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免费佣人
    “那…那我不碍您的眼了,我先走了。”夏安宁也不想在这里惹他生气,她拿包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空旷走廊里的那个男人。他一身黑衣黑裤,修长俊拔的身躯,无一不是透着富家公子哥的味道。

    这样的男人,令她只感到一种遥不可及,不可靠近的气息。

    夏安宁离开之后,不到十几分钟,就有一个中年男人快速带着两个保镖过来。

    “少爷!你怎么了?”阿永是他的管家兼生活方面的助手。

    此刻,看着自已尊贵的少爷,这会儿脑袋上缠着一圈沙布,脸色透着几分苍白,他也吓住了。

    “没事!出了一个车祸,有点脑震荡加额头破了一个血口。”宫雨泽淡淡的应了一声,起身,刚刚还是晕着进来的他。

    这会儿在管家和保镖的簇拥下离开,受伤的他,依然透着一股凛冽清冷的气势。

    夏安宁从医院里出来,她选了一条路灯很亮的街道走着,脑海里开始想到母亲这次的手法,她的心都是寒的。

    母亲为什么会这样对待她?如果不是亲自参与母亲的陷害,她真不相信,养大她成人的人,会这么轻视她。

    夏安宁不由抽噎起来,她捂着唇,找到一个角落里,她蹲在暗影里,无声的环着手臂哭了起来。

    现在,她顿时变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她不敢回家,也回不了学校,她就像是一只流浪猫一样,只能在大街道上游走。

    夏淑华正在家里,也是左右失眠睡不着,她不时的看时间。

    她希望今晚的时间短一点,快一些过去吧!

    倏地,她的手机在午夜两点响起来了,她拿起一看,赫然是李光头打来的,难道他和女儿之间已经结束了?

    她不由猛地一喜,她赶紧接起,“喂,李老弟啊!”

    “李淑华,你养了什么女儿,那臭丫头砸伤了我的脑袋,我现在人在医院里,这件事情,我跟你们母女没完!”那端,李光头的声音十分的愤怒。

    “什么?那安宁呢?”夏淑华还是担心夏安宁的危险。

    “老子还没有碰她,她就砸伤我的头跑了。”李光头在那端气呼呼道。

    夏淑华立即松了一口气,这么说,女儿还是没有被碰的,但同时,她又担心着,这下把女儿的心伤了,又没有还清那赌债,这可怎么办?

    这么晚了,女儿去哪了?她一定是不敢回家了吧!

    夏淑华想了想,还是拿起的手机拔通了夏安宁的电话。

    夏安宁正在一个公园的亭子下,听到铃声,她吓了一跳,一看是母亲打来的,她更是吓了一跳。

    她咬了咬牙,还是愤怒的接起来了,“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的声线里,带着一丝哭腔。

    “安宁,对不起,妈妈欠那李光头三十万赌债,我没有办法,只能拿你去还钱,你现在在哪里?”

    “妈,我是你的女儿啊!”夏安宁没忍住气哭了。

    “乖,妈妈知道,你是我的好女儿,是妈糊涂了,快回家吧!妈不逼你了!妈妈自已想办法。”

    “我不回去了,我明天回学校!”夏安宁害怕了。

    “好,那你回学校去吧!妈妈也没脸见你了!”夏淑华也不敢再逼她回来了。

    夏安宁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她又不知道再说什么,总之,这件事情让她很失望。

    她先挂了电话,她只想等着明天到来,她坐公交车回学校。一辆黑色轿车急奔向a市最贵别墅园区,后座里,宫雨泽修长的手指扶着额头,眸光依然滇黑不悦,脑海里想到那个该死的女人。他真得不想就这么放过她,他抬头朝前面的何永道,“家里不是再招聘女佣

    吗?我知道有个免费的!让她过来做一个月吧!”

    “免费的?这世界上还有免费的女佣吗?”何永有些惊讶的问道。

    “对!免费的!”宫雨泽轻哼,让她在他家里做一个月的免费佣人,算是便宜她了。

    “好!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夏安宁,a大大二的学生,明天去把她接过来!”

    “少爷,你才刚刚回国一天,你怎么就认识了国内的女孩子了?”那端,何永笑起来。

    “影响深刻。”宫雨泽咬牙切齿的说。

    何永立即笑意一顿,他听得出来,少爷这是怒火呢!

    难不成,这个叫夏安宁的女孩这到倒楣,少爷刚回国,就得罪了他?

    “好,我明天派人过去接她过来。”何永听命。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了,而正在公园角落里蜷着睡着的女孩,被阳光吻醒,她轻轻的拢了一下长发,阳光下,她的一张小脸,纤毫毕现,却精致白皙,透着一股纯净的少女气息。

    夏安宁见天亮了,可是她却是身心俱疲,不过,阳光却给了她一种正能量。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了,她都必须要坚强的活下去。

    夏安宁坐公交车回学校去了。

    然而,昨晚那件事情可没有完,李光头在医院里渡过了一晚上,他从下巴一直包扎到头顶的脑袋,令他怎么看,怎么生气,好端端的一个老板样子,被这么一个包扎,变成了二百五似的,令他怒不可揭。

    而他最想要的,当然是找夏安宁算帐了。

    “给我查出那个死丫头在哪个学校,我今天晚上必须要上了她,我要让她知道厉害,我要让她付出代价。”李光头朝手下出声道。

    “好的,老大,你放心,我立即去查,一定给你查出来。”

    李光头看着手下出去,他又拿起电话道,“把夏淑华找过来,这件事情她也有责任,我要让她知道,这件事情我不会完。”

    而夏淑华这会儿正提着一个行礼箱下楼,她打算出去躲一阵子,她倒是没料到李光头会找女儿去,所以,她根本没想到这一层,现在,她只想着保住自已的双手不被砍掉。她有一个好姐妹在c国,几千个公里,她想应该安全了,在走之前,她给夏安宁的卡里打了一笔钱,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她就赶去机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