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答应订婚
    傍晚六点,席宅,席锋寒独自前来,杨云若已经先他一步到达。

    一辆黑色的轿车驶进院子里,一直到达大厅门口的枫叶树下,两个保镖快速推门而出,其中一个拉开后座的车门,一双修长沉稳的长腿迈出,席锋寒优雅的身影走下来。

    大厅的门口,席夫人在杨云若的掺扶下走出来,看着越发成熟俊美的儿子,她心里很是骄傲,儿子不像他的父亲,也不像她,仿佛天生就有一种撑控一切的王者气势。

    一旁的杨云若心跳直接加速,爱慕的目光落在走来的男人身上,即便这个男人每天的衣着打扮,都是一致的黑色正装,可是,每一次这个男人都把简单的西装,穿出了令人心动的气质。

    “妈!”席锋寒轻唤一声,随着,目光朝身边的杨云若投望过来,“云若。”“回来了。”杨云若说完,在他走进大厅之后,她主动的上前把席锋寒脱下的西装挽起,走到一旁的衣架上给他挂了起来,同时在上面轻轻的抚平着一丝细微的皱褶,仿佛从能这个男人的衣服上,感受一丝

    他的气息。

    仅仅只是给他拿一件衣服,被他一个眼神多看一眼,她的心里就无比的满足。

    “云若,别忙着给他弄衣服了,过来,我们一起喝茶聊聊天。”席夫人朝她招手。

    杨云若有些娇羞迈步走到席锋寒的身边,还没有坐下,便让身边的佣人离开,她亲自端起茶壶,给未来的婆婆和老公倒茶。

    席锋寒的目光落在她端庄的面容上,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令人舒服的气息,但这不是男女之间的心动,而是觉得她的言行举止,充满了大家闺秀的温婉。

    “你也坐下来吧!”席锋寒朝她说了一句。

    杨云若坐到他的身边,席锋寒给她端了她的那一杯送到她的手里,杨云若立即满怀爱意的接过,笑望着他,“茶杯轻触唇瓣,仿佛连茶香都更加的浓郁了起来。

    一旁的席夫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就是她想要看见的,儿子娶一个让她可心的儿媳妇回家,虽是皇室家族,也渴望过着平常人那种温馨又平静的日子。

    “锋寒,我上次说得订婚家宴的那件事情,你觉得怎么样?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得提早让人操办一下。”席夫人朝儿子寻问。

    席锋寒手里捏着的茶杯,紧了几分,他轻缀了一口茶,神情明显有了几丝犹豫。

    一旁的杨云若忙笑道,“伯母,锋寒最近忙,要不,推后一下也行,一切,以锋寒的工作为主。”

    席锋寒的心弦绷紧,眸光眯了一下,眼底似有痛苦挣扎的光芒闪过,他一排浓密的长睫遮去他的所有想法,他朝母亲看来,“妈,你决定就行。”席夫人见儿子答应了,她笑着望向了杨云若,只见杨云若捧着茶杯,脸上也流露出一抹娇羞气息,她点点头道,“好,那就让妈妈来决定吧!妈妈就选了那天的日子,我会亲自通知我们战家的亲朋好友一起

    到场,为你们两个人祝福。”

    杨云若的心直接落到了心底,席锋寒即然愿意和她订婚,那意味着,她和他之间的关系不会变动。

    也意味着她还是有资格陪着这个男人一起到老,因为一旦他和她结了婚,那将是世界瞩目的关系,那将是一份稳固而不会动摇的婚姻。

    晚餐结束,席夫人便让儿子送杨云若回家,席夫人倒是希望儿子不用送杨云若回她的家,可以带她回总统府休息也行,反正那边房间也有很多,方便两个年轻人相处。

    车上,杨云若的目光轻轻的落在身边男人的身上,他今晚似乎十分的沉默,刚才在桌上,只有她和席夫人在聊天,而他仿佛心事重重。

    “锋寒,你有什么心事吗?”杨云若伸手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温柔寻问。

    席锋寒目视着前方,他摇摇头,“没有。”

    “有件事情我能好奇的打听一下吗?我前几天去看了裴曼琳,她是我的好朋友,可我听她说,她身边的一位女保镖被你带走了,你为什么要带走那个女保镖,她惹什么事情了吗?”

    席锋寒被她握住的手,瞬间从她的手心里抽了出来,他目光有些复杂的落在她的脸上,“她是我的一位故人。”

    杨云若的心猛地惊了一下,“她是你的朋友吗?”

    席锋寒没打算隐瞒这件事情,他点点头,“是,她是我曾经一位朋友。”

    “那…那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她正在皇家保镖训练基地,在考核,不出意外,她将来会成为我的私人保镖。”席锋寒低沉启口。

    杨云若放下的那颗心,瞬间又悬了起来,那个女孩是席锋寒的朋友?而且以后将可能成为他的私人保镖?这意味着那个女孩将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在他的身边。

    杨云若的笑容立即有些牵强了起来,“是吗?真巧啊!没想到她竟然会是你的朋友。”

    “在我还未当上总统之前,我和她就认识了。”席锋寒说完,轻声寻问,“你会介意她的存在吗?”

    “我…我当然不会,看得出来,她是一位十分优秀特别的女孩。”杨云若笑起来。

    “她…她的确是一个独特的女子。”席锋寒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看向窗外,侧偏完美的俊颜透着令人看不透的深沉。

    杨云若看着他的侧颜,眼底的笑变成了一层暗淡的失落和不安,做为一个爱着他的女人,她心小到也容不下任何人的存在,而那个女孩在他的心里,似乎,也尤为特别。

    杨宅到达了,杨云若下了车,席锋寒落下车窗朝她目送了一眼,一行霸气的车队直奔夜色之中。

    杨云若轻轻揪住了自已的衣襟,仿佛心此刻,特别沉,特别重,也特别的难受。

    原来她一直在追寻的答案,他亲口告诉她了,那个女孩是他的朋友,并且,即将可能成为他的私人保镖。这种感觉令她有一种悲伤,好像她和另一个女人并驾齐驱的住进了他的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