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她心疼他
    席锋寒的脸色还是阴沉难看之极,他紧紧的握住楚悦的手,有一种莫名的担忧。

    楚悦抿唇一笑,温柔的倚到他的怀里,“你真得不用生气啦!除了你,没有哪个男人近过我的身。”席锋寒眼底柔光一显,薄唇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所以说,巴顿对你的影响是十分深刻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你在我身边的!但他今天借着他们国家副总统的身份来见我,并且递给我一张你的旧照,

    还以此威胁我。”

    楚悦的脸色也担忧起来,“他威胁你什么?”

    “他想要我们国家的一种矿石,并且,还想我允许他在我的国家贩卖他的军火。”

    楚悦一听,便震惊了,“你可千万别答应他。”

    “我先稳住他,等我查清楚这件事情之后,我第一个开刀的就是他。”席锋寒的眼底闪过杀意。

    “小悦,你对他了解吗?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一个十分警慎小心的人,并且,他十分不信任人,他只相信他自已。”楚悦对巴顿倒还是了解的。

    “你觉得他会把你的事情,告诉第二个人吗?”

    楚悦皱眉想了想,她摇摇头,“应该不会,我现在算是他手里一张牌,他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告诉其它人,而且,他身边的人,都是狡猾的人,他也担心自已会被出卖。”

    席锋寒听着楚悦的分析,对巴顿的了解也更透撤了。

    “照你这么分析,他应该还没有把你的事情告诉第二个人,只要解决他就行了。”

    “对!解决他就行了,你也别有太多的后顾之忧。”楚悦不想让他为她的事情烦忧。

    她轻轻的依在他的怀里道,“就算这辈子我只能做你身后的女人,我也心甘情愿,我只要在你的身边,不求别的。”

    席锋寒的心房一涩,他紧紧的拥住她,这个女孩,值得他为她做任何事情。

    巴顿在酒店里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席锋寒的回复,这令他有些担忧和不安起来。

    这令他开始想要施行第二个计划了,那就是见李正,从李正的手里得到好处之后,他就立即回国,因为呆在这个国家,让他感觉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特别是席锋寒这个总统就一定不会放过他。

    席锋寒晚上又回到办公室里,池阳向他汇报着消息,关于巴顿来国家所见的人,所去的地方,统统都了解清楚了。

    席锋寒震怒之极,没想到还有一个政员见过了他,对于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席锋寒朝池阳道,“立即通知特别部队,我要让杨飞把他和巴顿之间所有谈话都交待出来,一句话也别漏,现在就去。”

    “  是,我立即吩咐去办。”池阳一秒也不敢担搁,转身就去了。席锋寒也接到了顾亮的回复,顾亮对巴顿的背景和了解,和楚悦所说的没有差别,巴顿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他没有朋友,没有值得信任的人,所以,像这么重要的信息,他除了自已撑握着,绝对没有第

    二个人知道。

    杨飞在半个小时之后,就被提审了,杨飞还不知道自已犯了什么错,直到被提审之后,他才知道,巴顿是不法份子。

    刚开始杨飞还不敢说实话,直到一番警告之后,他才终于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池阳一直在现场听着,当他听到,杨飞竟然还向巴顿透露出了政界之间的斗争一事情。

    他立即拔通了席锋寒的电话,向他汇报。

    “席少,不好,杨飞透露得太多了,巴顿也许知道你和李议员之间的事情。”

    “立即让人注视着巴顿的行踪,还在他的电话信息,追踪,一旦发现有和李正交流的信息,立即汇报,并且阻拦。”

    “是!”池阳感觉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巴顿肯定也想着和李正交易。

    李正现在正急想着坐上副总统的位置,一直在寻找着席锋寒的错处,打算以此来威胁席锋寒点头,如果让他知道楚悦旧身份的事情,那么,席锋寒就要处于被胁迫的境地了。

    池阳吩咐指辉下去,做为席锋寒的首席特助,他的权利也十分广泛。

    席锋寒回到总统府,他的神经也没有松懈,小家伙睡着之后,今晚,楚悦也有些失眠了,她从主卧室里下楼。

    看着二楼厅台上的男人,他倚着栏杆,背影透着一丝疲倦,她的心生生的抽疼着。

    她走过去,轻轻的自身后环抱着他的腰际,将脸蛋贴在他的背上,轻声道,“对不起,我给你制造麻烦了。”

    席锋寒的身躯一震,他转身立即将她搂入怀里,低沉道,“傻瓜,不许说这句话,你不是麻烦,你是我的爱人。”

    楚悦抬起眸,眼眶微湿,她知道自已的身份,一直是让他为难的,以前是,现在也是,她真得很嫌弃自已的过往,如果她不是那样的身份,只是单纯的成为楚家的二小姐,那他就不用这么烦心了。

    “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你怎么对付巴顿?”

    “一旦查清楚全部的事情,我会让他撤底消失在这个世界。”席锋寒咬牙道。

    楚悦轻叹一声,闭上眼睛,紧紧的搂着他,她真得自责,难受,她不想,让他因为她,而沾染太多血腥的事情。

    席锋寒轻拍她的背部,“你别担心了,赶紧去休息吧!我还需要等一个电话。”

    “我睡不着,我陪着你等。”楚悦不愿意离开他。

    席锋寒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发丝,心疼着她。

    电话在十几分钟之后响了,是池阳的,他果然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巴顿就在刚刚拔通了李正的电话,但被他们拦下了。

    这意味着,巴顿果然还想找下一个买家!

    “继续盯着他的行动和电话,及时向我汇报。”席锋寒吩咐一声。

    “好的!”池阳在那端回话。

    席锋寒挂了电话,即然摸清楚了巴顿的意图之后,这更加表明着巴顿狗急跳墙,如果他有把握威胁到他,为什么还要选择走另一条路?这只能说明,这个消息,只撑握在他一个人的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