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7章她得救了
    宫雨泽刚到门口,他根本没有半分的考虑,长腿立即狠揣着房门,一次比一次的重力,让刚刚撞好的防盗门顿时有了松动感,连小柯也在一旁用脑袋推门。

    房间里,夏安宁被李光头压在床上,夏安宁的宁死挣扎令李光头还没有得手,连她的衣服也还没有扯开,只扯开了领口。

    此刻,他也在夏安宁的尖叫声,听到门外的揣门声,还有狗叫声,他吓了一跳,这个时候,什么人会来?

    但不管是谁,此刻,李光头被惹出了一身的火,加上夏安宁就被他压在身下,他哪里还有理智去想?

    他只想得到夏安宁。

    夏安宁挣扎着,他立即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想要让她安静,最好晕过去。

    果然,这一扇,夏安宁脑袋嗡嗡直响,连挣扎都弱了。

    李光头立即狂喜,准备享受。

    门在宫雨泽数次的狠揣之下,终于砰得一声,从头到脚的重摔在地板上,宫雨泽还没有进来,小柯已经冲进来,狂吠着进了夏安宁的房间。

    李光头还没有开始动作,就听见身后有一道狂吠传来,小柯进来了,它像只猎犬一样一把咬死了李光头的腿部,把他从夏安宁的身上往后拖开。

    啊李光头吃疼之极,只好从夏安宁的身上扭头,想要赶开咬着他的大狗。

    但当他一看身后这只大狗,他的腿都软了,哪里来这么大一吹猎犬一样的大狗?

    夏安宁听到狗声,她就知道是小柯,可此刻,她真得吓坏了,吓得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且,她的胸口衣襟被撕开,露出了粉色的少女胸衣,在昏暗的光线下,她被眼泪糊住的眼睛,看见了一抹高大的身躯快步冲进来,下一秒,她的身体就被揽进了温暖的怀抱。

    是宫雨泽来了!

    夏安宁瞬间蜷缩在他的胸膛里,浑身抖动不停。

    而大厅里,小柯死死的咬住李光头,眼神狠,李光头赶紧朝房间里的宫雨泽道,把你的狗叫开快叫开哎哟!痛死我了。

    小柯,别咬死人就行了。宫雨泽的声音冷冷的从房间飘出来。

    小柯领命,就这么死咬着李光头的腿,准备让他残废。

    李光头这下真得恐惧死了,他想要拿什么东西去砸小柯,可是小柯身体灵活,反而一跃一跳间,把嘴咬得更死。

    李光头真得疼死了,快要疼晕过去了。

    宫雨泽找了一件衣服遮挡在夏安宁的身上,他朝小柯道,小柯,我们走。

    终于小柯才松了嘴,硬是把李光头腿上一块肉给咬下来了。

    宫雨泽抱起夏安宁就下楼,小柯也赶紧跟上,李光头躺在地上,赶紧招唤他的手下上楼救他。

    而楼下那个帮助李光头的刘阿姨,也终于担惊受怕的早在十分钟之前就拔通了夏淑华的电话,让她赶紧回家一趟,说李光头来了。这让夏淑华赶紧骑着电瓶车从麻将馆时往家里赶,等她赶回来的时候,夏安宁不见了,而地上还躺着疼白了脸的李光头,腿下还流了一滩血。李光头,我女儿呢?我女儿哪里去了?夏淑华疯了似的问他。

    你女儿被人带走了,快送我去医院。李光头朝她道。

    你有没有把我女儿怎么样?夏淑华狠声问道。

    我能怎么样?我还没有碰到她,就有一个臭小子带着一条狗过来,你看把我咬掉了一块肉。李光头想到那条狗的眼神,还有些心寒。

    滚滚出我家!你这个混蛋。夏淑华打算赶人,李光头的手下终于到了,抬头李光头就走了。

    而夏淑华准备打电话给夏安宁,现她的包还在家里,手机也在。

    她不由想到,救走女儿的一定是那个男人吧!女儿这次是吓坏了,夏淑华捂着嘴,也后悔的眼眶湿。

    她清扫了地面上的血迹,又翻了女儿的手机,她找到了女儿手机上那个叫宫的男人,只有这一个简单的字,但是,夏淑华认定就是女儿喜欢的那个男人。

    她不由打通了过去,这个时候,她也是想知道女儿的状况的。

    这会儿宫雨泽还在开车,小柯在后面陪着夏安宁,宫雨泽看了一眼手机打进来的号码,他又看了看身后的夏安宁,肯定是她的母亲用她的手机打进来的。

    喂!宫雨泽接起。

    你好,我是夏安宁的妈妈,我女儿怎么样了?

    她还好。

    能不能让我和我女儿说说话?

    她累了,明天再说吧!说完,宫雨泽按断了,他对夏安宁的母亲没有一丝的好感,甚至厌烦。

    做为她的母亲,她没能保护好自已的女儿,竟然还会主动送给男人,这样的母亲,不要也摆。

    我妈打来的?夏安宁听出来了。

    宫雨泽嗯了一声,今晚你除了呆在我家,哪里也不许去。

    夏安宁遭遇今晚的惊吓,此刻,她真得不想回家了,她宁愿去他的家里。

    谢谢你!夏安宁知道,这份大恩大德,她真得无以为报。

    不用谢我,谢小柯吧!是它先查觉到你有危险的。

    今晚的大功臣是小柯。

    夏安宁立即伸手抱住了小柯,小柯,也谢谢你!

    小柯立即低声叫了两声,十分乖乖的将嘴避开,好像知道它的嘴里有人血,会沾到她的身上似的。

    到达宫雨泽的别墅里,小柯下车之后,就自已跑开了。

    好像知道接下来就不需要它了,夏安宁下了车,紧紧的环着手臂,因为她的衣襟撕裂开了,一件衣服在遮挡着。

    宫雨泽朝她拧眉问道,你确定你没事吗?

    夏安宁摇摇头,我没事。

    那就去洗个澡,今晚这件事情明天再处理,我要让欺负你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宫雨泽的声音充斥一抹怒火。

    夏安宁此刻,也恨不得将李光头送进警局,她此刻头披散,连脸蛋上的红印都在光线下,清晰起来,她的脸肿起来了。宫雨泽看着这样的她,柔下声线道,你先什么都不要想,先去洗个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