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他怒然而去
    “你是谁?”程宇护着夏安宁,瞪向了宫雨泽。

    “我是谁?你该问她。”宫雨泽的怒火涌上,伸手指着夏安宁,眼神怨愤的就像是一个遭遇了背叛的人。

    必竟他也才二十四岁,也是一个血气方刚,不懂得掩饰情绪的男人,特别是在感情这件事情上,他忍不下一丝一毫的背叛。

    夏安宁看着宫雨泽脸上的怒火,她知道,这件事情即然开了端,就再也修补不了。

    她用一脸淡定的介绍道,“雨泽,这是我的初恋男朋友程宇。”

    说完,夏安宁朝程宇道,“这位是…我的朋友。”

    她故意用了朋友两个字,就是想要再一次激怒宫雨泽。

    对,她成功了,她再一次成功的把宫雨泽激怒了,他的脸色瞬间阴沉难看,“夏安宁,我只是你的朋友?”

    “对不起,我忘不了我的初恋,我发现,我爱得是他,不是你!请你成全我好吗?”夏安宁眼泪汪汪的恳求道,她知道这样的自已,会惹来宫雨泽的厌弃,会惹来他强烈的恨意。

    果然,看着她用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恳求他,就是为了让他成全她和别得男人在一起,这叫他怎么可以做到?

    “离开他,回到我身边,我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安宁。”宫雨泽压下所有的怒火,目露恳求,他想要留住这个女孩,想要留住他们的感情。

    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低声下气的向一个女孩恳求,他伸出了手,想要让她握过来,只要她握过来,他可以原谅她的一切。

    夏安宁震住了,她的心痛苦到了极至,看着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掌,她多想握过去。

    多想就这么回到他的身边。

    可是,她不能。

    就在这时,程宇也伸出了手,朝夏安宁道,“安宁,没关系,你可以选择我!我们重新在一起。”

    程宇也聪明,他刚才听见夏安宁把他列为了初恋男友,那么,他一定会配合到底的。

    此刻,在夏安宁的面前,有两双男人的手,在等着她握过去。

    她从来没有面临过如此的选择,可是上天,不让她选择,只给了她一条必须走下去的路。

    夏安宁看着宫雨泽,她轻轻的抬起了手,宫雨泽的眼底闪过一抹晶亮和惊喜,他以为她会回到他的身边。

    可是,就在夏安宁的手抬起的时候,她突然坚定的放进了程宇的手里。

    程宇更加快速而有力的握紧了她的手,他惊喜的看着她,也同时,有此炫耀的看向旁边的宫雨泽。

    因为做一个男孩,遇上宫雨泽这样的对手,会令他直接的产生自卑和压力。

    这个男人无论是身高,长相,还是他刚才从千万级的跑车里出来,都在足于说明,这个男人优秀而富有,而他和他根本连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可此刻,程宇有了一种优越感,因为,夏安宁选择了他。

    宫雨泽的眼珠直接沉黑到底,他看着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掌,他心底的愤怒快到了极致。

    他很想就这么扯开他们的手,把夏安宁带走,可是,他最终还是没能这么做。

    因为他有他的自尊,也有他的高傲,他退后了一步,看向了夏安宁,“希望你的选择不会后悔。”

    夏安宁看着他身影有些不稳,甚至啷呛坐进跑车的身影,她真得很想松开程宇的手,去扶他。

    可是,宫雨泽坐进了跑车里,跑车轰得一声,冲向了前方。

    然而,在百米之外,直接紧急刹车,夜色之中,他的轮胎滋滋的生出了一串耀眼的火花。

    夏安宁赶紧松开了程宇的手,朝他的跑车跑去。

    他怎么了?

    他撞到人了吗?

    夏安宁才刚刚跑到一步,就看见一个被吓得腿软的女孩继续走完了马路,而宫雨泽的跑车,继续以刚才的车速冲出去了。

    原来他没有撞到人,却在刚才,惊险了一下。

    夏安宁的心担忧之极,现在宫雨泽的情绪处于愤怒着,他这一路可以平安的开车回家吗?他会不会因为情绪的左右,而出现什么事情?

    夏安宁心焚如火,这时,她的身后,程宇走过来,他有些苦涩道,“你刚才为什么要拉我来骗他?你是真不喜欢他吗?”

    夏安宁看着宫雨泽离开的方向,仿佛没有听见程宇的话。

    程宇看着她满是担忧的表情,他明白了,夏安宁是喜欢这个男人的。

    “即然你喜欢他,为什么要离开他?”程宇再问一句。

    夏安宁听到了,也回答了,她苦涩之极道,“因为我配不上他!”

    “你怎么会配不上他?”

    “就是配不上。”夏安宁喃喃的说,因为她太坏了,现在,她真得配不上他了,不是外表,也不是家世背景,而是她已经伤害他了。

    “没关系,你还有我,我会陪在你身边的。”程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觉得欣喜的,因为,夏安宁把他当成了一次初恋对像。

    “程宇,谢谢你刚才配合我,我有点累了,我想回家,明天见好吗?”夏安宁感激道。

    “诺,送给你的!拿回家里去吃吧!”

    “谢谢!”

    “别客气,你知道我真得想要对你好。”程宇说完,抚摸了一下她的长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拒绝刚才那个男人,只要你需要我的配合,我都会无条件的配合。”

    程宇也想到,宫雨泽有钱又帅,是不是有很多女人?让夏安宁伤心了?才要离开他的?

    “谢谢!”夏安宁客气的说,她疲倦的走向了路道口,却在离开程宇的转身之际,她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下来。

    她只祈求一件事情,希望宫雨泽能平安的回到家里!希望他在这场感情上,不要太痛苦,最好,他能平静的接受,然后,忘掉她。

    夏安宁回到房间里,她找到了宫雨泽送她的所有东西,除了母亲卖掉的那一条项链,她手里东西,她都会打包好,送还给宫雨泽。而对于他帮助过母亲的那两百万,那五十万,她也在心底发誓,她会用这一辈子去赚足这笔钱,全部还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