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拒之门外
    叶小诗看着门口的兰迦,她有些不奈烦的打发道,“你想找小雅的话,她不在。”

    说完,她推门想要关上,兰迦见状,立即一只手把门给挡住了,“我不是找她,我是来找你的。”

    叶小诗一听,立即背上寒毛倒竖,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难道想趁着没人,对她做坏事?叶小诗立即警惕又防备道,“你想干什么?”

    兰迦咬了咬薄唇,他突然从脖子里拿下他的玉佩递给她,“我有一条和你一样的玉佩,我们的玉佩是一对的。”

    叶小诗微微瞠大眸,看着他手掌上的玉佩,正是和自已脖子上戴的玉佩仿佛一对的,她怔了几秒,挑起秀眉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爷爷有没有告诉你,你脖子上这块玉佩曾经是一对的,他在当年送给了另一个人。”兰迦想让她明白,他和她之间有着的关系。

    叶小诗是从小和爷爷长大的,当然知道了,爷爷也很多次讲过这块玉佩的故事,那是在爷爷很年轻的时候,这玉佩是家传的唯一宝贝,还有另一只他送人了,说是送给了一个外国人。

    兰迦见她表情在深思,他继续道,“你爷爷当年送玉佩的人,就是我爷爷。”

    叶小诗瞠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兰迦,不相信他的话。

    “把你的玉佩拿出来,你可以自已亲自试试,这绝对是完美的一对。”兰迦继续想要让她相信。

    叶小诗犹豫了一下,倏地意识到,他不是小雅的男朋友吗?现在大半夜的他跑到这里找她对玉佩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一对,那也不意味着什么,你要找小雅,请你打电话给她吧!我要休息了。”叶小诗对兰迦的影响十分的恶劣。

    兰迦见她误会很深,他有些懊恼无奈,但同时,他也不想让她继续误解下去,叶小诗关门的动作,再次被他用手臂挡了下来。

    “你…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叶小诗气愤的看着他,她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兰迦呼了一口气,蓝眸深幽的凝着她,“你误会了,我不是李雅的男朋友,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和她是几天前在酒吧认识的,我当时看见她脖子上的玉佩,我把她当成是你了,所以,她只是暂时住在我

    家的,现在,我弄清楚了,我要找的玉佩主人是你,而不是她。”

    叶小诗的小脸渐渐的震惊了起来,“你说什么?你找我?”

    “对,我是受我去世的爷爷所托,来国内寻找当年救他的那个救命恩人的孙女,找到之后,让我照顾她。”兰迦这会儿绝对不敢说娶她了,否则,眼前这个女人一定把他轰出门。

    这会儿的兰迦,已经懊悔到极致了,如果早知道她就是叶小诗,哪里能产生这么多的误会?现在,他只希望这个女孩能原谅他之前所做的一切。

    叶小诗的脑袋有些迷糊起来,她咬了咬唇道,“你怎么会把李雅当成是我?难道你不会问她她叫什么名字吗?”

    这正是兰迦址十分气愤的一点,他冷哼一声,“你不知道她在酒吧里用着你的名字陪客人喝酒吗?她说她叫叶小诗,她一直在我面前冒充你,你这个朋友,太恶毒了。”

    叶小诗的脑袋轰然一炸,兰迦的话,让她不得不相信,因为她今天感觉李雅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来,她在冒充自已,她想要干什么?

    “她为什么要冒充我?”这一点,叶小诗还有些想不明白。

    兰迦指了指她房间里的沙发问,“我可以坐下来告诉你吗?”

    因为他这样站在门口,有些累了。

    叶小诗就算知道他是当年爷爷救下那人的孙子,她现在也不敢随便让男人进房间,她摇头拒绝,“不行,你有话就在门口说。”兰迦暗暗气苦,但也不敢有怨言,他看着她单纯无知的小脸道,“因为我告诉她,我在找真正的叶小诗,我找到之后,我会报我爷爷当年之恩,也就是会给叶小诗一大笔财富,她就心动了,她想要把我对你

    的那份报答之恩占为已有。”

    兰迦的话,对叶小诗来说,内心毫无波动,什么巨大的财富,她根本不需要,也不稀罕。

    只是,她失望的是李雅会这么做,会用她的名字在酒吧那种地方上班,而且,她今天为了想要得到她的财富,竟然当着她的面说慌,还顶替她的名字在这个男人身边享受。

    这令她真得很生气,做为她的好姐妹,却这样阴险的算计她,利用她,这还算什么好姐妹?叶小诗气得咬紧了牙,一张小脸阴沉沉。

    “你明白了吗?我想要找的是你,李雅是一个心机过人的冒充者,她一直在我面前,假装是你,知道真相之后我也很生气。”兰迦此刻最重要的是,让叶小诗明白,他是带着善意来的。

    虽然,这有点困难。

    叶小诗深呼吸一口气,清澈的眸冷淡的盯着他,“现在你找到我了,但是,我不希望你的钱,也不需要你的照顾,你可以走了吗?”说完,叶小诗真得要关门了。

    兰迦赶紧用手一挡,“喂,你听我说,我爷爷当年对我爷爷有救命之恩,我想报答你。”

    叶小诗也十分清楚明白的瞪着他,“我不需要,还要我再说第几遍?”

    “我知道我之前太过分了,我误会了你,我冤枉了你,我向你道歉,我也可以赔偿…我…”兰迦的声音直接被气愤的叶小诗隔绝到了门外。

    叶小诗盯着门,气愤的呼了一口气,闹了半天,这个男人竟然还是当年爷爷救下的那个的孙子,真是莫名其妙。

    但是叶小诗难受之极的是李雅的行为,她记得之前她面试的时候,复制了好几张身份证在桌上不见了,难道是李雅拿去应聘酒吧的工作去了?

    她竟然还在酒吧陪客人的时候,叫着她的名子?叶小诗气得浑身发颤,做为多年的好姐妹,她竟然这么干?

    而且,今天她知道,李雅一定知道她霍佣兰迦的佣人了,而她在楼上,明明听到自已的身影,她却不面对她。

    她就真得那么想要代替她,拿到这个男人的报恩费?真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叶小诗的胸口气得闷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