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火火的强大意念
    杨云若一边往家里走,一边十分好奇的那个米柳的过去,她不由又打通了裴曼琳的电话。

    “喂!云若,怎么了?”那端裴曼琳倒是十分热衷于接她的电话。

    “曼琳,我向你打听一件事情,你是怎么招用那个简馨做你的保镖的?她以前是什么人你知道吗?”裴曼琳并不隐瞒她知道关于简馨的一切,“我爷爷给我找来的,她以前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对她过去的事情好像失忆了,你知道我曾经看见她身上一个伤疤,像是被枪从左肩胛,一直射穿到了后

    背。”

    “什么?她受过这么严重的伤?还失忆了?”杨云若微微震惊,简馨的过去,好像不简单。

    “对啊!她跟我说过,她不记得她以前的任何事情,不过,你可不能小看她,她很聪明的,在学校里,她交上的论文还被教授当场评a+了呢!”

    “她失忆过?”杨云若喃喃的自语着。

    裴曼琳有些奇怪她的声音,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吗?”

    “没有,我就是好奇的问问,曼琳,改天再聊。”

    “好!云若,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哦!你千万千万别小看这个女孩。”

    “好,下次约。”杨云若把号码按断了,而整个人都失神了一会儿,如果现在那个米柳失忆了,那么她也忘了席锋寒,和他们曾经有过的交情。

    席锋寒把她送进保镖测试基地,是不是做为朋友之情,给她一份工作呢?

    可是保镖的工作那么的危险,席锋寒不该更加的保护她吗?失忆后的米柳,对席锋寒又怀着什么样的感情呢?

    杨云若只希望弄清楚一点,席锋寒和米柳只是单纯的朋友交情就好!

    接下来的几天测试,米柳都合格通过,而她的能耐也让保镖队长侧目,今天,米柳爬铁丝网,在这样的情况下,练得是行动和速度,以及坚定耐力。米柳在十分出色的完成,但在她从铁丝网爬出来的时候,她的肩膀处已经扎了好几道伤痕,有些还有绣迹斑斑的铁丝碎屑在里面,保镖队长也看不过去,朝她道,“下午的测试给你推到明天,你下午好好休

    息一下吧!”

    “不用担心,我没事,我可以完成。”米柳却并不领情。

    保镖队长不由好笑的看着她,“你为什么如此急于求成?”

    “我希望我的测试可以尽快结束。”米柳目光笃定的说。

    “好!那下午两点到场测试。”保镖队长也不想再说什么了。

    此刻,  和米柳一起完成的女孩也是气喘息息的走过来,“你太不要命了,队长刚才对你可是好心好意的。”

    “我知道,但是我想快点离开这里。”米柳说完,看向这一片高墙为筑,铁网围绕的基地,她渴望着回到那个温暖的家,渴望快一些站到那个男人的身边,成为他的守护者。

    “快点离开,也意味着你的使命和责任就来了,我听说总统先生近期就要宣布结婚了,到时候,肯定是一个大阵仗。”

    米柳的清澈的眸光微微眯紧,他要结婚了,她能赶得及参加他的婚礼吗?

    “小柳,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得这些本领,为什么你比我小,却各方面都比我强太多了。”

    米柳抿唇一笑,“就是从小训练的,在武馆。”

    一旁的女孩摇摇头道,“我看不太像啊!我觉得你的本事,有点像是最严格军队里才能训练出来的。”

    “你说什么?”米柳的眉头拧了一下,冷眸流转。

    女孩的心底微微一寒,“没什么,我就是挺佩服你的。”

    米柳却把她的话听进心底,对于自已这次测试所发挥出来的潜力,连她自已也震惊,当她完成某一个测试的时候,好像她本能的就能找到最好的技巧和方式,这些都是她以前未查觉的东西。

    就像刚才那个女孩所说的,她这些本事,不像是武馆能训练出来的,而是经达最精密,最严格的军队才能练出来的。

    米柳并没有追究这句话,她相信他,相信席锋寒告诉她的一切,哪怕他说得是假话,是骗她的,又何防?

    反正她现在没有什么能在意的了,甚至她的人生也没有什么目标,如果说她心里唯一所想的,就是一种意念,想要成为席锋寒的保镖强烈愿望。米柳回到休息室里,  她柜子里拿出她的手机和钥匙回宿舍里,她坐在床上,拿出药箱,从里面挤出那些快要用完的药粉,涂到了她受伤的地方,站在镜子面前,独自的看着满身的伤痕,她将一头长发紧

    紧的拢到了脑后,露出一张精致的五官。

    她从未在乎自已的面容和长相,可是,此刻,她才发现,自已拥有一张可以说漂亮的脸蛋,那白晳健康的肌肤,仿佛花瓣一样的红唇,她对着镜子里抿唇一笑,颠倒众生。

    米柳坐在床上,拿起旁边的一瓶水喝下,在这里,一切都是军队模式,没有任何女性的用品,也没有什么电子设备,并且连对外界的联系也切断了。

    她环着手臂,莫名的感觉一股孤单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还有一个星期的试测她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她不会放弃的,她会坚持到底。

    总统府,席锋寒处理完了政务之后,接见一个被秘密派谴任务的军官,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三十出头,浑身透着比较强烈的杀戮气息。

    而他正是被席锋寒委派在外,日夜追击一年前火火的那个组织的军官。

    “总统先生,经过我们一年的追击,终于有了一丝的眉目,那群人在一个国家里,低调融入了平民生活,我们已经抓住了几个,但是他们的组织太严密,审问失败了。”

    “我要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这个组织,不许有任何遗孽存留。”席锋寒的声音冷酷响起。

    “遵命,我的手下将会日夜追逐这条线索,把这个组织的一切力量铲除干净。”席锋寒的大掌微微握紧,他迫切的希望这个组织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