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4章她的身世
    季安宁微愣,她没有这么想,她只是觉得,他这么尊贵的一个少爷进了医院里,  他的人应该要知道吧!

    “不是,我只是觉得应该要通知你的管家吧!”季安宁再说了一句。

    宫雨泽狭长的眸眯了眯,却十分坚定的拒绝,“不用。”

    此时此刻,有她一个人陪着就行。

    季安宁只好作罢,她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护士小姐替他们倒了一杯茶,季安宁捧着茶喝了一口,花香溢口,很好喝。

    果然是高级的私人医院,连什么都是照顾得很好。

    季安宁扭头看向了旁边输液的某个男人,修长结实的手臂,扎着针,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季安宁的手机传来了信息声,她打开,是季天赐发来的,寻问她到医院没有。

    季安宁拿着手机便回了一句,“已经到了,大哥,别担心,你先睡吧!”

    “好,有什么事情打我的电话,我随时过来。”季天赐还是很担心她独自在外面。

    季安宁回了一句,“好。”

    安静的休息室里,一来一回的信息声,令身边的某个男人感到莫名的烦燥了,他不用猜,就知道她在和谁聊天。

    季安宁感觉身边有双眼睛盯着她,她忙识趣的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大概是吵着他了。

    宫雨泽的心里真得不爽极了,在他的身边,还不忘和季天赐短信传情,这个女人真得把他当无视了。

    “如果你不想留下来,你回去吧!”宫雨泽掀眉道,不想强留她。

    季安宁忙把手机放进包里,扭头道,“我留下来。”

    宫雨泽怔了一下,却忍不住的嘲弄一声,“看来你和你的大哥倒是挺恩爱的。”

    季安宁听完,脸色刷得红了,他误会到哪里去了?

    “他只是我大哥,我和他才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呢!”季安宁有些气恼的反驳道。

    宫雨泽抬眸,深邃的眸锁住她,“那你说说,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他为什么愿意认你为妹妹?你对他有什么图谋?”

    季安宁听着这句话,哑了几秒,想到他会误会也不怪他,因为这三年里,她经历了什么,他根本不知道。

    即然有时间,她倒是可以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她抬眸,清澈的眼神也望向他,“这三年里,我们各自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你想听听我的吗?”

    只要他想,她才会讲,因为他几次说过,对她的事情,不敢兴趣。

    宫雨泽的心竟受不住诱惑,望着她清澈真诚的眸,他却用一种不怎么期待的口气道,“今晚的时间还很久,那就说来听听。”

    季安宁没想到他竟然愿意听,她深呼吸一口气道,“我妈三年前去世了,她告诉我,我不是她亲生的。”

    宫雨泽的心房狠狠震颤了一下,什么?她的母亲去世了?那个一点责任心也没有,还差点把她送人的女人,他真得没什么好感度。

    “这是真的?”宫雨泽确问,他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季安宁和夏淑华一点相似之处也没有!

    季安宁点点头,回想过往的事情,她的心情沉重,眼眶也微微泛起一丝湿润,“是真的,我的亲生母亲在我三个月的时候,把我送给了我的养母,而她自已跳江离世了。”

    宫雨泽的心弦再一次揪紧了,他看着她,竟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看着她微红的眼眶,他感到一丝心疼。可是,季安宁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脆弱的女孩,她的心志坚强多了,她笑了笑,“我当初被抱养的时候,手里有一块玉佩,那是一对的,我通过玉佩找到了我的亲外公,这三年来,我都是和我的外公,还有天

    赐哥一起生活的。”

    “他是你外公的养子?”宫雨泽有些意外,还以为季天赐是那位季森阳的孙子,没想到他是收养的,而季安宁才是李森阳的亲外孙。

    “对!天赐哥也是小时候被我外公收养在身边的,所以,他对我而言,就像是真正的兄长一样,他照顾我,而我也敬重他,我们之间…”说到这里,季安宁扭头看了宫雨泽一眼,“真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关系。”

    宫雨泽漆黑的眸底有一丝亮光在爆炸般,令他的眼睛格外的晶亮逼人起来,他的嘴角甚至有一丝止不住的上扬,但他的语气却假装镇定,“你的话是真的?”

    季安宁因为感伤着过去,没有多看他的表情,她点点头,“没有骗你。”

    宫雨泽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但他却强持着冷淡,再问,“你是这么想,季天赐是这么想吗?他对你真得只是兄妹之情?没有其它的想法?”

    季安宁俏脸一红,扭头瞪他一眼,“你不许乱猜,我哥对我很尊重,没有任何过分的地方。”

    宫雨泽虽然被她瞪了一眼,可是,他的心情却好极了,他只是觉得此刻的季安宁,比起以前那个柔弱的令他时常想保护的女孩,相去甚远了。

    “哼!我瞎猜什么?你们是什么关系,和我也没有关系。”宫雨泽故意表现出一副懒洋洋的表情。

    季安宁心头划过一抹失落,也是,三年前,她那样的伤害过他,现在,他也不会在乎她过得是什么生活。

    “那说说你和你的初恋怎么样了?”宫雨泽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季安宁的脸色闪过一抹慌乱,她咬了咬唇道,“我们后来分开了。”

    “为什么分开了?他不要你了,还是你不要他了?”宫雨泽不依不挠的追问一句,语气里分明有嘲弄笑意。

    季安宁别开脸,因为她的脸上全是心虚的表情。

    “怎么?他甩了你?”宫雨泽勾唇冷笑。

    “不是,因为有些原因分开了。”季安宁不想多提。

    宫雨泽的俊颜沉了下来,他没有忘记自已三年前,因为她的抛弃,喝了一整夜的酒,最后,发着一场高烧想要她过来看一眼,可她却狠心的不来,如今,他又还犯什么贱打听她的事情?

    季安宁也查觉到他还在对当年的事情,怨恨在心,她转身认真的又道了一句歉,“三年前的事情,对不起。”

    宫雨泽别开脸,冷淡启口,“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季安宁皱了皱眉,他还是恨着她吧!可是,那场误会,她这辈子是没办法向他解释了,因为母亲的事情,她必须要保密,母亲在世上的名声,她不能破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