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6章 没发生什么吧!
    www..cc,最快更新贴心萌宝荒唐爹最新章节!

    她长长的睫毛盖在精致的眼睑处,红唇轻扬,仿佛在许着一个很美好的愿望。

    他不由的好奇,她此刻在心里洗得是什么愿望?

    季安宁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的心里许得愿望有两个,虽然快过闪过的念头,但是,愿望还是许了两个,一个,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另一个,是希望从蓝莹的手里成功拿回母亲的东西。

    其实,这两个愿望可以算作一个的,只要能从蓝莹手里拿回那个u盘,她和他之间,就不会有阻碍了,自然能在一起的。

    季安宁掀开睫,眼底映着大海星辰,亮得令人怦然心动。

    “许什么愿了?”宫雨泽不由好奇的问她。

    季安宁弯唇一笑,“不能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那和我有关吗?”宫雨泽换了一个话题问。

    季安宁咬着下唇,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轻轻点了点头。

    宫雨泽得到这个回应,心情已经出奇的好了,他伸出手臂,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带往自已的胸膛。

    季安宁轻轻的依偎进他的怀里,让他陪着一起看外面的海景,夜风轻拂,吹起她一丝长发,扬在空中。

    宫雨泽侧过了头,薄唇带着一丝想念的吻住了她的发丝,轻轻的抵住,呼吸着她发丝的香气,季安宁的心也柔软不已,她轻轻的闭上眼睛,在他的怀里噌了噌。

    这种感觉,一如以往般的安宁,令她依恋,也回味不已。

    宫雨泽的手掌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季安宁长睫如蝶翼般轻轻的掀了掀,睁开,眼神迷离的看着他。

    压抑了三年,想念了三年,而想要的人就在身边,任哪个男人能再继续选择压抑克制了,那自然会跟丛心里的那份想念,解脱这份思念。

    当男人的薄唇轻轻的压下来,季安宁并没有躲开,自然的闭目相迎,这个吻,等了三年…

    宫雨泽的吻,如绵绵细雨,没有侵略气息,带她回到三年前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唤起她的回忆,唤起彼此的爱意。只是,在季安宁着迷沉醉之中,男人却突然变得炽热而强势了起来,季安宁背部轻抵栏杆,巍颤颤的身后是波涛大海,而面前,只有这个男人,她不得不搂着他的脖子,仿佛他就是溺水里那唯一可以攀伏

    和抓住的浮木般,

    终于,一个吻在两个人气喘息息之中结束了。

    季安宁还是有些羞赫,她轻轻的推了推他,往前面走了几步。

    宫雨泽也在调整着呼吸,他的墨发也吹干了,服贴松软,他的面容,线条比三年前更显硬朗坚毅,更具男人气息,由内而外,散发着令女人着迷的气息。

    “你先睡吧!”宫雨泽目眺着远方,声线低沉沙哑了几分。

    季安宁嗯了一声,她回到房间里,看了看,便选了一侧掀被躺了进去,床很大,她纤细的身子只占着一侧的小半部分,柔软的床,加上还有些空白的脑袋,她还真得有些晕呼呼的,想要睡觉呢!

    季安宁今天也忙了一天了,奔走间她是累极了,她的脑袋刚才因为那个吻还缺氧中,这样的时刻,最适合睡觉了。

    十几分钟之后,她就嘴角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睡着了。

    宫雨泽没有听到身后的声响,他这才从阳台上回到房间,他眯着眸,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已经陷入睡眠的女孩。

    她就这么睡着了?

    宫雨泽苦笑一声,不由自嘲道,是自已的魅力不够大吗?竟然让她睡得着?

    这三年来,他的身边也不泛各式各样优秀的女人在打转,但是,他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即便他有得是条件去花心,可是,他却成了一个最专情的男人。

    但对于自已本身的魅力,他还是有自信的,只是,到了季安宁这里,好像这个自信就不存在了。

    宫雨泽不由掀开另一边的被子坐了上去,看着只占据着一个角落睡着的女孩,他还真得担心,万一她晚上一个翻身,整个人就要掉下去的。

    宫雨泽坐过了一些,他俯身伸手,把睡着的季安宁往床中间抱着移了一些,季安宁像个孩子一般睡沉了,任由他移到了中间,她枕着自已的手掌,睡得香甜之极。

    宫雨泽这下又有些无语了,这样都不醒?不过,他也没有想过要吵醒她,他枕着自已的手臂也睡下,侧着身,和她面对着面,在晶亮的灯光下,打量着这张想念了三年的面容。

    她的一颦一笑,早已经深入脑海里,看着她尤带着一丝婴儿肥的脸蛋,他的手不由又有些痒了,他伸手,轻轻的括了一下她的脸蛋。

    季安宁在睡梦中好像感觉到什么,不由嘟了一下红唇,好像不满他扰她睡觉。

    宫雨泽无声的笑了一下,又有些好玩的凑了过来,在她微嘟的红唇上快速的亲了一下,不过,看着她睡得这么沉,想必是真困了。

    这个晚上,他也就不能再期待有什么发生了,宫雨泽不去打扰她了,就这么隔着她一掌之距,他调暗了灯光,也闭上眼睛睡觉。

    有她在,他也会睡得很安心。

    然而,两个人睡觉,半夜还是变幻了几个姿势的,最后,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季安宁枕着宫雨泽的手臂,而宫雨泽的一条手臂揽着她的腰,季安宁一只细腿儿还搭在他的腿上,这姿势,还是很暖昧的。

    清晨。

    季安宁的生物钟准时的催她起床了,她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在自已的家里,她感觉腰上有些沉,她伸手就要去拿开那压着的东西,却不想摸到了一条结实的手臂。

    瞬间,还没有睁开的眼睛,被直接瞪大了,然而,一张近在咫尺的俊颜,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她帘一掌之隔的地方,明亮的光线下,近得他的一切五官,都放大而清晰,同时,也清爽迷人。

    这个男人睡一晚上,依然不是蓬头垢面的样子,而是,干净得如同画卷。季安宁的低下头审视了一下两个人抱在一起的姿势,脑子一轰,天哪!昨晚都发生了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