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宫家之主
    “我不是说过,如果爹地不在的话,那你就要好好的听你妈咪的话吗?”宫夜霄一边和女儿聊天,一边迈步出会议室的门。

    那端的小家伙立即委屈起来,“可是,妈咪什么都不许我吃,可我想吃嘛!”

    “吃太多零食对你的小身体有影响,难道你不想快快长大吗?”宫夜霄十分耐心的劝说着。

    “我会保证中午会吃一碗米饭的,我真得会吃!”小家伙开始采取其它的方式了。

    宫夜霄扑哧一声,低沉的笑起来,每次面对小家伙的恳求,他都没有办法拒绝,心软到不行,“真得?”

    “真哒!我保证。”

    “好!让你妈咪接电话。”宫夜霄妥协了。

    那端,立即传来一道清甜又有些埋怨的女声,“又答应她了?你这样让我在她面前,还有什么威严?”

    “就让她吃一个吧!”

    “可是,你知道你这个女儿有多鬼精灵,吃饭的时候,又更多借口了。”程漓月的声音里透着一丝难于招架的无奈。

    “好,我会赶回家里午餐。”

    “中午不是有客户要应酬吗?”那端程漓月好奇的问了一句。

    宫夜霄笑起来,“为了小家伙能好好吃饭,什么应酬我也可以推了。”

    “就你宠着她,都快把她宠得没法没天了。”

    “我的女儿我不宠,谁宠?”宫夜霄语气里更掩不住的溺爱。

    “好吧!午餐见。”程漓月在那端说完,挂了电话。

    宫夜霄把手机握在手里,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消失,他回到办公室里,很快前台的助理就打来了电话,“宫总,有人想见你!他是富利集团的老板周洋。”

    宫夜霄不认识这个人,他冷淡拒绝道,“不见!”

    而就在他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那端就换了一个男声在急切的说,“宫先生,请你一定要见见我,我为宫承伟的事情来见你的!求求你了,我只能来见你了。”

    宫夜霄拧了拧剑眉,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了,他只好按下不悦道,“好!上来吧!”

    很快,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被许晨带了进来,只见他一进这间办公室,就感觉到拘束一般,浑身都束手束脚的,在宫夜霄礼貌的请他坐在沙发上的时候。

    他竟然还有些不敢坐下,但他还是有些紧张的坐了下去,看着面前气势逼人的宫氏集团总裁,他气息有些喘道,“宫先生,我是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才过来找您的!请你一定原谅我的冒犯。”

    “直接说事吧!”宫夜霄的目光微微眯起,锐利的盯着他。

    “是这样的,我和宫承伟一起合作的公司,资金原本就周转不顺,可就在前几天,我才发现,我们公司原本拿来做项目的一笔五千万资金突然不见了,最后,我查出来是被他偷偷提走了。”

    宫夜霄静静的听着,“他提走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我找不到他的人,现在公司的项目进行到一半停工了,而我也被催债催得快要走投无路了,如果没有这五千万,我公司就完了,所以,我只好来求你,求你出手救救我们。”

    “他的公司和我无关,你可以去找他的本人。”宫夜霄不想插手这件事情,因为他替这个堂哥做到仁至义尽了。

    他总不能替他解决一辈子的麻烦。

    “我是想找他的,可是我真得找不到他,而且,我听说他的父亲还在医院里住院,心脏不好,我是真不想去麻烦他老人家了,万一气出一个好歹来,可怪谁呢?”

    宫夜霄想到二叔的病情,他的眉头又拧紧了一些,“你这么做是对的,我二叔的确不能被打扰,你回去吧!下午我会让人划五千万先给你填补资金。”

    “好!谢谢宫先生,我就知道宫先生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真得谢谢你!”周洋朝他做着感谢的手势,喜上眉梢。

    宫夜霄看见周洋离开,他面色沉静的思索着一些事情,宫承伟最近几年所做的事情,他一直都有所撑握,他好赌,常常去一些小赌场玩乐,最终把他的父亲气出了心脏病,做了一场大手术才救了回来。

    现在,恐怕他是死性不改,又挪用了公司的资产去了赌博,这一次,他还真得做得很绝,连同行的生死都不管了。

    “许晨,替我查查宫承伟最近的出境记录,我要知道他祥细去过什么地方。”宫夜霄朝许晨吩咐一声。

    “好的!我立即去查。”许晨点点头。宫夜霄咬了咬唇,他拿起车钥匙出门,看了看时间,他准备在回家之前去一趟医院,必竟血浓以水,宫严以前曾对他诸多的为难,但现在,他已经没两年的时间了,宫承伟又不孝,他倒是有空的时候,会

    去看看他。

    宫严现在对他,也没有以前的怨恨了,反而还能聊上几句,眼神里全是对过去的内疚之色,这让宫夜霄对这个二叔的感情,改观了很多。

    医院里,宫严现在出行都坐着轮椅,黑发全部变成了发白,看着比他的大哥宫圣阳还要苍老虚弱,他正在花园里晒太阳。

    宫夜霄修长的身影从一个拱门迈进来,宫严的目光看见他,立即惊喜了起来,甚至他有一种骄傲感,他一直在想,如果当年他真得不顾父亲的反对,把宫氏集团瓜分了,结果会是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他想,都绝对没有现在宫氏集团的辉煌,也许最终会成为一摊烂摊子吧!

    现在的宫氏集团,已经壮大到令他惊叹了。

    而这一切的功劳,全是他这个优秀的侄儿宫夜霄的身上,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宫家盛况,现在,他对自已那个儿子,是越来越失望了。

    几个月也没有见他过来看看他,而他老来寂寞,倒是宫夜霄有空就过来陪他聊天。

    “夜霄,你来了。”宫严微笑看着他。

    “二叔,近来好吗?”

    “挺好的!”宫严点点头。

    “二叔,你放心养病,其它的别想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那个不孝的儿子。”宫严叹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