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偷看情书
    夏安宁接过,有些羞涩的垂着脑袋,“谢谢少爷。”

    说完,抱起水先跑上楼去了。

    宫雨泽看着她慌不择路,在最后两个阶梯的时候,一只纤腿绊到石阶,差点就啷呛摔了一下,他不由被逗得勾起嘴角,这可真是他见过最冒失的女孩了。

    她跑什么?他又不是老虎,又不吃人。

    夏安宁回到房间,才发现气喘嘘嘘的,她不由懊恼的喃喃自语,她跑什么啊!刚才还差点儿摔倒了,好丢脸。

    清晨,夏安宁在宫雨泽还没有起床之前,她就骑着共享单车去搭公交车了。

    宫雨泽独自吃着早餐,何永带着他查到的资料过来。

    “少爷,的确查到了这个模特公司,是拍一些网络上服装销售的模特公司。”

    宫雨泽眯了眯眸,“好,我知道了。”

    夏安宁这次学乖了,她走后门进入学校,果然一进教室,她的好舍友就告诉她,那两个男人还伏击在校门口,等着把她抓住呢!

    夏安宁也觉得这样躲着不是办法,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她必须赚钱,把这笔钱还上,让那个男人不要再出现打扰她和母亲了。

    所以,今天晚上回去,她还得去求宫雨泽的情,让她允许她每天出来工作几个小时。

    夏安宁此刻都不知道自已哪里来的运气,竟然住进宫雨泽的家里,还不用干佣人的活,反而还拥有客人般的待遇。

    她是真得十分感激宫雨泽给她这样的照顾。

    这时,夏安宁放在旁边的包里,被一个女孩暗暗挡着拉开了,她倒不是要偷什么东西,而是悄悄的往她的包里塞了一份情书,然后,她也不告诉她,只是朝班里的一个男同学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那男同学立即惊喜的笑起来,夏安宁是他们的班花,当然说是校花也不为过,只是校花有人选了,而且,还是一个有家世背景的大小姐,所以,夏安宁只能沦为班花。

    夏安宁上完了课,下午又从后门溜走,上了公交车,回宫雨泽的家里。

    这段路她也算熟了,到达公交站台,从旁边扫一辆共享单车,骑在进入别墅的那条大道上,路上的风景也十分不错。

    她倒是很享受这份骑行的感觉,自由自在。夏安宁骑着骑着,自她的身后一辆黑色的轿车车速变得十分缓慢,后座上的男人眯着眸,看着那身姿轻盈骑自行车的女孩,他修长的手指有趣的撑在下巴上,一张俊颜洒下几份下午的阳光,俊美清贵,仿

    佛王子般。

    宫雨泽正好从公司赶回来,没想到竟遇上夏安宁骑车的身影。

    她的长发未扎,随风飘扬,两条腿儿,也因为穿着一条牛仔短裤,显露出来的一双腿又白又纤细,仿佛白玉做的筷子一般。

    夏安宁根本不知道身后有轿车在跟着,她骑得十分轻快,倒成了街道上的一道风景线了。

    “少爷,需要跟着夏小姐吗?”前面的司机好奇的问了一句。

    宫雨泽这才发现,自已竟跟着她一会儿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懊恼,他立即正身倚靠坐椅,朝司机道,“不用了,回别墅吧!”

    司机立即踩下油门,加快了速度。

    宫雨泽的车子在超越夏安宁的时候,他的眸光还是不由的扭了过来,正好看见一张青春朝气的精致侧脸,还有她上扬的嘴角。

    夏安宁可不知道旁边驶过的车子里,坐着宫雨泽,因为车窗严实,加上她也不认得车牌。

    夏安宁骑了十几分钟,才到达别墅,她将单车旁在院子外面的一处角落里,等着明天骑下去的。

    她走进院子旁边的小门,来到大厅,就看见宫雨泽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个ipad在看。

    “少爷,你没有出去吗?”夏安宁好奇的问了一句。

    “嗯!”宫雨泽淡应一声,抬头看她一眼。

    夏安宁咬了咬唇,鼓着勇气问道,“请问,我昨天说得那件事情,你答应吗?”

    “你工作的事情?”宫雨泽还记着。

    “对!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求求你,让我把握这个机会好吗?”夏安宁说完,她立即想到今天小慧把她的合同要了一份过来,“我合同带回来了。”

    说完,她急忙拿合同的时候,并不知道附带着一张粉色的纸从她的包里飘落下来。

    夏安宁急着把合同给宫雨泽看一眼,没注意到地上掉的纸张。

    宫雨泽倒也放下ipad,伸手接过她的合同,大概的看了一眼就递还给她,“好,我给你时间工作,但是每天下午,你必须回我这里。”

    “好!我一定会回来的。”夏安宁欣喜的笑起来,她不回他家,她就没地方去了!

    所以,她是巴不得回他这里的!只是,她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一定要她回这里?难道是为了工作吗?

    宫雨泽眯着眸,见她一张小脸在沉思,他立即命令一声,“回房间去放完东西,去收拾我的房间。”

    “哦!好的!我立即去。”说完,夏安宁赶紧跑上楼梯。

    宫雨泽刚才还有兴趣看一会儿新闻,这会儿,他倒是兴趣缺缺了,这时,门外一阵风吹起,地面上的粉色信纸吹了起来,飘了一下。

    宫雨泽立即注意到了,他起身,走过来,弯腰把信纸捡起来,他想,这大概是夏安宁掉的。

    他准备看一眼就扔掉,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一份字句缠绵的情书。

    只见这份情书的开头写着,“亲爱的安宁…”

    而下面的字句,看得宫雨泽鸡皮顿起,肉麻的情诗,配上各种爱称,简直令他想吐。

    “哼!”宫雨泽掌心一揉,就把这份情书变成了一团,扔进了他的垃圾桶里!

    他抬起眸,看着楼梯上方,这个小女孩书不好好读,竟然小小年纪就谈恋爱了?

    宫雨泽胸口不由染上一丝烦燥,也许是他从来对自已严于律已,对自已的要求严格,而至使得他,对旁人也有要求吧!

    总之,他觉得这个女孩不好好趁机学知识和本事,花时间谈恋爱,太笨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二十四岁的宫家少爷,恋爱经验史,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