量着季天赐,他即便在蹙着眉宇,也令他的面容看着英俊而不凡,欧阳梦悦在心底涌出一个想法。

    没想到他还长得真帅。

    季天赐包扎好她的手指,抬起头,才发现沙发上的女孩,一手撑着下巴,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已,他的脸色瞬间冷了几个度。

    “看什么?”他声线不悦的质问道。

    欧阳梦悦竟然一个不留神,就把心里的真实想法给说出来了,“看得你长得好看啊!”

    季天赐的俊颜怔了几秒,却依然冷淡相对,他起身道,“你呆在这里哪也不许去,更不许进厨房。”

    “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还让你为我担心。”欧阳梦悦抿着红唇道。

    季天赐淡淡扫了她一眼,“只是小伤口,  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句话还真得很伤人呢!欧阳梦悦委屈的鼓了鼓腮,“我都流了这么多血了,你为什么不担心我啊!难道我切断了一根手指,你也不担心我吗?”季天赐有些无语,这个女孩为什么总是自以为是的想法呢?他不搭理她,拿着纸巾,开始把地上她留下的那一小滩血给擦试干净,然后沿路的擦着进了厨房,身后欧阳梦悦撑着下巴,看着受伤的手指,她

    心想着,看来以后有时间要报一个厨师培训班了,否则这样的话,  真丢脸呢!

    季天赐一直在厨房里忙着他们的午餐,欧阳梦悦就在沙发上坐着等吃,此刻,六月的时光,慵懒又迷人,她的心情很不错。

    没一会儿,季天赐的午餐做好了,两道牛排十分的鲜美,还有水果沙拉和冰镇牛奶。

    欧阳梦悦坐到桌前,暗暗哇了一声,朝坐在对面的男人竖起手指,“你真棒。”

    “赶紧吃,吃完离开。”季天赐淡淡出声道。

    “为什么要离开啊!吃完我还得休息一下,然后,我还得走路去开我的车。”欧阳梦悦说道。“你得车不是启动不灵,要拿去修吗?”季天赐眯着眸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