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回到孩子身边
    飞机上,宫承伟和刘贵一行人,从刚才的狂喜到现在的惊恐绝望,简直戏剧性的一幕。

    他们的手上拷上了手拷,身边围着坐警员,他们的腰上都别着真枪实弹,如果他们有任何不配合的动作,他们可以立即开枪。

    这令宫承伟一行人绷紧着身躯,连动也不敢乱动。

    “这下完了!”刘贵垂头丧气,他没想到会是这要的结果。

    “老大,那我们这下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看着吧!宫夜霄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说不定我们的下半辈子都在牢里呆着。”

    几个大汉直接吓得变了脸色,宫承伟的脸色也变了,他这会儿立即想到宫夜霄和他的堂兄弟感情,希望他能枉开一面,不要让他去做牢。

    夜色之下,宫夜霄的飞机落下,早已经等着接送他们的司机接到他们一行人,便直奔农庄的方向,程漓月一颗心已经焦急的飞到了儿女的身上,恨不得立即拥抱他们,好确定他们安然无事。

    农庄里,被绑架的人宫雨泽小朋友反而没有什么后怕,倒是让夏候琳夫妻急得目光一刻也不敢离开这对孙子孙女了。

    宫雨宁坐在哥哥的身边,她虽然不知道哥哥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她能感觉到大人的紧张和焦虑。

    “哥哥,你没事吧!你的脸怎么了?被人打了吗?”小家伙站在哥哥的面前,肉呼呼的小手去抚摸哥哥的嘴角。

    宫雨泽笑着握住她的小手,“我没事,你别担心。”

    宫圣阳夫妻相视一眼,都用力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们对宫承伟真得怨到了骨子里了。

    竟然拿他们的孙子来做绑架对像,就算是亲如一家人,他们也决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门外传来了车声,小家伙的耳朵尖,她惊喜起来,“爹地,妈咪来了。”

    说完,她已经撤丫子先跑出去了,身后,宫雨泽也起身出来,宫圣阳夫妻也跟着迈步出门。

    程漓月刚刚下车,就听见女儿惊喜的声音,“爹地,妈咪…”

    宫夜霄长腿往前迈了两步,就把抱过来的小女儿温柔的抱在怀里,而程漓月伸手,也已经及肩膀处的儿子搂在怀里,紧张的捧着他的脸来看,“小泽,有没有伤到哪里?让妈看看。”

    “妈,我没事,我好着呢!”宫雨泽不想让母亲担心,他的脸蛋因宫承伟那一巴掌,有些红肿,嘴角也有一丝破皮。

    程漓月再一次紧紧的把儿子拥有怀里,难掩眼眶的发涩,她的心都快要急疯了。

    她恨不得被绑架得是自已,也不希望是她的孩子。

    宫夜霄轻轻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他感觉儿子这次的表现很棒,至少儿子没有害怕,他勇敢的面对着危险。

    “好样的。”宫夜霄赞了一声。

    “你们可算是来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都急坏了,谁会知道承伟会绑架小泽呢?”夏候琳已经说不出的震惊和气愤。

    “他是狗急跳墙了,欠了一身的赌债,还挪用公司公款去赌钱,他已经没救了。”宫夜霄也忍不住的告诉了父母。

    “什么?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宫圣阳一脸失望的叹道。

    “他自甘堕落,怨不得别人。”宫夜霄的眼神里全是冷酷之色。

    “现在他们已经在飞机上被逮捕了,这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也绝对不会念什么感情了。”宫圣阳也不想放过宫承伟。

    “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宫夜霄冷哼一声,他已经是怒不可遏的状态。

    “圣阳,你还是把这件事情和阿严说一声吧!免得他到时候怪我们,你得好好的让他知道,他的儿子都干了什么事情。”夏候琳朝老公道。

    “好,这件事情我会来说,夜霄,你就好好的处理这件事情吧!别留什么情面了。”

    “嗯!”宫夜霄应了一声。

    一旁的程漓月接过了女儿,她朝夏候琳道,“妈,我带他们先进去了。”

    “好!进去吧!”夏候琳也不希望这种事情,让两个孩子多听见了。

    程漓月走进了大厅的灯光之下,宫雨宁就说道,“妈咪,哥哥的脸受伤了。”

    程漓月在明亮的光线之中,才看见儿子的一半的脸肿了起来,而且嘴角还有些破了。

    “他们打你了?”程漓月气急了,他们竟然对一个孩子下手。

    “是绑架我的那个人打的,不过,我没事了。”宫雨泽不想让母亲过于担心。

    程漓月在心底怒然的想,宫夜霄真得不要放过宫承伟,他太不是人了。

    也正在这时,一架飞机降落在机场,在十几个警方的押送下,宫承伟一行人低着头,不敢看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像是过街老鼠一样被警员扣着出来。

    一出来就被扣进了几辆停在旁边的警车里,直奔警局,宫圣阳夫妻在这里影响很大,而且已经是这里的正式公民,所以,他们的孙子被绑架,  这里的警方完全可以接手处理这起案子。

    宫承伟这会儿倒是想着宫夜霄的仁慈对待了,却不知道他在冒出绑架念头的时候,他有多么的残忍。

    这一晚上,宫夜霄并没有出现在警局。

    清晨。

    程漓月陪着女儿睡觉,她睁开眼睛,看着蛘缩在她的身侧,小小的人儿,睡颜纯真可爱,小脸蛋红扑扑的,一双小手还要搂着她的脖子睡觉。

    程漓月的心房都要融化了,她轻轻的在女儿的脸蛋上亲了亲,把她的小手挪开,然后,她轻轻的下床了。

    披起衣服,她也不忘去看看儿子,由于时间还早,宫雨泽也还在睡觉,九岁的孩子,五官已经初见立体了,只是脸蛋上还带着一丝孩子气和婴儿肥,程漓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儿子的睡颜。

    想到从他出生到现在,一路成长的过程,她的心房也溢满了满足。

    她想,从今之后,她再也要不孩子们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他们会好好的保护他们的。

    吃早餐的时候,宫圣阳和宫夜霄决定去一趟警局处理这起事件。在警方,宫夜霄站在一间审训室里,看着第一个被押出来的,正是宫承伟,当他看见宫夜霄和宫圣阳都在,他立即扑腾一声跪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